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二六章 谁这么大威风呀?

前任无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令出执行,他身后百人立刻闪身将闯入的数十人给围了,就要动手抓人。

  洛伏波大怒,环视怒喝:“我看谁敢!”

  “想在灵山动手者,尽管一试!”何深深一句话砸他脸上,再次挥手示意。

  一群人一拥而上,当即动手拿人,被拿者也全都看向了洛伏波,却见洛伏波绷着一张脸不吭声,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束手就擒。

  见何深深硬来,洛伏波的确是不敢造次了,真要在灵山大打出手的话,只怕他父亲水神也难保他,可谓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咬牙切齿道:“何深深,你倚仗灵山肆意妄为,之前打伤我监波司的人,我还没跟你算账,而今还敢当众对仙庭命官动手,狂妄至极!”

  指的便是之前何深深动手打伤洛淼两个手下的事,那两人已经向他告状了,也是为了向他表明自己实在没办法。

  他也没落下,有几人上前当场将他给制住了,他也没有还手。

  算账?何深深瞟了他一眼,抬手指了门卫,示意过来后,淡淡问道:“刚才是哪几个动手冲撞开你们的?”

  门卫面面相觑,欲言又止,皆不敢吭声,说白了,就是不敢得罪洛伏波。

  何深深漠然道:“我的话没听见?把人指出来,若是指不出来,眼瞎到连看门都不会,我看你们再学下去也没用了,也不用再呆在灵山了,院监处会出具文书,革去你们的学名!”

  门卫小汗一把,这是要革除出灵山吗?当即不敢再犹豫,盯着被扣的一群人辨认了一下后,指了四名带头冲撞开他们的人。

  何深深挥手让他们退开后,略点头示意,那被指四人立刻被押上前来。

  被押四人惶恐,不知要如何处置他们,纷纷回头看向洛伏波,发出求救的眼神。

  洛伏波自己都被控制住了,又能如何,只能是厉声道:“何深深,你想干什么?”

  何深深淡扫衣袖,淡淡一句,“杀!”

  “大胆!”洛伏波疾呼,“他们乃仙庭命官,岂由你来定生死?”

  何深深见这边人也有些犹豫,盯着洛伏波问道:“洛主笔擅闯灵山,可得灵山允许?”

  洛伏波:“我儿子死在灵山,我来看看都不行吗?”

  何深深:“没人阻你,但规矩就是规矩,先行通报,再行商量,没有硬闯的道理,若有人硬闯监波司,你如何处置?”

  洛伏波怒道:“当辨明是非!”

  何深深再问:“洛主笔前来,可有仙宫准许?”

  洛伏波绷着脸颊不语。

  “不吭声就是没有。”何深深冷哼一声,声音当即大了几分,“仙宫神谕,无仙宫和灵山准许,任何人不得擅闯,身为仙庭命官,带头抗旨,无视仙宫神谕,无视灵山规矩,当严惩以儆效尤。”目光一扫那四人,一字一句道:“杀无赦!杀!”

  一群院监当即不再犹豫,纷纷出手,砰砰声连响四下。

  那四名被扣之人被人一掌打在身后,胸口心窝部位皆爆出血花,皆爆出了一个血窟窿。

  四人瞪大了双眼,满眼的难以置信,不曾想到会是这样。

  竟敢当自己面对他的人痛下杀手!洛伏波眼睛快冒火一般,嘶声怒吼:“何深深,你一戴罪之人,焉敢如此!”

  他没说错,灵山的这位总院监本是纵横仙界的一名凶徒,可谓杀人如麻,后被擒打入死牢。

  临刑之际,恰逢龙师创立灵山要人,仙帝也答应了龙师,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要钱拨钱,但务必要把灵山给搞起来。于是龙师开口要了这位死囚,要这位,仙帝还好生犹豫了一下。

  后念在灵山草创,龙师既然开了这个口,仙帝不好拒绝,遂下旨特批,准何深深戴罪立功,但终身不得出灵山一步!

  与龙师面谈后,何深深来了灵山,成了灵山总院监。

  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家伙执掌灵山风纪,威慑力够够的,什么权贵子弟进了灵山,也都一个个乖乖的,不敢在灵山放肆。

  对洛伏波的狂叫,何深深不予理会,淡淡一句,“扔出去。”

  那四名死者立刻被拖走,当众扔出了灵山大门,这一幕把不少人给吓的不轻,尤其是洛伏波带来的一群被抓之人,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那可真是说杀就杀啊,脑袋上悬着个擅闯灵山的帽子,谁还敢放肆?

  堂堂仙庭主笔,何曾受过这般屈辱,洛伏波已是红了眼,怒吼,“你有本事把我也杀了!”

  何深深平静道:“幸在没闹出什么事来,岂能妄杀仙庭主笔,洛淼的尸体在我那,你要不要看?”

  洛伏波立刻用力挣扎,何深深偏头示意放开,放了洛伏波入内,其他人全部拦下了。

  离开这边时,何深深对一人交代道:“找到那个证人,带来。”

  “是。”有几人领命而去。

  当看到儿子身首分家的躺在石台上时,洛伏波的脸上是无尽的悲伤,把尸体仔细检查后,手放在了儿子的胸口,呼吸凝重道:“这事你们灵山怎么说?”

  何深深:“五行比试场的规矩你肯定知道,洛淼与林渊对战前的话,万人共睹。在五行比试场出了意外,能怎么说?”

  洛伏波捶拳在石台上,“你们说这是意外?我儿和罗康安有仇,林渊是罗康安的心腹手下,他是报仇来的,这不是意外,这是一场蓄意谋杀!”

  何深深:“如何证明?”

  洛伏波猛回头,“凶手呢?我问几句话不为过吧?”

  何深深偏头道:“把人带过来!”

  “是!”立刻有人领命而去,不过稍候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回来的。

  何深深皱眉,“怎么回事,人呢?”

  那人略尴尬道:“林渊不肯来,他说他没必要来见洛主笔,不想来看什么脸色。他说他该说的都说了,没做任何违规的事,遵五行比试场的规矩行事,若是因为洛淼的身份背景就要怎样的话,那他无话可说,大可以把他抓过来。”

  何深深默了默,“那就算了吧。”

  洛伏波脸颊骤然紧绷,“此事,灵山当避嫌,人犯我要带走,交由仙都都务司严查!”

  何深深:“没有证据,便没有嫌犯。未得仙宫允许,灵山内部人员不会交由外界审讯,不合灵山规矩。有权谁都能插手,灵山成什么地方了?”

  洛伏波沉声道:“我要见两位院正面谈。”

  何深深:“没那个必要,也不会见你,你也没那个资格。五行比试场不是没死过其他人,院正未曾出面过,两位院正说了,按规矩行事。”

  洛伏波咬牙盯着他,“通传一声也不行吗?”

  “你若不服,可找仙宫控诉!”何深深说罢便走,边走边说道:“看完了就离开吧,在事情没做最后定论前,尸体得留在灵山,以防有人做手脚。你们盯着点。”人出了门外。

  “是。”几名院监领命。

  洛伏波紧握双拳看着人影消失的门口……

  仙都都务司,虽只是执掌整个仙都事务,却与掌控整个仙界的各司平级。

  此时一群都务司人马,匆匆赶到了仙都陆氏府邸门外,守门拦着过问什么事,结果被为首面含煞气的男女给推开了。

  女的正是洛伏波的女儿,也是洛淼的姐姐,洛霜。

  男的则是洛霜的丈夫,髙元同。

  随后而来的都务司人马对陆家守门亮了亮身份,便不管不顾地闯了进去。

  陆家家主陆山隐很快被惊动,快步出来,看了看众人,拱手对为首的都务司执事笑道:“霍执事,这是何意?”

  霍执事叹了声,“陆会长,让令千金出来一趟吧,都务司要传她问话。”

  陆山隐皱眉:“可是因为灵山比试之事?小女回来说过,这事可和她无关,是她男友失手。”

  洛霜厉声道:“跟他费什么话,抓人便是!”

  正这时,外面又跑来四人,与先到的一群人互相打量了一下后,为首之人拱手道:“陆会长是吧?”

  陆山隐拱手回礼,“正是,不知阁下是?”

  为首者道:“我们是灵山院监,有点事要找令千金陆红嫣问话。”

  霍执事顿感为难地看向了洛家人。

  洛霜立刻站了出来,“外人不管灵山事,灵山也无权管外面的事,我倒要看看谁敢造次。霍执事,你还犹豫什么,还不找人?”

  “不用麻烦。”陆红嫣的声音传来,人也从后堂款款走了出来。

  众人眼前一亮,好个貌美女子。

  陆红嫣走到众人中间,转身对陆山隐欠身道:“爹,没事,我跟他们走一趟便是。”

  陆山隐抬手捋着三缕如墨长须,目色闪烁,略带沉吟神色。

  洛霜已不耐烦,喝道:“霍执事,还磨蹭什么?”

  霍执事和陆山隐也是熟人,叹了声,挥手道:“带走!”

  都务司的人刚要上前,厅堂外又传来女子的盈盈笑语,“谁这么大威风呀?”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只见监天神宫的流年带着笑意款款走来,身后跟着两名随从。

  见是她,霍执事和洛霜夫妇脸色皆变,霍执事赶紧躬身行礼,“督使!”

  洛霜夫妇也不得不低头拱手让路了。

  都知道流年是什么人,曾是仙后娘娘身边的贴身侍女,如今在监天神宫任女官,若说执掌监天神宫的人是楚鸣皇,那这位女官便是监督监天神宫的人。

  PS:感谢“灵净9”的两朵小红花捧场支持。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