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万箭穿心

相思缠骨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李朝颜嗤笑“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也不想想,俞家手握兵权,又功高盖主,皇帝想修座行宫都要看你俞家的脸色,他如何能容的下俞家?也只有你,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觉得自己父兄都是国之栋梁,殊不知,在朝臣跟陛下眼里,你俞家就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贼!”

  “住口,不准你侮辱我父兄。”俞珂气的反驳,却咳嗽连连,血止不住,她的脸色越发苍白。

  李朝颜见了,却更加刺激她“你知道林哥哥为何要娶你吗?告诉你,还真不是因为喜欢你。他啊,喜欢的是我这样温柔美丽的姑娘,可不是你这种粗鲁黑丑的蠢丫头。”

  俞珂震惊看着她,连反驳的话都不知怎么说。林筠,他也欺骗自己了?

  见她怀疑又不信,李朝颜继续拱火“不信啊?不信你看这是什么。”

  俞珂抬眼看去,那是.....那是她辛辛苦苦从南海寻来的沉香,辛苦做成香囊送给林筠,就因为林筠说他不睡好。这东西特别难找,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她去很多地方,好不容易在一个老和尚那里寻到这样香料,亲自给老和尚打扫了一个月的院子,才求得和尚制了香料给她。

  她得来这样辛苦,林筠这样轻松便送人了?

  不,她不信。“你以为这样我就信了?”

  李朝颜最恨她这样笃信的模样,想到林筠犹豫,迟迟不肯下杀手的样子,她心里就更恨了。“不信又如何,你也不想想,要不是林家出手,我一个闺中女子,哪有本事调动这些杀手。他们,可都是林家的精卫。”

  “实话告诉你,林筠之所以跟你定下婚约,乃是陛下授意,让他从你身上探听俞家的消息,不然我如何知道俞家私下有军符一事?”李朝颜上前一步,笑的十分美丽。

  可俞珂再看这笑容,只觉得毛骨悚然。

  “你还不知道吧,你父兄已经死了,皇帝亲自下的旨。他们通敌叛国,被五马分尸了。”

  “你胡说,我父兄身在虎门关,正在守卫边疆,怎么可能通敌叛国?”俞珂不信,可当李朝颜拿出父兄身上的玉佩,她慌了。

  那是他们去边关时,母亲亲自上白龙寺求来的,大师开光过的玉佩。如今玉佩尤在,可上面的血痕却昭告众人,它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阿姐,乖乖把军符交出来,我还能留你个全尸,否则.....”

  “你以为我怕死吗?”俞珂冷笑“我俞家儿女,从不畏死!”她目光灼灼,握紧长枪,大有拼死一搏的气势。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给我杀了她!”李朝颜气恼,都死到临头了,凭什么她还能这样傲气。

  凭什么她不会跪下低头,不会哭着求饶。李朝颜恨极了她骄傲的模样,越是见她如此,就越想把她的尊严践踏在地,踩得她无力反抗。

  黑衣人得令,纷纷挥刀相向。寒光凌厉,划破黑夜,撕裂一道道冷风向她袭来。俞珂操起长枪抬手挡住攻击,回身一横扫,击退好几个黑衣人。

  然而对方都是死士,得了命令,不死不休,攻势极为凶猛。

  但人到绝境,俞珂只想活命,杀光这些人,逃出去救阿娘跟祖母。

  她像是一条被逼到死巷的疯狗,不管不顾,招招狠辣,在一阵狂暴的反击后,杀死十余人,直逼李朝颜。

  李朝颜惶恐后退,眼看要被刺中,一道冷光从侧面横向砍来,阻挡了她的攻击,护住李朝颜。

  “林哥哥。”李朝颜惊喜,甜美一笑,爬起来站到他身后。

  人说,林家大郎,玉树临风,温润君子。此时就算持剑而立,也是风度翩翩,令人侧目。

  俞珂看着自己最爱的未婚夫,此时却护住她的仇人,忍不住笑起来“你居然会功夫?”

  他真的一直在演戏,欺骗她的感情,用她家人的血,效忠皇帝。

  俞珂从没见过他使剑,在自己面前,他一直是文弱书生模样。温文尔雅,偏偏君子。

  可眼前这个持剑而立的人,完全换了气质,哪里像个文弱书生。俞珂不禁嘲笑自己,她是有多眼瞎,才会一直没发现,眼前的人就是个骗子。

  他还有多少事,是骗自己的?

  他真的一直在演戏,欺骗她的感情,用她家人的血,效忠皇帝。

  俞珂讥讽荒凉的笑,刺痛林筠,让他不敢直视。回头看看李朝颜,想起父亲的命令,这才硬起心肠,冷漠道“阿珂,把军符交出来。”

  “要是我说不呢?”俞珂死死盯着他,哪怕一身是血,眼神也依旧狠厉不退让,俞家的人,绝不认输。

  林筠内心微微动摇,很快镇定下来“阿珂,别做无谓的挣扎,你父兄已经伏法,若是交出军符,我就向陛下求情,饶你们孤儿寡母一命。”

  俞珂一愣,紧张看他“我阿娘跟祖母呢?”

  若这是一场局,那么母亲跟祖母落入他们手里,岂不是凶多吉少?

  林筠没发话,已经有人推搡着祖母与阿娘出现。两人被捆绑,十分狼狈,更让俞珂惊慌的是,他们竟然连早已送到汝阳老家的俞元鹤也抓来了。

  俞家,早已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呜呜呜,阿姐....”俞元鹤不过六岁,徒然被抓到这里,恐惧的要死,可就算如此,也没有尖叫喊救命。

  “林筠!”俞珂咬牙切齿,看林筠的目光满是火光恨意,恨不能立刻手刃仇敌。“你怎能这样对我!”

  这是她爱了好些年的男人,用尽一切去爱慕讨好,哪怕他对自己忽近忽远,哪怕他从来没有亲密讨好自己,可俞珂从不在意。傻傻付出一腔情义,讨好他的家人,盼着早日嫁入林家,与他长相厮守。

  为了他,她可以放下矜持,学自己讨厌的女红,哪怕十只都扎破,哪怕一次次被人嘲笑。

  她学习礼教,哪怕被他的妹妹鄙夷。她辛苦求得珍品,为他母亲侍疾,哪怕他母亲一句好话都没有。

  这些,她都能忍。

  可是她的付出没有换来真心,只得到残忍的欺骗与伤害。

  这一瞬间,俞珂笑着哭出来,她真是,太愚蠢了。

  林筠手指微抖,却更紧的握住剑“阿珂....你....”

  “你还是别做垂死挣扎了,俞家完了,你老实将军符交出来,否则我让你们生不如死!”李朝颜抢先,她看着林筠,满是警告。

  林筠想起耳畔父亲的话“筠儿,事到如今,林家早已没有退路,俞家若是不亡,死的就是林家,你可莫要儿女情长,误了大事。”

  李朝颜的警告让林筠硬下心肠,对手下一个眼神,那人抬手就给了俞元鹤一刀。

  小小的孩童被砍伤手臂,顿时嚎啕大哭“阿姐,我疼!!”

  “住手,有本事冲我来,别为难一个孩子。”俞珂欲上前救人,又被他们阻挡不敢上前,只能死死盯着对方,眼里终于有了哀求。

  李朝颜得意起来,抓过俞元鹤,道“你给我跪下磕头,我就放过他。”

  “不要!”苏氏惊慌喊叫“颜儿,你怎么说也是阿珂的表妹,为何要这样羞辱她?”

  祖母覃氏一直沉默看着,苍老的眼睛里,好像什么都装不下。

  李朝颜闻言,却笑了,阴毒狰狞“表姐?你们也配!我母亲因为是庶出,就只能嫁到李家。李代灯那老狗,就因为我母亲不是嫡出,处处磋磨我母亲,在我母亲死后,还选了一个跟你长得七分像的女人进门。他们联手折磨我,要不是为了活下去,给我娘报仇,我会费尽心机讨好你?我呸!要不是你,我母亲怎么会郁郁而终,我怎么会差点被许配给一个瘸子做继室,这都是你们的错,我恨你们,我要你们统统生不如死!”

  苏氏自来温柔,何曾见过这样残忍阴毒的场面,更别说自己这个温婉的侄女,心里竟然藏了这么多恨。她一时间只会流泪,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不是我下跪了,你就放过我弟弟。”俞珂忽然开口问道。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