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亲吻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时崇栎从小习武,如今是北齐最强的武将,几乎没有敌手。

  于寻常男子来说,怕是不屑于女子计较。只是在时崇栎眼里,可没有男女之分。他向来不在乎外界之言,只在乎,该在乎的人。

  言穆兰和许秀玲整个人都懵了,双腿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冷,更是带着密密麻麻的疼痛,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着他们的双腿。

  “王……王爷饶命啊,我们真的没有做伤害若云的事,那些人真的不是我们派来的……”

  许秀玲疼得受不了,在时崇栎面前,早就没有当初的趾高气扬,卑微到了极点。

  时崇栎并未理会他们的求饶,而是看着言若云低声温柔道:“你放心,这件事,为夫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不管是谁,但凡欺负过你的人,从前还是现在,为夫都会为你讨回来。”

  他每说出一个字,跪在地上的许秀玲和言穆兰脸色就越发苍白几分。

  这一次的事儿,或许不是他们做的。可是言若云出嫁前,他们做过的坏事可不少。当真要一件一件算起来,那他们这两条小命可就完全不保了!

  两人吓得脸色青白一片,浑身瑟瑟发抖,一脸哀求的看着言若云。

  只可惜言若云丝毫不为所动,眼中流着泪,可那双眼睛,却一片冷漠。

  她微微抬起头,拉住时崇栎的手,哑声道:“多谢王爷……只是,只是您若是为臣妾出头,让太尉大人知道了那可怎么办?”

  “区区一个太尉,就算是杀了,又何妨?只要能为本王的爱妃出头,只要爱妃高兴,一切后果由本王来臣妾。”

  时崇栎对她无比温柔,这些话说完,竟是低头在她的额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突如其来的亲吻弄得言若云措手不及,她愣了一瞬,很快低下头,故作感动的模样。

  时崇栎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唇角微微勾了勾,视线这才又重新落在言穆兰他们身上。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母女俩,淡声道:“今日伤害若云的人,是你们派去的?”

  “真的不是我们啊,王爷,若云现在都成了王妃,我们又怎么会有那个胆子敢对她不利啊……!”

  “看来,不做点儿什么,你们是不会承认了。”

  时崇栎可没有半分怜香惜玉,说完对着门口的言府家丁说道:“打,什么时候承认是他们做的,就打到什么时候停下来。”

  纵然是太尉府的家丁,可也知道现在这里,谁最大。

  时崇栎一开口,没人不敢动手。甚至因为知道过往许秀玲和言穆兰对言若云不好的事儿,此时打起两人时,更加用力。

  不大不小的屋子里,哀嚎求饶声此起彼伏。言穆兰和许秀玲哪里还有半点儿大家闺秀的模样,疼得涕泗纵横。

  要真是他们做的,疼成这般,他们早就求饶了。

  可偏偏,这回的事儿真不是他们做的,叫他们怎么承认啊!

  也不知挨了多少板子,两人被打的脸色青紫,到最后甚至连求饶的声音都弱了不少。

  眼瞧着再这样打下去人说不定都要死了,时崇栎终于高抬贵手示意人停了下来。

  “本王再问你们一次,到底承不承认王妃身上的伤是你们做的?”

  事到如今,摆在言穆兰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抵死不承认事情是他们做的,让人活生生打死。

  而另外一条,则是承认,承认是他们派人去加害王妃。

  选择第一条,是死路。选择第二条,有言太尉求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此时此刻,言穆兰何尝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害了言若云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时崇栎和言若云要的,就是他们承认这一切。

  恍惚间,言穆兰忽然想起言若云出嫁那天,对她说的那些话。

  当时她并未放在心上,她以为,出嫁那日,便是言若云的死期。

  如今想来,那一天,不是言若云的死期,而是言若云的蜕变重生之日。

  现在她回来了,报她的仇,也报叶如诗的仇。

  言穆兰从未像如今这般后悔过,后悔当初对言若云和叶如诗做的那些事。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言若云代替自己嫁去了靖王府。

  靖安王这个人,分明和传闻不一样!

  言若云这丫头,运气怎的这么好!什么便宜都让她捡了去!

  “我认,我什么认!”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