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9章 车轮对策(4)

天才要被气跑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大海之上,两架直升机分别吊着一个铁箱子。

  那铁箱子像个保险柜一样,似乎很沉重。

  对比那铁箱子的大小,刚好可以装得下一辆小型防爆车。

  其中一架直升机的机组人员,向后面机舱汇报:“林科长,报告已到达指定海域上空,现在悬停!”

  林龙眉头紧锁很紧张的样子。

  “好的,我知道了,通知他们,做好抛投准备!”他指了指对面的直升机。

  对讲机开始传话:“黑麻雀准备,1号2号抛悬索!”

  对面的直升机传话:“2号收到!抛悬索准备!”

  “机体悬停抛悬索倒计时,三!二!一…开锁!”

  一秒钟后,对讲机传来:“2号抛投完毕!”

  “好的,1号收到,1号抛投完毕!”

  两个巨大的金属箱子砸向了海面,在海浪中,金属箱子快速的朝着大海的深处沉默,一直坠落下去,进入了那寂静而又阴暗的海底。

  林龙提醒着:“准备前后都行,1号2号返航!”

  在距离直升机几海里的不远处。

  两艘巨大的舰船,正在海上停泊。

  舰船的尾部,显示着直升机停机坪的标记。

  两架直升机飞回来,分别落在了两艘巨大的舰船尾部停机坪上,舰船开始朝着陆地返航。

  林龙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嬉笑着对部下说:“终于搞定了,今晚可以休息一会儿,天亮之前我们马上要准备下一套方案。”

  “是啊科长,还有8个呢!朝里扒这种难得一见的人才为什么就不能归属我们领将队?是对他不好,还是误了他的前程?”

  林龙嘲讽的说道:“前程?他一个拿几个木偶沿街玩杂耍卖艺的,有什么前程?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领将队揉不得沙子,既然得不到,务必就要把它毁掉!留在世上对于老百姓来说,那就是个威胁!”

  不下随声附和:“科长说的对,没错,因为他太厉害了,谁也不能给他打包票,不会成为我们的敌人,不会拿那种可怕的东西去危害人间!”

  林龙哈哈大笑:“行了,诸位就聊到这里吧,说太多了也没什么用!危害人间倒不至于,但是那不处理的话,始终是个定时炸弹!”

  ……

  天亮起来的时候,朝里扒又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昨晚那8个积木人,分头行动,为自己的主人保驾护航。

  天亮起来了,他们也再没回来。

  朝里扒一个人,就无所事事的沿着一条大路往远处走,离开了老牛县城。

  “各位,你们说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好呢?”

  朝里扒自言自语,自问自答的说:“不知道啊,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日子还长着呢,趁年轻四处转转,好好看看我祖国的大好河山!”

  然后他又自己回答自己:“没错,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挣不挣钱无所谓,全当是旅游了长这么大大好河山,也应该好好看一看。”

  “其实我早就想看了,就是你不带我去!”

  朝里扒神经病一样,自顾自的哈哈大笑着:“哈哈哈,瞧你这话说的,现在不就带你们去了吗?你们全都给我听好了,肉身已经没了,但你们的灵魂已经交给了我,请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罪恶的灵魂再带上罪恶的色彩,一定会让你们活得精彩,让世人都认为,你们应该活着!”

  “嗨,说这些干嘛呀?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悔不该当初啊!”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悔不该当初这话说的好,人总是在失去了,再没有了才懂得珍惜,现在好了,我们有了寂寞人的身体,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一路上朝里扒只管东一句,西一句,自问自答。

  就好像是一个精神分裂患者,或者说双子座的,他不是双子,他有9个自己,其中8个是积木人。

  这种日子不知道的以为他有神经病,走到近处感受一下,会觉得这家伙挺吓人的。

  搞得神神叨叨,好像跟鬼说话似的。

  ……

  几天后,朝里扒孤身一人,没有任何行李。

  他来到了清水县城。

  这个地方,很美,美如画,这里的人也很好,原本他可以继续呆在这里,继续做自己以前喜欢的腹语表演,糊口混饭吃的街头卖艺。

  但他放弃了,抛头露面很容易遭人注意,引来领将队的纠缠。

  于是他选择了打工,在一家画廊里,给人调制油漆。

  这也许是他的私心,他觉得,是时候该给自己增加一门手艺了,至少可以用颜色,改变自己积木人朋友们的外观。

  或许木头,也该有不同颜色,那样的话,便于伪装。

  在这里,他遇见了这条街上的一个姑娘,一个姓李的的兔子。

  当时还以为她叫李免,结果发现她胸前的牌子上挂着的,写的是李兔。

  没人会叫这种名字吧?朝里扒这么认为。

  谁知道,她就是!

  “叫李免多好听啊,为什么叫李兔呢?”

  这女孩嗤之以鼻:“你戾气太重了吧?什么就你说好听就好听,你说不好听就不好听呢?”

  “呃,好吧,抱歉,打搅了,我没说你的名字不好听,只是有点奇怪!”朝里扒说。

  说完,俩人就再不碰面了。

  因为朝里扒觉得,这厮很喜欢给人第一印象就下定义,表明和表现出,说你什么样的人。

  几天后,李兔突然找到朝里扒,弄了一个听歌的小玩具,送给朝里扒。

  “晚上我在朝光街口的餐厅打杂,赚外快,下班在十点钟,那时候我刚好在洗澡,你来吧,我等你,洗完澡我就可以下班了,帮忙锁门。”

  朝里扒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自爱啊!一个女孩子,你洗澡你告诉我干什么?什么意思?暗示?

  忽然,朝里扒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难道说,这个李兔,又是领将队的人?

  妈的,领将队没完了吗?什么意思?以前你们什么人自己没点数了吗?我不想和你们混在一起!

  朝里扒心里想着,越想越觉得这事蹊跷。

  “哼哼,调虎离山用了两次,看来是打算换美人计了吗?”朝里扒自言自语着。

  突然他有自己给自己说:“吼吼,美人计?她美吗?她就是个胖子,还是个矮子!”

  “不不不,这叫娇小可爱!你看,跟个肉丸子似的,多有意思!”

  ——“够了!闭嘴吧你们!”这一句,是朝里扒自己本人的情绪了。

  刚才说话的,都是积木人附着在朝里扒的身上,调侃的意犹未尽。

  天真的黑了,画廊老板走了,画画的师父看朝里扒闷头一个人在这里干活,调油漆,他嬉笑着:“小朝啊!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

  “嗯?陈叔,没啊?没有!说什么呢?我刚成年,不着急,现在这世道,没房没车没家产,谁会喜欢我啊!哈哈哈……”

  谁知陈叔耸了耸肩:“随便吧,记得玩够了早点休息哦!嘿嘿!”他悄声道,“我看见你这两天和那个女孩走的很近了,那姑娘不错,肉呼呼的。”

  陈叔走了,画廊就剩下朝里扒一个人了。

  “哎,主人,干不干?”

  “干什么?”

  “干掉那个准备把我们其中一个再骗走的女探子啊!你们真要是在一起了,我们八个都要脱身,这不正是控制你的好机会么?”

  朝里扒的本心说道:“闭嘴,我什么也不干,都下来,帮我收拾屋子,收拾完了,回家睡大头觉!”

  唰——

  八个黑影从朝里扒的身上一跃而下。。

  八个积木人,各自开始找活干,有的扫地,有的擦桌子,还有的去水房打水去了。

  朝里扒兀自坐在板凳上,看着面前一桶一桶的油漆画料,沉思了起来。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