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三年后,你照样得死

凤回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原谅也好,不原谅也罢,她始终都是我的妻,是皇叔您的侄儿媳。”

  时景晨却是低低沉沉的笑了出来,一边又浅笑着开口:“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皇叔喜欢她。可那又如何呢,她喜欢的,永远是我,而不是皇叔。就算她死了,也是我的人。”

  此时的时景晨,不复之前的温雅,如今笑着的模样,却带着些可悲的疯癫。

  时崇栎不言,看着时景晨的眼神多了些怜悯。

  “你也知道,高僧可以救活子甄。你若是心里还粘着她,就最好别再打高僧的心思。”

  “那皇叔呢?子甄对我有了恨,她活过来,皇叔就可以打她的心思?”

  时崇栎闻言双眼微微眯了眯,看着时景晨的眼神已经有了冷意:“你莫不要忘了,当初高僧的条件。就算子甄活了,那也是本王救的。本王想要她,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时景晨,皇位如今坐的舒坦了,是不是忘了当初是谁扶持你上位的?”

  他说着,靠近对方,冰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时景晨,一字一句开口:“当然,你若是觉得皇位做腻了,当初你怎么上去的,本王就让你怎么下来。”

  至始至终,时崇栎的声音没有半分起伏。可一番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时景晨却是无动于衷,似笑非笑,又似自嘲,模样越发疯癫。他似是陷入某种回忆之中,眸中带着几分迷惘:“如若早知道会是如今这般境地,这皇位要与不要有什么区别……”

  时崇栎和时景晨叔侄俩,心思都极深。

  可时景晨这般模样,时崇栎却是头回看见。

  当初子甄死的时候,他都没见时景晨哭过。一开始他就知道时景晨对子甄存了利用的心思,可后来见时景晨对子甄也的确动了情,也对她是好的,他便没有动其他的心思。

  后来子甄被害,他幡然醒悟。

  最爱的女人,须得留在他身边,纵然护不了她一世,在他还在的时候,尽全力护着她,为她铺好往后的路,也好比在时景晨身边要好。

  如今时景晨后悔,又有几分真心。

  人不在了,说什么也是惘然。于他而言,皇位和子甄之间,他真的能舍弃皇位么?

  他不信。

  时崇栎看着时景晨没有半分动摇,只是面无表情开口:“皇上若是没有别的事,本王也不久留。”

  “皇叔别急啊,侄儿这次来,可是和皇叔商议国家大事。如今边境战事纷乱,我国虽说胜算颇大。可偏偏,侄儿刚刚接到消息,说是敌军那边许多人染了瘟疫。咱们军中尚未发现有人染上这瘟疫,可两军交战,谁又能保证我军完全安全?”

  “瘟疫?”

  谈及国家大事,时崇栎神色严肃了许多。

  他凝眉看着时景晨,沉声又道:“如今形势如何?”

  “敌军数十万人,感染人数大概百人。不过,今日朕才接到消息,传出消息已是几日前的事,如今形势怕是更严重了。”

  时崇栎不言,这次两军交战,他们派去的,乃是他手下最为得力的干将。本来这场战役,最迟在本月就应当结束。

  可偏偏,拖到了现在,如今更是传来了瘟疫。瘟疫传染速度快,医治更是无比困难。

  若是退兵,损失的是一座城。敌国残忍噬虐,城中百姓绝无存活的可能。若是转移城中百姓,也不是一件易事。

  怕是人尚未撤离,敌军的瘟疫就传了过来。

  那时,怕又是一场人间炼狱。

  “这事,皇上如何解决。”

  时景晨朝着他微微一笑:“接到消息,朕立刻就让我军建立了防疫线,并且开始着手检疫。只不过……敌军那边似乎没有撤退的意思,朕此次前来,也是希望皇叔能亲自去前线结束这场战役。”

  他说着,嘴角笑意扩大:“朕知道,皇叔这次若是真的去了,很有可能就战死沙场。可是不去,皇叔也活不了多久。既然这般,皇叔不如在死之前为百姓办一件好事。若是他日子甄回来了,侄儿也会在她面前替皇叔美言几句,让子甄知道皇叔的。”

  “可皇叔若是不去,到时落得个贪生怕死的坏名不说,三年后,也照样没命不是么?”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