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被扔出马车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臣妾只是好奇而已……”

  “停车。”

  言若云话音刚落,时崇栎便让人停了马车。她尚未明白对方要做什么,时崇栎就拎着她的后颈,将她扔出了马车。

  屁股重重的摔在冰天雪地之中,她疼得龇牙咧嘴,然而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不信时崇栎竟然敢直接将她扔在雪地里!

  顾不得仪态,她睁圆了眼,眼睁睁的看着王府的马车走远。

  当初她是相府嫡女时,便与时崇栎相识。这人虽是冷漠了些,待她却是不错。更重要的是,时崇栎自幼遵循礼数,甚至到了古板的地步。

  在她看来,当街将自己明媒正娶的王妃扔出马车这种事,时崇栎不可能做的出来!

  言若云心中太过震惊,犹如被定身一般,在雪地中坐了许久,直到膝上的疼痛变得剧烈,这才摇摇晃晃起来。

  这具身子太过孱弱,之前在太尉府的旧伤未愈,如今在雪地遭遇这些,膝上的疼痛越发明显。饶是言若云,也疼得蹙起了眉。

  好在进宫时为了打点身上带有银票,她重新雇了一辆马车回了府。

  “王妃!”

  马车在靖王府停下,刚刚下车,便见梓儿匆忙跑来。见着言若云苍白的脸色,连忙将早就备好的手炉塞到她手上。

  手中的暖意驱散了部分寒气,言若云好了些许,看向梓儿目光柔和了许多:“有心了。”

  “都是奴婢应当做的,王妃快进府吧,奴婢让人备好了姜汤,您回屋喝上两口,免得染了风寒。”

  不管背后如何,至少现在,梓儿是个伶俐的丫鬟。言若云颇为受用,和梓儿一同回了院中。

  “王爷呢?”

  一碗姜汤喝完,言若云才状似不经意提起。马车上那一幕,梓儿身为当事人自然也看见了。如今被这么一问,面上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王爷他……出府了。”

  “出府了?”

  言若云心中冷哼,出府了也好,免得她现在正在气头上,看见时崇栎那张死人脸会忍不下去对人动手。

  谋杀亲夫这种事,她可不是做不出来!

  在宫中打探到的消息让言若云有些坐不住,回到王府后,让梓儿备了一身男子穿的衣物,就独自离开了王府。

  行宫就在城郊外几里处,一般只有夏日避暑时他们才会去。把人送到那儿去休养,绝对有鬼。

  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一回她没有直接去行宫,而是去了行宫附近的一处村落。

  那里距离行宫不远,行宫中一些普通的食材,也会从这里收购。

  在这儿,或许能够打探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公子,那儿可没人,您去那儿做什么?”

  雇佣的车夫一听言若云要去的地儿,看着她满是疑惑。

  “没人?怎么会,皇家的行宫就在那边,冼村当初……”

  “那是以前了,几个月前,冼村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全村人口迁移,连房子都弄得干干净净,早就没人了。”

  车夫似是有些无语,因着行宫的缘故,冼村在上京中极为出名。

  那儿有个什么,谁会不知道。如今几月之前的消息,言若云却半分不知。

  即便车夫话已至此,没有亲眼见到,谁的话她都不信。

  然而当她到了冼村时,当初的村落早已不在,在她眼前,只有一片荒芜。

  曾经的村落,如今已然瞧不出半点儿痕迹。一片荒芜的土地,像是从未有人在此居住过。

  眼前的一幕让言若云的心不断下垂,重生后,打探的所有的消息,都仿佛一个个迷雾将她团团围住。

  冼村人世代都在此居住,一两口人离开没什么,可全村人迁徙,这背后,绝对有人操控。

  这一切,是否和行宫中的‘她’有关?

  怕再被时崇栎发现,言若云不敢再外久留,匆忙回了府。

  饶是这样,回到靖王府时天也黑了。

  天际那头犹如打翻的浓墨,乌黑的天色半点星光都无。黑压压的一片,沉寂的让人心慌。

  言若云不敢走正门,离开时让梓儿这个时辰在王府后门等她。

  到了王府后门,却不见梓儿的身影。

  偌大的王府寂静一片,连来往的下人都看不见。

  言若云觉得不对劲,小心翼翼进门。只是刚刚进门便看见一身白衣常服,黑发高束的时崇栎负手而立。月色下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仿若忽现的鬼魅,吓得言若云头皮都麻了。

  “王……王爷?”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