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一句话,断人生死!(第三更!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从斗罗开始的反派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菊长老,我不希望武魂城从今以后,还有白虎佣兵团的存在!”

  程栎缓缓开口道。

  “我明白了,圣子殿下,一切交给我!”

  菊斗罗开口道。

  那战枫闻言,顿时瘫倒在地上,浑身都没了力气。他明白,从今以后,恐怕将不会再有白虎佣兵团。

  白虎佣兵团虽然名为武魂殿三大雇佣兵团,但是在武魂殿这个巨擘的眼中,依旧是像一只蚂蚁一般。武魂殿若是想,甚至不用自己出手。只要武魂殿表出意愿,那些附属于武魂殿的势力,就会像一只只恶狼般,将他们白虎佣兵团撕碎!

  “拖出去吧!”

  程栎开口道。

  菊长老手指轻抬,直接点在了战枫的额头。一股磅礴的魂力,直接摧毁了战枫的武魂。

  从今以后,战枫只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没了武魂的他,再无修炼魂力的可能。杀人诛心,这对于处于高位许久的他,无异于是要比死还要痛苦。

  最重要的是,他这些年立下的那些仇家。

  实力还在的时候,那些仇家还不敢对他出手。一旦他武魂被废的消息传出,恐怕不用半日,不止是他,连带着他的家眷,都会身首异处。

  此时没有人再注意这战枫,战枫就像一具失去了意识的傀儡,踉跄的走了出去。

  没多大一会,一个小二小跑了进来。

  “战枫自杀了!”

  此时没有人再把注意力放在战枫身上,死活和他们自然也没了关系。

  此时环翠楼掌柜连忙小跑过来,顾不得额头上的汗。

  “圣子殿下,还请移步天字一号房!”

  程栎闻言,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去,冲着菊斗罗道。

  “菊长老,要不要一起?”

  菊斗罗闻言,面色有些难看。

  这风月场所,一直是他的禁忌。若不是为了保护程栎,恐怕他都不会踏入这环翠楼半步。

  程栎见菊斗罗吃瘪,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逗你玩了,菊长老,不要打扰我了!”

  程栎开口道。

  “那就祝圣子殿下玩的开心!”

  话音刚落,菊斗罗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能够让一介封号斗罗强者囧到如此地步,估计也就是程栎一人了!

  来到天字一号房中,林青等人眼中不禁冒着小星星。

  无论如何,他们都还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他们知道程栎的身份十分重要,但却不知道圣子殿下的这个称呼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今日一见,不禁让他们有些骇然。

  白虎佣兵团,他们都有过了解。他们家中的长辈也与白虎佣兵团打过交道,听长辈说,这白虎佣兵团的实力不低。

  但今日这白虎佣兵团的团长,在程栎面前都只能像狗一样匍匐。

  程栎一句话,就能让整个白虎佣兵团陪葬。

  到了最后,这环翠楼的掌柜更是恭敬的他们请进了天字一号房。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环翠楼的菜品,也属极佳。

  就在此时,环翠楼的一楼顿时传来阵阵哄闹之声。

  “少爷,今天是环翠楼花魁出阁的日子!”

  花魁?程栎倒是想见识一下。就在刚刚,程栎已经见识到了环翠楼中那些粉倌人的颜值,若是放在前世,定个个都是大明星。这些粉倌人的颜值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花魁又会逆天到如何?不会真的像外界吹嘘那般,是仙女下凡吧!

  “陪我下去看看!”

  一直守候在外面的老鸨见程栎出来了,顿时明白了程栎的意思。

  “圣子殿下若是想见花魁,我这就让她上来。圣子大人若是想要,环翠楼可以做主将花魁送给圣子!”

  程栎闻言,也钦服于权力和地位的强大。

  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够判决别人的生死。一句话,也能够让这环翠楼乖乖的将花魁送上来。

  “不用了,我们在这里看就可以了!”

  程栎开口道。

  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养眼观赏。若是真的想干些什么,依照程栎目前的身体条件,也力不从心。

  再说自己要这花魁也没有用,难道还能够将其带回武魂殿中不成?

  若是比比东知道了,还不得扒下他几层皮!程栎可不想触这个霉头。

  ......

  因为程栎的原因,花魁出阁的时间被硬生生的提前了两个时辰。

  原本既定亥时出阁,子时落定。

  如今却被提前到了酉时。

  不过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敢有怨言。就是有人随口抱怨几句,也会被同行的人连忙拉住。

  毕竟战枫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们可不想落得战枫那个下场。

  不过是一个花魁罢了!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不值得!

  “花魁出阁!”

  下面的老鸨起声吆喝了一下。

  根据环翠楼的要求,花魁出阁除去竞价之外,还要比试对对子。

  这点,倒是像极了前世蓝星古代的青楼花魁出阁。

  为此,不少家族之中都会豢养一批文人,靠他们为自己博得花魁一笑。

  在这个文人皆轻的斗罗大陆上,花魁出阁是文人唯一能够展现自己的地方!

  “接下来由花魁说出本次对子的题目!”

  老鸨高声喊道。

  伴随着老鸨的声音落下,大厅一层中间展台的幕布缓缓升起。

  露出了一个碧玉金莲台。

  在碧玉金莲台之上,坐着一名女子。

  这女人一身华服,面容被一块薄纱挡住。

  只见她朱唇轻开。

  “今日的题目,请各位听好!”

  “白鸟忘饥,任林间云去云来,云来云去!”

  在场之人闻言,皆陷入深思。

  此联十分难对,堪称千古绝句。不少文人绞尽脑汁,刚提起的笔又放了下去。

  程栎处于楼上,心中却是瘙痒难捺。

  他虽然是个理科生,但是却酷爱对对子。当然,他对过的对子,往往是惨不忍睹。

  不过程栎却把这当成一种乐事。

  本以为对对子这种事情将一去不复返,但是谁能想到,在这斗罗大陆上也能碰得到!

  此时已经有一名文人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我的下联是,把酒当歌,凭手中杯起杯落,杯落杯起!”

  “好!”

  在场之人不禁纷纷赞叹。

  对句之整,契合严密,可赞可叹!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