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表白心迹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好……”

  巨大的变故似乎让郑秋月一时间难以无法全部接受,愣了好一瞬,才呆呆地点了点头。

  她看着面前的女子,和自己姐姐完全不一样的脸。太尉府的三小姐,圈里曾有人讨论过,平日里足不出户,偶有一两次宴会中露面,模样惊艳绝伦。只是性子太过怯弱,并无太多的气质,所以上门求亲者并不多。

  可如今,眼前的女子,眸中虽有泪光,可身上的气态,却和之前完全不一样,自信强大。即便有着一张不一样的脸,可却像极了她的姐姐……

  “先回府吧,时间不早了。”

  两辆马车就在路中间,一个相府的马车,一个靖王府的马车,即便再怎么低调,也和普通马车大为不同。

  如今这会儿已经有人聚集偷偷在看他们,谁能知道时景晨有没有派人监视她的动静。万一察觉到什么,那时就糟了。

  言若云点点头,在人看不见的地方牵了牵郑秋月的手,片刻后又松开,由时崇栎扶着她上了马车。

  郑秋月没有动,站在原地,目光一直追随着言若云的背影。

  言若云上了马车后,将马车窗帘掀开,看着车下的郑秋月。两人视线相对,最后郑秋月唇角微微勾了勾,双唇微微动了动,喊了一声姐姐。

  直到王府的马车驶远,郑秋月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小姐,现在回府么?”

  旁边的丫鬟见郑秋月神色不对,小声问道。郑秋月没说话,淡淡的看了旁边的丫鬟一眼,淡声道:“回去吧。”

  “是,小姐……”

  ……

  自从遇见郑秋月之后,言若云整个人便像是失了魂似的,下马车时也没注意,若不是时崇栎扶着她,就得摔在地上了。

  “我知道你见了郑秋月心里高兴,不过你要是一直这样,酉时再去见她,可不见得会是件好事。”

  时崇栎一边说着,一边弯腰将言若云方才下马车时裙摆沾上的灰尘轻轻擦去。

  他做的极为自然,似乎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眼光。

  若是寻常男子这么做,言若云自己不会有半点儿反应。可为她做这一切的人是时崇栎,传闻中杀伐狠戾,甚至不近人情的靖安王。

  就连时景晨,明面上都得敬她三分。

  可如今,竟然肯为她弯腰做这种事……

  言若云一下回神,一直盯着时崇栎的脸,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怎么了?”

  “我就是在想,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怎么……和以前一点儿都不一样了?”

  时崇栎被这话弄得哭笑不得:“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就是……你想想你以前的模样,总是板着一张脸,活像谁欠了你银子似的。还有,从前除了我,可没见你身边有过什么女人,也没见你对别的女人这么贴心过……”

  “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身边有了别的女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

  言若云说着说着,神色就变得有些吞吐起来,看着时崇栎的眼神也变得闪闪躲躲:“就是觉得……你对我是不是太好了?要不是是你,我都快要觉得你是不是对我……”

  “你是说,你觉得我心里有你?”

  时崇栎不躲不避,双目直勾勾的看着她。

  他说的太过直白,让言若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对我……好的有些过分了。”

  “不过分,我甚至还觉得不够。”

  “为……”

  “你不是觉得,我可能心里有你?”

  那张俊美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看着言若云的眼睛,却带着令人无法琢磨的深意。他一边说着,一边上前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他甚至不给言若云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其实你猜得不错,我对你,的确和他人不一样。你觉得我对你好,可我觉得,还不够。如果之前早些对你这样,或许你就不会和时景晨在一起。也不会被人伤害,甚至……在你出事的时候,我在上京,或许你就不会受那么多苦。”

  他很少说这么长一串话,可眼下说出来的这些,却让言若云脑子一片空白,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然而即便到了这一步,时崇栎仍旧步步紧逼,不给她退缩的机会:“子甄,我很后悔,后悔没有好好保护你。如今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之前的事重演。”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