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变回人啦20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爱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元旦这边是被一群后院女人刁难,萧长戚却是直接揍了在朝堂上状告他的人一顿。

  萧长戚昨天带人闯入云烟阁,还带走了那么多客人,其中不乏这些达官贵人以及他们家里的男丁。

  而且如果云烟阁背后无人,也不会发展成京城最大的青楼。

  可以说萧长戚昨天的一举动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今日早朝,不少大臣就在弹劾乾王。

  “老七,你可有话说?”老皇帝看向下方神色一如既往冷漠的萧长戚。

  萧长戚面不改色道:“儿臣不过奉旨行事而已。”

  弹劾萧长戚的大臣不满地站出来:“据下官所知,王爷到云烟阁搜查刺客并非皇命。”

  “去哪儿搜刺客是本王的事。”萧长戚这话说得可谓是无比自傲。

  “依下官看,王爷恐怕是为了自己的私事才带人彻查云烟阁的吧?”

  萧长戚挑眉,寒潭般深不可测的眸子风轻云淡地扫过说话的大臣。

  该大臣被看得心神一凛,但还是硬着头发道:“昨日跟随王爷搜查刺客的官兵亲眼看见王爷和一个白衣男子在云烟阁拉拉扯扯。”

  凶名远扬的乾王为何要和一个男人在云烟阁拉拉扯扯?

  莫非乾王带兵搜查云烟阁是为了这个男子?

  或者说是……吃醋了?

  其他皇子听到这话,皆不动声色地朝着萧长戚看了一眼,只有萧琰蹙了下眉。

  萧长戚脸色未变地走出朝列,径直走向说话的大臣。

  “乾……乾王,您要做什么?这可是朝……”

  “砰!”

  大臣剩下的声音被一道沉闷的落地声代替。

  朝堂上顿时安静如鸡。

  无人看见乾王是如何出的手,但只看大臣倒地不起的样子,就知道对方出手颇重。

  萧长戚衣袂未乱半丝,阴沉如水的面色透着嗜血的杀意:“妄议皇室,该当何罪?”

  断袖一说若是传出去,萧长戚就真与皇位无缘了。

  在场的没人不明白这点,所以萧长戚的反应完全是在意料之中。

  太子这时候出声道:“七弟,汪大人虽然行事莽撞了些,但你在朝堂之上随意动手,又把父皇的威严置于何处?”

  萧长戚淡淡道:“有些事父皇不便做,儿臣乐意代劳。”

  皇帝确实不满萧长戚在他眼皮子底下动他的臣子,但想到萧长戚手中的兵权,也没过重的责罚,只是禁了他三天的足。

  至于那位大臣,早就抬下去找太医了。

  萧长戚虽出手整治了大臣,但乾王是个断袖的流言还是传了出去。

  元旦暂时不知道这些,她此时还在和后院的女人对弈。

  作为一个现代人,还看过某大型宫斗电视剧的元旦战斗力可是比这些古人强多了。

  她只是疲于和不值得她费心思的人浪费口舌而已,但她不找麻烦,麻烦也要找上来,她除了应对,也毫无办法。

  所以,等元旦以一人之力怼得这些后院女眷怀疑人生的时候,用早膳的时辰都过了。

  锦莺没想到她家小姐坠一次马,不仅性格变了,就连口才也变了。

  以前小姐碰上这种情况,都是默不作声地忍受。。

  毕竟原夫人早逝,二老爷又不看重小姐这个女儿,所以小姐在府里依仗的人不多,受了委屈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