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密令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言若云一脸不解,时崇栎这样子,分明就是越来越难受。可她以前被吹伤口的时候,疼痛缓解了不少。

  为什么时崇栎会是这种反应?

  她皱眉看着对方,见时崇栎额上不停冒出细密的冷汗,最终还是没有多问,继续给但他上药包扎。

  “要是太疼,你就忍着点。”

  时崇栎嗯了一声,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他越是这般,落在言若云眼中就越是痛苦。

  等到包扎完,一刻钟已经过去。言若云松了口气,正准备将药箱放回去,忽然就被时崇栎抱在了怀里。

  “你干什么?!”

  她下意识想要挣扎,可时崇栎像是料到她的动作,直接桎梏住了她的双手。之前包扎时看着羸弱无力的男人,此时力气却大的惊人。

  言若云又不是傻子,如今这般哪里还会不明白方才时崇栎是装的!

  “别动,让我抱抱。”

  她正要发火,时崇栎就低声恳求。他向来是个冷漠强势的男子,从前未见他笑过。如今,在她面前笑得多了。现在,更是连示弱装可怜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或许是心软了,也或许是别的原因,面对这样的时崇栎,她的确没办法狠心将人推开。

  毕竟,他身上还带着伤。

  两人静静拥抱着,言若云靠在他的身上,鼻息能够闻到他身上夹杂着血腥味的檀木香。

  她忽然想起时崇栎对她的告白,以往发生的事,也不自觉出现在脑海中。

  当初她还是相府嫡女时,就和时崇栎认识了。甚至,时崇栎还是看着她出生的。小时候,她更喜欢和大哥,还有时崇栎一起。

  不同于其他的大家闺秀那般文静,她爱好舞刀弄枪。大哥由着她,只要时崇栎,似乎当时是不赞同的。

  好像……说的是会受伤,只不过后来,还是拗不过她,最终答应了她,和大哥一起教她习武。

  后来她会的那些,可以说一大半都是时崇栎教她的。

  记忆中,时崇栎对她严肃又刻板,不如大哥那般和善宠溺。

  可是,但凡有人对她丝毫不敬,他却总是会出现……

  以往未曾察觉的点滴,如今随着时崇栎的告白,渐渐回想起来。

  言若云的脸不自觉的红了几分,越发觉得有些别扭。

  “你抱够了么?”

  “我要是说没有呢?”

  时崇栎声音隐含几分笑意,很显然,他这是无赖上了。

  言若云闻言立刻将他推开,起身拿着药箱放回原处,又拿了帕子过来给时崇栎身上的血渍擦了干净。

  “今天就这样将就一晚行了,看在你今天受伤的份上,你睡床,我睡地上。”

  她说着,就要去铺床。可这时时崇栎又拉住了她:“等等,我先把这些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

  时崇栎没话,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递给了她。

  言若云将袋子打开,看见里面的东西时,神色一凛,瞬间变得无比严肃。

  这袋子里面,装了很多地契,还有巨额的银票。不仅如此,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可以调动时崇栎手中五千精兵的密令。

  这五千精兵,能抵万军。本来除了天子之外,其余人不得私下豢养兵士。可是这一切,都是先皇,乃至太祖皇帝给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法逾越废除。

  再者如今时崇栎权势滔天,就算时景晨有什么心思,也不可能明着来。

  有了这个密令,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大地助力。

  言若云心中大震,实在不懂时崇栎为何要将密令给她。

  “这些我都不能要。”

  “不,你的拿着。这个密令,当初你还在的时候,时景晨就盯上了。密令留在我身边反而不安全,况且……必要的时候,在你手上或许还能救我一命。以后你若是想要用此去报仇,也都可以。”

  “那这些地契和银票……”

  密令的解释,言若云尚且还能信几分,可这些地契和银票,她就不懂了。

  时崇栎闻言朝着她轻声笑了笑,带着几分揶揄开口:“之前去探望岳母大人的时候,岳母大人不是还将自己的私房钱想要给你么?为了不让岳母大人担心,我不做点表示怎么能行。”

  “可这些也太多了,况且我根本用不上。”

  “现在或许用不上,可是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

  时崇栎话里带着几分深意,言若云甚至来不及深究,对方就闭上眼睛,似乎不打算再继续交谈的意思。

  她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袋子,犹豫一瞬,最后还是收了下来。

  这东西反正她留着也没什么用,现在暂且替时崇栎收着,日后他有用再还也不迟。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