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害她的人又死了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嬷嬷吓得冷汗直流,慌忙开口,生怕再从言若云口中听到一句大逆不道之言。

  言若云没吭声,此时脑中几乎一片空白。重生后头一回这般迷惘,她明明已经死了。不可能还活着,绝对不可能。

  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阴谋……

  ……

  言若云被嬷嬷送上了马车,府中派来伺候她的丫鬟伶俐,进去时车内已经点好了取暖的暖炉。见她进来,立刻跪拜行礼。

  “你叫什么?”

  言若云看了面前的丫鬟一眼,淡声开口。

  “奴婢身份卑微,没有名,若是王妃不嫌弃,叫奴婢梓儿便可。”

  梓儿跪拜在言若云面前,额头抵着双手,恭恭敬敬。

  这般礼数,言若云倒是受用。她轻轻嗯了一声,又道:“回府吧。”

  “是,王妃。”

  梓儿应下,随后便探头让马夫驾车回府。

  外面冰天雪地,马车内却一片暖意。言若云靠着软垫,闭眼回响着方才嬷嬷说的话。若不是她现在已经换了一副身子,都要怀疑嬷嬷那番话是刻意为之,用来哄骗于她。

  她的确死了,被时嫣折磨后,又割断了脖颈,不可能还活着。

  若行宫中真有人藏着,那人也不可能会是她。

  只是她想不明白,既然时景晨和时嫣联手害她,为何她死后又不直接宣告她的死讯,反而还弄这么一出?

  更重要的是,时崇栎她为何要杀了长公主……

  言若云缓缓睁开眼,目光所见,梓儿正半跪在马车角落,见她睁眼,立刻问道:“王妃可是渴了?”

  她摇头,目光在梓儿白净的小脸上停顿了片刻,这才开口:“你入府多久了?”

  “回王妃的话,奴婢自小便在王府。”

  “听说在我之前,王爷有过几次姻亲,不过在新婚之夜,新娘子就死了。这死的几个,都是哪家的小姐?”

  谈及此事,梓儿神色微顿,却没有越礼,老实答道:“是曾经王侍郎,李太师和宋大统领家的小姐。”

  “曾经?”

  言若云神色一顿,她记得很清楚,这三个人,当初也曾经参与谋害她的行动。时嫣折磨她的时候,他们三人,最是猖狂。

  倒是没想到,竟是都死在了和时崇栎的新婚之夜。

  “前些日子,王侍郎他们犯了通敌卖国的大罪,被株连九族,三家几百口人,无一幸免。”

  言若云没吭声,细眉却因这番话紧蹙起来。当初她身为丞相嫡女,后来又成了皇后,对朝堂之事,所知甚多。

  王侍郎他们,虽对她这个皇后意见颇多,不过于公来说,对国,却是忠心耿耿。

  卖国通敌,他们三人,绝不可能做出。

  她有些不信,想了想又问:“说他们通敌卖国,都是谁发现的?”

  “是王爷……”

  “你有什么想问的,不如直接问本王。”

  梓儿话未说完,马车便忽然停下,只见车帘被人从外掀开,时崇栎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两人四目相对,一个冷静淡然,另一个,冷若冰霜带着不甚明显的审视。

  时崇栎带着一身风霜进来,双目一直紧盯着她。

  言若云没有半点儿慌乱,甚至还朝着时崇栎微微笑了笑:“臣妾想问的可多了,就是不知道王爷会不会告诉臣妾。”

  言若云现在的脸是极其好看的看,眉目精致,带着张扬的艳丽,如今略施粉黛,更是少有的绝色之姿。现下捂嘴轻笑的模样,仿佛天地都因此而失色。

  唯独只有时崇栎,没有半点动静,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见他不言不语,言若云抬手覆在时崇栎的手背上,眨着眼睛看着他:“王爷知道臣妾对您的心意,只是臣妾自小被养在深闺之中,对外界之事所知甚少。王爷的事,臣妾知道的不多,便想着问问王爷的过往,多了解了解王爷。”

  “那你在宫中,打探长公主和皇后之事,又作何解释?”

  时崇栎开口,声音清冷,不带情绪,可气场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抽回,似是对言若云的触碰极为嫌弃,手背还在言若云的裙面上擦了一下。

  这一幕让言若云双眼都瞪了起来,唾骂的话差点没有脱口而出。

  “怎么?对本王不瞒?”

  时崇栎双眼微眯,眼里满是嘲讽。

  言若云紧咬着牙,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时崇栎这么欠揍?!言若云强忍着怒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哪里的话,臣妾对王爷的心意日月可鉴,怎会对王爷不瞒呢。”

  “既然没有,那就告诉本王,你为何打探长公主和皇后的事。”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