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师姐婉秋

穿成魔王大人手中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魔域里真正的魔族其实很少,最多的是魔兽,还有一些被自己师门所不容的人。

  古朴辉宏的大殿,是历代魔王传下来的,但是自从魔族被仙界镇压以后,这里就此荒废,直到夜无咎带着魔兽归来。

  这天魔宫的大殿上,白念兮正襟危坐的蹲在夜无咎的腿上,看着下面排成两行的人。

  本来以为魔域的人都是奇形怪状的模样,但是那些却是和常人无疑,而且比常人颜值还高。

  “魔王大人,云阳峰的人最近在各地搜寻白色火云貂!”魔将匡正抱着拳,眼神低垂看着地面,听说最近自家魔王在外面带了一只白色幼崽回来,不会就是云阳峰的火云貂吧?

  “怎么?打探这么久,就只探听到这个消息?”夜无咎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低下的人已经知道,魔王对他们已经不满。

  “属下还知道,云阳峰的宗主近期会突破元婴,所以应该和火云貂有些关系!”匡正赶紧说道。

  白念兮正想着自己怎么会到书里的,按说穿书定律不是同名同姓的才会穿越么?

  突然听到有人提火云貂,她才后知后觉的看着下面,好像她现在这个身体是火云貂吧?上次来的那个人就是叫的火云貂!

  “没听说白色的火云貂对突破有帮助啊?云阳峰的人不会是想突破,想疯了吧?”有人听到这些,小声的嘀咕一句。

  夜无咎把身边的小团子提起来,这东西能让人突破元婴?又小又弱,而且整个身体连灵气都没有。

  众魔将看到夜无咎提着的东西,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的魔王大人什么时候开始养那么萌萌哒的宠物了?

  匡正见到之后,抽了抽嘴角,原来传言是真的么?他家魔王大人真的抢了人家的火云貂?不过云阳峰欠了魔王大人那么多,小小一只火云貂也不够他们还的!

  再一次被提着命运的颈脖,白念兮已经十分淡定,甚至还睁着两只湿漉漉的大眼睛,细细打量眼前的魔王。

  夜无咎没想到这次小家伙挺配合,根本就没有闹腾的迹象,看着它挺乖的份上,夜无咎掏出一个碧灵果,把它抱着怀里,果子给它捧着啃。

  莫名其妙被塞了棵果子,白念兮有点懵逼,但是果子散发着诱人的味道,让白念兮忘记自己还是只幼崽,直接张嘴咬了一口。

  可想而知,那果皮除了有两个小小的牙印外,连一点点的肉都没有啃下来!

  白念兮抽了抽嘴角,抱着果子不知所措,想吃又啃不下来,太痛苦了吧!

  夜无咎始终都盯着怀里的小东西,看着它抱着果子无可奈何的模样,勾起一抹笑意。

  低下的人大惊,魔王大人居然笑了?就是为了那么一团小东西?看来以后看着那个小宠物要讨好才行!

  秀丽的山间,这里很适合灵植的成长,整个山头都被人种植了不少的稀有灵植,还有很多灵果。

  大片的田地里,有个水绿色的身影忙碌着。

  白念兮趴在夜无咎的肩上,在云间看着地下的身影,能让大魔王偷偷来看的人,而且那人还能种植灵植,应该就是女主的娘亲,婉秋吧!

  “无咎,来了怎么不出现?”婉秋身体僵硬了一下,无可奈何的说道。

  夜无咎抿着唇,瞬间出现在田边,眼神复杂的看着前面的人,自从他把师姐带回魔域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

  婉秋站起来,脸颊因为太阳的照射微微泛红,让整个人都显得明艳动人。

  怪不得大魔王心心念念着师姐,原来传说中的师姐长的这么漂亮!只是她好像很忌惮夜无咎一样。

  “噗啾。”白念兮叫了一声,让沉默的两个人,视线都放在她的身上。

  夜无咎伸出手,让小东西跳到他的手上,然后轻轻的摸着它柔软的细毛。

  婉秋很是稀奇,没想到已经入魔的夜无咎,还能那么温柔的对待小动物。

  “好久没来看过师姐,最近还好吗?”夜无咎表面风轻云淡,其实内心紧张的不行,因为他怕师姐会怪他!

  “你如果让我回云阳峰,我会更好的。”婉秋低垂着头,双手因为怨恨,紧紧的握在一起。

  “你知道我不可能放你回去,岳丛飞根本就不是可以托付的人!”什么都可以答应师姐,除了这件事!

  “他不是?你怎么会知道他不是!无咎,你不能因为师父师兄是那样的人,就以为丛飞也是!”婉秋情绪很激动,如果不是理智还在,说不定她可能会直接对夜无咎动手,虽然她现在根本打不过他!

  “这些灵植有人会管理,所以不要让自己太辛苦。”夜无咎没有回答婉秋的话,而是说了这些以后就离开。

  白念兮歪着头看着夜无咎,用头蹭蹭他手心,她能感觉到现在夜无咎很难过。

  “等会带你去沐清那里转一圈吧,他今天打了一只鹿,我让他给你熬了肉粥。”揉了揉小东西的头,夜无咎眼神柔和下来。

  听到有肉粥,白念兮的眼睛亮了起来,虽然肉粥也没多好吃,但是她现在除了碎肉,也就只有喝肉粥!

  沐清选择的山头,很是清幽,只见半山腰处有一座竹屋,在一片竹林里倒是显得不突兀。

  夜无咎到了篱笆外面,白念兮已经闻到肉粥的味道!而且味道居然这么香,没想到沐清手艺这么好!

  “我说,好歹我也在外面设了不少的阵法,怎么在你身上就一点用处都没有?”沐清正在后院烤着梅花鹿,旁边的瓦罐煮着粥。

  “就你那点阵法,也好意思放出来?”夜无咎白了沐清一眼,他的那些阵法,根本不值一提好么!

  那点?沐清抽了抽嘴角,表示不想说话,那些阵法在元婴以下的修士,根本不能近身好么!他以为每个人都是筑神期么?!

  白念兮可不管他们在说什么,她直接跳到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瓦罐里滚着的粥,又看了看正在火上的烤全鹿。

  “少说话,多做事,粥好了没?”夜无咎看着白念兮那馋猫样,摇摇头问着沐清。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