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休了我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时崇栎受伤不轻,可他身子底向来好,以往这般重的伤,第二日多少都会恢复几分,觉无严重可能。

  可这一次,明明包扎上过药的伤,却严重了起来。

  言若云醒来时就发现了时崇栎的不对劲,床上的时崇栎脸色比昨日还要差,唇上毫无血色,额上大颗大颗冷汗滴落。

  她被时崇栎的模样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探了一下对方的额头。

  果不其然,那里一片滚烫。

  “时崇栎?醒醒……”

  怕时崇栎中了什么毒,言若云只能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试图想要将他唤醒。

  只是时崇栎现在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她拍了好多次,都不见时崇栎醒来。

  实在没了法子,只能叫来梓儿。

  “你现在马上去找大夫,记着,就说我身体不适,其他的千万别说。”

  见她面容严肃,梓儿便知事情严重性,不敢多问,应下之后立刻就去找了大夫。

  府中就有留居的大夫,所以没多长时间,梓儿就领着大夫来了。

  那大夫是靖王府的老人,见时崇栎这般模样,苍老的脸上瞬间一片凝重之色。

  “大夫,王爷他到底如何了?”

  “王爷的外伤并不严重,只是……”

  大夫捋着自己花白的胡须,眉间紧皱,似是在纠结什么。

  见他如此,言若云心中担忧更甚:“大夫,王爷到底怎么了?”

  “老夫多次为王爷看诊,王爷身体向来强健,即便受了伤,但凡不是致命的伤,对王爷的损害都不大。可是这一回,相较于之前,王爷的身子差了许多。”

  看着大夫的模样,他口中的差了许多,显然不是一点两点。

  就算大夫不说,言若云也知道,时崇栎身子骨有多好。可如今,仅仅只是一个不算严重的伤,就让他变成了这般。

  难不成……

  “王爷是否中毒了?”片刻后,言若云压低声音,沉肃道。

  如若不是中毒,时崇栎又怎会是这般。

  大夫却摇摇头:“老夫方才检查过了,王爷没有中毒。只是身体的确不如之前那般好了……以后王爷可得小心些,下回受的伤若是再重些,怕是容易危及性命……我先替王爷开个方子,王妃记得每日嘱咐王爷要按时用药。”

  “那王爷的身子能补的回来么?”

  “药石无用。”

  大夫叹着气说道,如今王爷的身子,就如同自然衰弱一般,表面上看着年轻,可内里去已经开始恶化。

  这般,即便是上好的补药,也是于事无补的。

  言若云没说话,大脑一片空白。直至梓儿送走了大夫,时崇栎悠悠转醒时,她都未曾动一下。

  “你醒了。”

  收起心中纷乱复杂的思绪,言若云走到床边,将梓儿他们熬好的汤药端了过来。

  时崇栎有些虚弱的嗯了一声,伸手主动将药碗接了过来。只是如今他浑身无力,此时手都在颤抖,这碗药若是他拿着,根本喝不进去。

  “我喂你吧。”

  她看到于心不忍,开口道。时崇栎顿了一下,看着她的眸中瞬间有了笑意。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这般主动,早知如此,不如多受几次伤,也能让你心疼心疼。”

  “行啊,若是想要我心疼,倒不如把自己的手脚给剁了,我保证日日夜夜都好生伺候王爷。”

  言若云冷笑一声,拿着汤匙,粗鲁的喂进了时崇栎的口中。

  她的动作太过粗暴,这一勺弄得时崇栎连连咳嗽。

  原本苍白的脸上,更是浮上了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见他这般,言若云终归还是心软了。

  再一次喂他时,动作温柔了许多。

  “今日大夫来替你看诊时,说你……身体不如从前,是不是在我死后,你受过什么伤?”

  时崇栎喝药的动作一顿,不过仅是片刻,就见他倏地一笑:“怎么会,不过你我终归差了些年岁,现在的我已是而立之年,身体自然不如以往。”

  这样的解释并未让言若云心头轻松半分,看着时崇栎的脸色反而更加难看,甚至带着几分压抑的愤怒。

  她紧抿着唇没再吭声,一勺一勺的给时崇栎喂药。

  等到药喂完之后,她端着空空的药碗起身背对着时崇栎,冷冷开口:“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再问。只是你既然对我这般生分,往后我的事情你也不用再管。你昨夜交给我的密令和地契,待会儿我会交还给你。还有……等到你伤势痊愈后,写封休书,休了我。”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