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演戏报仇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时景晨来的突然,走的也极为干脆。

  脖颈上似乎还残留着方才时景晨掐她时残留的温度,言若云闭上眼,狠狠擦着那一处,她擦的很用力,直到皮肤传来无法忍受的刺痛,这才收手。

  时景晨的人只是将梓儿打晕,没过一会儿,梓儿便清醒过来。她捂着酸痛的后颈站了起来,看见言若云像失了魂儿似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当下便慌了神,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赶了过来。

  “王妃,您……您脖子上的伤……”

  言若云皮肤娇嫩白皙,时景晨掐她时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方才又被她狠狠擦拭,如今脖颈那块青紫一片,看着煞是骇人。

  “我没事,先去我娘那儿。还有,方才的事,不要让王爷知道。”

  “是……”

  梓儿看着言若云欲言又止,只是瞧着言若云神色难看,终归还是没有多说。

  他们距离叶如诗的院子不远,不过会儿便到了。小小的院落,一如既往的冷清。言若云出嫁前,整个院落伺候叶如诗的丫鬟只有一个。

  现今站在院子外边,更是连丫鬟的人影都见不到。

  言若云冷冷的看着凄清的院落,神色越发阴冷。

  “你去把王爷叫过来,还有,把太尉夫人也一同叫过来。”

  “是王妃。”

  待梓儿一走,她便走进院里。还未完全进入叶如诗的房间,就闻到一股苦涩的药味儿。

  她三两步走过去将房门推开,三九的天,屋外天寒地冻,屋内更是寒风阵阵。堂堂太尉府的一个妾室,即便不受宠,冬日也该有碳来取暖。

  可叶如诗的房里,别说是碳,就连一个取暖的炭盆都没有。

  这般场景,竟是连她出嫁前的待遇都不如!

  “云儿?”

  塌上的叶如诗看见言若云,颤抖着唤了她一声。

  言若云寻声望去,只见躺在塌上的叶如诗盖着单薄的棉被,脸色青白一片,额角甚至还有明显的淤青……

  她不在太尉府的这些日子,叶如诗不知受了多大的委屈和伤害。

  不管前世今生,言若云最见不惯的就是那些狗仗人势的东西。叶如诗如今又是她名义上的母亲,她的人被人欺负成了这样,她要是还能无动于衷,那以后许秀玲他们不就敢爬到她头上去了么?!

  言若云心中一片冷漠,又想到之前时景晨对她下毒,心中更是怒火交加。

  她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盖到叶如诗身上,握住叶如诗冰冷的手,轻声道:“娘,你放心,这些年来,您在言府受到所有的苦,待会儿女儿都会一一讨回来……”

  话音刚落,就见时崇栎走了进来。而他的身后,则跟着惴惴不安的许秀玲和言穆兰。看见单薄的言若云他眉间一皱,目光落在言若云脖颈的伤处时,更是冰冷一片。

  甚至忘了礼节,时崇栎快步走过来,在言若云面前半蹲下,伸手抚上她的伤:“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动作,声音都很轻,像是生怕弄疼的言若云。

  可话里的狠戾,却是让言穆兰他们浑身一抖。

  言若云垂下眼帘轻声哽咽道:“臣妾方才来的路上,忽然窜出了几个人,说是受了……吩咐,来教训臣妾。梓儿当时被他们打晕,而臣妾也受了伤……之前旧伤未愈,如今又添了新伤……”

  她说着,捂着双眼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站在后面的言穆兰看的目瞪口呆,想当初言若云出嫁前那阵子,性情大变,不仅对她大打出手,性子更是强硬无比。

  可如今在靖安王面前,却又是这么一副娇弱的模样!

  分明,分明就是在演戏!

  “王爷!言若云的伤绝对和言府没关系,她……她再怎么说也是言府的人,我们怎么可能会对她下手……”

  言穆兰觉得言若云在陷害他们,连忙解释。

  不过刚刚说完,就见言若云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看着她,用着一副无比凄惨的模样说道:“姐姐,我可没有说那些伤害我的人是你们派来的,你……你这样解释,难不成以为我是在陷害姐姐你们么?”

  说完,她又低着头在那儿哭。

  言穆兰气的脸色发青,偏偏却又无从辩解。想要像往常那般教训言若云,可时崇栎在场,给她两个脑袋,也不够她砍啊!

  时崇栎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里,却没怎么看言穆兰,目光几乎一致停留在言若云脖颈的伤痕处。

  半晌后,只见他站起身来,手一挥,也不知用了什么东西打在了言穆兰和许秀玲的腿上。当着众多下人的面,两人竟是砰地一声跪在了言若云他们面前!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