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替嫁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言若云到底还是高估了这具身体,原以为可以撑过这一晚,谁料没跪上几个时辰,就晕倒在地。

  再次醒来,耳边又是那阵熟悉的啜泣声。

  叶如诗也不知哭了多久,眼睛都哭肿了,看见言若云醒来,哭声不减反增。

  言若云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能像叶如诗这么能哭,她头疼的很,听见这哭声,更是头痛欲裂。

  “娘,您别哭了,孩儿没事……”

  “怎么能没事呢,他们这般折磨你就算了。竟然还……还让你代替穆兰嫁给靖安王,你要是嫁过去,还能有命么。我的孩儿怎的这般命苦啊……呜呜呜……”

  “您……您说什么?靖安王?”

  言若云身子尚未痊愈,头疼的厉害,一时间怀疑自己听错了。

  “云儿,你不知道,靖安王和穆兰定亲前,曾有过几次姻亲,但前几次嫁入靖安王府的女子,在新婚之夜皆是暴毙而亡。虽说靖安王府对外声称这些女子是染病而亡,可……可世间哪有那么巧的事,一定是靖安王性情残暴杀了他们。你若是嫁过去,定会没命……”

  靖安王时崇栎,可没有人比她更熟了。前世时景晨能够登上皇位,靠的就是她背后的相府,以及时崇栎的支持。

  她和时崇栎多年好友,对方的脾性她一清二楚,虽是不苟言笑,看着有些冷漠,但也绝不是残忍暴戾之人。

  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言若云陷入沉思,却在这时,原本哭泣的叶如诗忽然拿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

  那隐隐白光当即拉回言若云的思绪,一颗心高悬起来:“娘,你这是要做什么?!”

  叶如诗也不知在想什么,面上一片死灰:“自打你出生,直到现在,在这太尉府,就未曾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如今,更要代替穆兰嫁入靖安王府。与其被他人折磨而死,倒不如我们娘俩自尽而死。这样……也免过他人的折磨。云儿,你放心,娘会随你一起,黄泉路上,我们娘俩作伴,也不孤单。”

  她说着,拿着匕首就要朝言若云刺来。

  好不容易才活过来,言若云怎会让自己又死了。她用尽全力,连忙抓住叶如诗的手腕:“娘!您冷静点!靖安王绝不是残忍暴戾之人,孩儿……孩儿心中其实早就对靖安王心生向往,若是能嫁给他,女儿……女儿也一定会很高兴!”

  “云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如诗呆若木鸡,通红的双眼瞪得圆圆的,仿佛傻了一般。

  言若云此时体虚,说话有些费力,但她还是勉强开口:“孩儿曾经有幸和靖安王接触过,靖安王看着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本人却是极好……您也知道,人言可畏,传闻不一定是真。若孩子真能嫁过去,也是孩儿的福气。”

  “可……”

  即便言若云这么说,叶如诗还是担心。毕竟在此之前,靖安王已经有过三任王妃,而无一例外,每一任都死在了新婚之夜。

  就算传言是假,可这些却是事实。

  克妻这事儿……总归是跑不了的。

  “娘,靖安王就连皇上见了都要礼让三分,模样又极为俊俏,又有统军之才。您想想,偌大的上京,还有谁能比得上他?”

  叶如诗这辈子唯一的期盼只有言若云,她若是能嫁给一个好人家,她就算是死,也愿意。

  如今听言若云这么说,心中已然有了动摇。

  言若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下松了口气。

  她要报仇,若仅仅只是一个太尉府不受宠的三小姐,这辈子再想要见到时景晨难于登天。可若是成了靖安王府,那必然事半功倍。

  况且,有一件事她得弄清楚。

  她的死,靖安王时崇栎是否参与,又或是知情。

  若是没有,那是好事。

  若是有,时崇栎她也不会放过。留在时崇栎的身边,更是得利。

  ……

  言穆兰和时崇栎早已定亲,婚期就在两日后。

  从定亲开始,言穆兰母子俩就动了歪脑筋,想要言若云替嫁。

  为了防止言若云中途逃跑,所以才会在临近婚期前两日才告知替嫁之事。

  言若云最终说服了叶如诗,自己代替言穆兰嫁了过去。

  只是到了成婚这日,叶如诗还是哭的泪流满面。她拉着言若云的手,哽咽道:“到了靖安王府,定要万事小心。是为娘不好,没让你有个好的出身,不然,也不会受这些苦……”

  “娘,我都说了,我是心甘情愿的。”

  言若云安慰着叶如诗,之前在祠堂罚跪,到现在身子都尚未痊愈。双腿更是无法行走,即便今日出嫁,都只能让人一路背着出去。

  靖安王府接亲的人就在外面等着,他们也不好耽搁,纵然叶如诗再如何不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言若云被人背了出去去。

  言穆兰就在门外,见言若云被人背了出来,拿着巾帕掩嘴一笑:“好妹妹,今日嫁到靖安王府,妹妹可就享福了。以后啊,妹妹还得多记得姐姐的好。不然,妹妹可没这样的机会。”

  绣着鸳鸯的大红绸缎盖住言若云的头,只露出一截白皙精致的下巴,隐约能看见涂着胭脂的红唇勾了勾:“那是自然,这一切,都是拜姐姐所赐。就算是死,妹妹都会记得姐姐。”

  若是平日言穆兰听见这些,早就气急暴跳。可这回,估摸着以为言若云嫁入靖安王府就会没命,也就没和她计较。

  只是脸上的表情,越发得意。

  “妹妹这张嘴,真是越发犀利了。不过个儿妹妹成亲,旁儿的话姐姐就不多说,还愿妹妹嫁入靖安王府后过得舒坦呐。”

  “那是自然,再怎么说,也要比姐姐过得好。不然,岂不是枉费了姐姐和夫人的一片心意。”

  言若云低声轻语,声音好听的似清泉,却也似水一般无情。

  她不再多言,不过多时被人背上花轿,她看不见迎亲的队伍,更看不清其他东西。她还染着风寒,坐上花轿后,一路摇晃,不知不觉中,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被送到了婚房之中。

  屋内门窗半掩,偶有一阵微风吹了进来,吹的红烛的灯芯摇曳了两下,在墙上投下大片阴影。几盏红烛的影子交缠难分,好似纠葛的男女一般暧昧。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打开,伴随而来的事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