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遭遇背叛

相思缠骨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夜黑漆漆的,将一切危险都包裹,让人看不清模样。

  俞珂抱着怀里枪,虽然闭着眼,但并未深入睡眠。从盛京逃离已经三日有余,每一日,她都惶惶不安。

  盛京是大启的王都,谁能想到,一夜之间,北狄人就逼近盛京,铁蹄南下,眼看要攻破盛京。

  温柔乡里的皇帝惊醒,连夜带着宫妃皇子们迁都,速度快的令人咋舌。

  皇帝都逃了,盛京谁还会守护?

  被留下的将领各个心里不安,俞珂没有父兄的消息,慌乱之下,只能跟随林家李家一起,带着母亲祖母逃出盛京。

  她的父亲是镇守虎口关的边将,无诏不得回京。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连传递消息都不能。

  短短三日,俞珂遭遇了流民劫匪,且战且退,狼狈至极。

  若不是从小父亲严格,逼着她一起习武,她都不知今日自己能否带着母亲离开盛京。

  睡不着,俞珂索性起身,查看母亲与祖母是否安稳,这才走到小溪边,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稍许。

  水里倒影着朦胧的月光,俞珂抬头,看见残缺的月亮,忍不住双手合十,低声祈祷“月神在上,请保佑我,将阿娘祖母平安送到汝阳,请保佑阿爹跟兄长平安归来,让我们一家整整齐齐。请保佑这场战役快些平息,让老百姓都能过上太平日子,莫要颠沛流离。”

  说罢,她跪下来,对着月亮连磕了三个头,可才抬起头,就从水面看见有个黑影靠近自己。

  一道冷风从背后袭来,俞珂低头躲过,一个反身,击杀黑衣人。

  出事了!

  俞珂慌乱往回跑去,这些黑衣人训练有素,分明不是普通劫匪。俞珂接连遭遇几个黑衣人的截杀,十分确定对方有备而来。

  她不敢多想,只能先冲回去救人。

  才到营地,就听见一片惨叫,地上躺着很多尸体,有黑衣人,也有她家的仆人。马车不见了,俞珂跑到帐篷处,没发现阿娘跟祖母。但地上残留的血渍,还带着余温,俞珂惊慌到极点。

  听见惨叫声,努力逼迫自己冷静。

  她....她....她得先找人,找到未婚夫林筠,找到表妹李朝颜。他们在哪里?

  兴许他们先发现不对劲,带着母亲跟祖母一起逃离了。

  对,没错。

  俞珂迅速冷静,朝着血迹一路追踪。跑了没多久,就听见细微的哭声。

  俞珂握紧银枪,冷声道“谁在那,出来!”

  她的喝问,引得对方霎时安静下来。俞珂朝着哭声的方向慢慢走过去,用长枪快速撩开灌木丛,猛然看见握着小刀,浑身狼狈的女子。

  “朝颜?”俞珂惊喜又惊吓看着她。

  李朝颜看清俞珂,顿时爬起来,哭着抱住俞珂。“表姐,吓死我了,好多好多黑衣人,好可怕,他们见人就杀。”

  她哭哭啼啼,死死抓住俞珂不松手。

  俞珂努力安抚她,道“别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阿娘跟祖母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林家李家的人都去哪里了?”

  李朝颜哆哆嗦嗦道“他们....他们都跑了,黑衣人来的突然,好在我去如厕,躲过一劫。可他们跑的太快,我来不及追,只好躲在这里,表姐,我好怕,他们杀人不眨眼,好多人都死了.....呜呜呜”

  俞珂刚要说什么,就感觉身后有动静,一把推开李朝颜,反身一枪,将对方杀死。

  她被溅一身血,只来得及擦掉脸上的血,拉起李朝颜就逼问“他们往哪里去了?”

  “那...那边....”李朝颜死死拉住她的手,深怕被她抛弃。

  俞珂握紧她的手道“别怕,我会护着你的。”

  说着,看一眼地形,带着李朝颜就往林子里去。

  “表姐,我们不去追大姨她们吗?”大姨就是俞珂的母亲苏氏。

  李朝颜的母亲,是苏氏庶出的妹妹。

  俞珂喘息几声,肃穆道“这些人既然有备而来,肯定在接下来的路上有埋伏,我们要是直接追上去,恐怕很快就会被杀。安全起见,不如走这条小道,或许很快能追上他们。”

  她曾经好几年跟父兄一起往返这条路,跟父兄一起押送过军粮,所以知道这里有一条小道。

  李朝颜闻言,眸光闪烁一下,跟在后面,没再多话。

  走了一炷香工夫,两人都累的不行,可俞珂不敢停,怕对方追上来,也怕自己太慢,阿娘跟祖母遭遇不测。还有林筠,他一个文弱书生,带着那么多人,怎么应对这么多凶残的杀手?

  她一边走一边想,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为何要杀他们。

  这些人是冲着俞家来的,还是李家?或者林家?

  俞珂回想稍许,发现死的人哪一家的都有,她一时间分不出对方是冲谁来的。

  走着走着,她忽觉不对。太安静了,怎么连夜猫子的叫声都没有。

  她猛然回头,拉住李朝颜,低声道“跑。”

  李朝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拖着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可跑了一会儿,就被人围住。

  隐藏在暗处的黑衣人纷纷涌现,如死神一般,将她们围困。这些人手里的刀寒光闪闪,在暗沉的林子里,更是狰狞可怕。

  他们杀气太重,俞珂连问询对方身份的把握都没有。她只能将李朝颜护在身后,低声道“一会儿我拖住他们,你朝南边逃,看见一个巨大的银针松就往左手边逃,记住了吗?”

  李朝颜含糊嗯了一声,俞珂只当她害怕,却来不及安抚她。这个表妹向来娇弱胆小,否则也不能让继母磋磨,躲到俞家来过日子。

  只盼着她此时能机灵一点,平安逃出去。

  黑衣人将她们团团围住,俞珂将收缩的长枪拔出,成了一杆精致结实的长枪,正要正面迎敌,却感觉后腰一痛,她摸摸腹部,那里有尖锐的刀刃刺穿了自己。

  俞珂不可置信回头,看见笑意盈盈的李朝颜,她退开两步,手里还沾着俞珂的血。

  “你....你.....为什么?”俞珂想不明白,自己向来疼爱的表妹,为何要在背后捅她一刀。

  就在这一瞬间,林子里忽然亮起了。黑衣人点燃火把,冷漠看着俞珂。

  四面楚歌,俞珂惊恐察觉,她被人算计了。

  “阿姐,俞家军符在哪?”李朝颜笑着道,问的好似再简单不过的一个问题。

  可俞珂却震惊了。

  李朝颜生的美丽,尤其笑起来的时候,让人如沐春风,觉得这世间都美好,春日里的春花,都比不上她温柔一笑。

  可就是这个笑起来温婉柔美的女子,面不改色捅了她一刀,还能冷静质问她俞家军符的下落。

  俞家军符是俞家的秘密,没几个人知道,她怎么会知道?

  “你....你替谁做事?”俞珂用长枪撑地,捂住腹部,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李朝颜面无表情看她一会儿,忽然笑道“阿姐,有时候我真羡慕你的无知,被保护的这么好,什么都不用管。可现在我特别鄙视你的无知天真,要不是这样,你怎么会被人算计到死,还不知到底发生什么。”

  “什么....什么意思?”俞珂不敢置信看着李朝颜,眼里的惶恐难以抑制。

  “罢了,横竖你都要死了,我就告诉你吧。”李朝颜冷笑一声,拿出帕子擦掉自己手上的血,道“简单来说,就是陛下忌惮俞家许久,早就想除掉你们了。可你俞家还傻傻不自知,白白替皇帝卖命。”

  “不可能,陛下怎么会这么对俞家?我俞家有从龙之功,一直对陛下忠心耿耿,陛下不会这样对我们的。”俞珂不信,当今皇帝之所以能登上大位,俞家功不可没。

  当年英宗皇帝御驾亲征出事,是俞家力排众议,一面抗击北狄,一面扶持皇帝登基。

  陛下说过,天下不能没有俞家,朕不能没有俞卿。

  这话语尤在耳边,皇帝怎么会转身就要杀他们?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