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甩锅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孔方圆就地捡起一只大鸟妖收进琥珀蚕。

  这只大鸟是放大几十倍的花尾榛鸡,一掂量有三十来斤重。

  在原来的地球,花尾榛鸡俗称“飞龙”,味道鲜美,兼有滋补功效,是赫赫有名的山珍。

  这只大绿飞龙当胸挨了一刀,肉身非常的完整,孔方圆早盯上了,现在得偿所愿,忍不住大笑两声。

  绿妖们气的牙痒痒,就算再傻再笨,也知道孔方圆收集尸体要干什么。

  总不能是做好事帮忙收尸么?

  见过哪家收尸的,一边收尸,一边大笑着流哈喇子的。

  他们从未见过如嚣张跋扈的人族。

  业火:+4.5,+2.7,+4.5,+2.7……

  又遇见一次流星雨入怀,孔方圆忍着大笑三声的冲动,捡的更起劲了。

  “人奴,死!”绿破天忍不住骂道,那花尾榛鸡是他的忠心下属。

  他自视甚高,性格冲动,搁在其它任何时候,有人在他面前这样装逼,早让人剁成八百块,做成肉丸子了。

  可此时不同往日,他的首要目标是绿顶天,这关系着他的生死,关系着他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不能有任何差池,这个狂妄的人族也罢,另一边受伤的几十个人族也好,都不是死敌。

  绿顶天一伙才是他必杀之人。

  何况,这个人族看着嬉皮笑脸的,实则气势凌厉,妥妥的九星武徒中的强者。

  现在,他和绿顶天的势力是五五开,若是因为所谓的绿妖尊严跟那个人干起来,绿顶天一伙可不会顾念同族之情,反而会像恶狼一样瞅准机会,扑过来赶尽杀绝。

  绿破天强行忍着,绿顶天却连忍受的意思都没有。

  他看着孔方圆,眼神一片火热。

  他还示意手下让开,不要和孔方圆起冲突。

  于是,孔方圆很轻松的收集了大半个琥珀蚕的奇珍美味,除了几只飞龙,其余的都是各种大腿。

  高宏义眼睛盯着孔方圆“收尸”,心里在想:若是他的主子绿顶天赢了,他只有功劳没有过错,若是输了,他死定了,一了百了。

  最怕的就是现在这种不死不活的局面,而且只要这个狂妄的人族杵在中间,局面只会僵持下去.

  死了数千人却没有结果,那么他这个率先出手挑起战争的,会死的非常惨。

  所以,必须除掉那个人族。

  高宏义提着刀就要冲杀过去,没想到没有人比他更快。

  那是绿破天的堂弟兼死党——绿胡天。

  高宏义止住了脚步,敌方有人当出头鸟,那是再好不过了。

  不论是绿胡天死了,还是那个人死了,都是喜闻乐见,喜大普奔的事情。

  “嘎嘎……”绿胡天鸭子似的大笑两声,向众人宣告他粉墨登场了。

  而后,他对着孔方圆说道:“胆子铁化的人奴,我家主子很欣赏你,命你当破奴军的首领,以后我们享用过的人奴女子都归你,还不跪下向当主子献上你的忠心,你……呕!”

  孔方圆埋头在尸体堆里找东西,心情很不好。

  他太难了。眼前琳琅满目都是山珍大腿,手里的琥珀蚕里却没地方收了,又不能直接收到白银门户后。

  他忍的好辛苦啊。

  不能捡山珍大腿,捡些容易携带的宝丹、秘宝啥也好啊。

  可惜影子都没有,只好捡了几十个磁环聊以**。

  至于不知谁**里崩出来的家伙,朝着他聒噪,他权当是在放屁。

  正好,他感到一股屁意。

  转了个身,屁股朝着那个妖族,伴随着响亮的轰鸣声,一股浊气喷薄而出。

  孔方圆揉揉肚子,感觉特别的美妙。

  这股浊气不是胃肠道运道产生的,而是进阶大武徒时的脏器中排出的诡毒,堆积在肠胃里发酵而成。

  那味道之厚重,之浓郁,就如打开了一间堆满榴莲、臭豆腐、臭鸡蛋……的房间的门。

  绿胡天在孔方圆背后,咧着一张血盆大口说的正欢,一时不慎吸了满满一嘴。

  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比吞了一群发臭的死老鼠还凄惨万分。

  那味道在口腔、鼻腔里连绵不绝,眼泪、鼻涕、胃液止不住的往出涌。

  绿胡天悲愤欲绝。

  他出身高,资质好,他的恩师是九星武灵,在绿幽部除了个别几人,他想收拾谁就收拾谁。

  一个横着走了十多年,意气风发,又有洁癖的少年,如何忍得了这等摧残。

  一边吐,一边哭。

  一边哭,一边吐。

  他好脏啊。

  他感觉这臭味,怎么也洗不干净了。

  从今往后,他的生涯一片污秽。

  业火:+9.

  这个卑贱的人奴必须死。

  绿胡天猛地一个转身,拳头上铅灰色的能量喷薄,携带着他的满腔恨意轰向孔方圆。

  死吧!

  玷污了他的清白之躯,必须死!

  两个人相距不到三米,一个冲刺,孔方圆的后背触手可及。

  绿胡天的眼中闪过一阵快意的光。

  孔方圆很无奈。

  就是吃了他一个屁么?

  犯得着打打杀杀么?

  做人也好,作妖也罢,都要讲道理的。

  不讲理的人多了,世界就充满恶意。

  这样不好,不好。

  作为一个正经人,孔方圆就只好替天行道,送他去九幽了。

  他身为大武徒,反应、速度岂是九星武徒可比的。

  猛回头就是攻击力达到峰值的一拳。

  砰!

  两个拳头正面硬刚。

  一个大武徒,一个九星武徒,爆发只差了一牛,却不可同日而语。

  只听“嘎嘣”一声脆响,就见绿胡天跌飞回去,水龙头似的吐着血,在地上滚了两圈,最后狗吃屎般,趴在自己吐的秽物上面,没了声息。

  业火:+9

  离得近的绿妖,清楚的看到绿胡天的胳膊软哒哒的,有十来块骨片刺透肉体露在外面,还有几块刺进了胸部。

  很明显,他整条胳膊和肩膀里的骨头碎成片了。

  绿妖们全身发凉,纷纷往后退,往自己一方的强者身边凑。

  怕了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太特么……臭了。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几声惨叫,众人扭头看过去,只见绿破天前面有两个绿妖的身上扎满了细针。

  细针上面冒出颜色各异的细烟。

  原来刚才绿顶天趁他分神,偷袭他,若不是千钧一发之际,他拉了两个下属挡灾,他就惨了。

  很快,两个绿妖惨叫着身体化成了脓水,死于非命。

  绿破天气的在咆哮,在大声唾骂。

  绿顶天不做声,他摩挲着发针的圆球,神情非常的恼怒和不甘。

  多好的一次偷袭,居然被挡过去了。

  孔方圆见这自相残杀的兄弟俩,绿顶天瘦瘦长长,大眼睛,像胖头陀;绿破天圆圆胖胖,眯眯眼,像瘦头陀。

  他笑笑,道:“你们两位就是绿长发的大崽和二崽吧,果然长得够绿,就是长得一点不像。要我说,你们中间至少有一个人,不是你爹亲生的。

  你们还别不信,你们爹的内院女人太多,他太过软弱,顾不过来,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那些空旷日久的妇人,啥事都干得出来。

  在唐国的历史上,玩假太监、真太监的,掳男人入后宫,跟王爷、将军、丞相、大学士私通的可谓是车载斗量,数不胜数。

  我听说要选世子了,这个时候,谁的血脉有问题,就直接翘辫子了,连祖坟都入不了。

  你们那儿有亲子鉴定的法子么,要不去我们唐国查查dna?

  享受一下直接ko对手的极致爽感!

  犯不着像这样打打杀杀的,死了一地,还要跟下三滥似的玩偷袭,到最后还没弄出个结果,真是让人鄙视无语。”

  群妖听了孔方圆的话,眼光在兄弟二人身上滑来滑去,对孔方圆的话,他们是心里是赞同的。

  绿顶天的面皮不停的抖动。

  终于被挑破了!

  但他没有秘密被揭穿的恐惧,反而有点战栗和兴奋。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他早变态了。

  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亲大哥的骂声弱了,眼神在不自然的躲闪。

  他顿时明白了,原来大家都不干净。

  他忍不住狂笑起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半截刀锋从绿破天的胸部刺出,绿破天狂吐着血,连惨叫没来得及发出,就死翘翘了。

  这一瞬间,绿顶天有些失神,那个害了他十多年,明枪暗箭都杀不死的亲大哥就这么嗝屁了。

  偷袭的人,他从没有见过,也根本不认识,却朝他跪下,口中说道:“主人,一零八号幸不辱命。”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绿顶天忍不住说:“好……”他把“好得很”说了一个字,那人就被乱刀砍死了。

  绿顶天也意识到,一念之差,自己往自己背上扣了一口又圆又大的黑锅。

  绿妖们看着他,这是一零八号,前面的一百零七都在哪?

  好深的心机。

  绿顶天苦笑。

  他真不知道,真不是他干的,真跟他没关系。

  可这时候解释这个还有什么用,他振臂一挥,大喊:“杀,杀,给我全部杀了,一个不留。杀了他们绿幽部的未来就属于我们,奴隶,女人,羔羊……一切都是我们的。”

  由于绿顶天的隐忍和退让,他的下属们也一直被欺压,一直在忍气吞声。

  这一刻,他们积郁的怒气全部爆发,一个个嗷嗷叫着杀向绿破天的残部。

  绿破天一方,主子死了,人心散了,很快就溃不成军。

  绿妖们要决一死战,孔方圆怎么方便打扰?

  他走到宿凝霜跟前,习惯性的抬手捏了捏她的脸。

  这脸蛋捏着手感极佳。

  就是某些地方太为国家省布料了!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宿凝霜翻了个白眼,这货真会作死。

  翻了大白眼,抬手打掉他的爪子。

  宿凝霜是这三十多人小队的队长,孔方圆把疗伤的元露果直接交给她分发下去。

  地球有炼丹师,却没有造化师,故而市场上鲜有药实,那些唐国少年都是第一次吃药实。

  他们围在一起,细嚼慢咽的品着元露果,看到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啧啧称奇,纷纷说比起苦不拉几的宝丹,他们乐意拿药实当饭吃。

  有厚颜无耻之徒,觍着脸,一口一口的圆哥叫着,说这东西稀罕,能不能送他几十个,他准备传给子孙后代。

  女生的伤都比较轻,刚吃完就好了,纷纷说如果有恢复玄力的回元果或者提升实力的春元果,分分钟钟给他生孩子。

  孔方圆冷笑,一人扔了三个五色回元果,说道:“生吧,谁能生出来,立马再奖励二十二个。”

  一个五色回元果能让一个九星武徒片刻间耐力满值,达到巅峰状态。

  男生看的眼热,争着抢着要带孔方圆去背背山去捡肥皂。

  女生沉默片刻后,又不同意了,要立刻生个孩子她们办不到,可这事她们也能干,还能干的更好。

  孔方圆实在看不下去,也给了男生一人三个。一人屁股上赏了一脚,把这帮污男污女全部赶走。

  最后,孔方圆对宿凝霜,道:“你跟他们在外面找个远点地方,隐藏起来,我试试,能不能当回渔翁。”

  宿凝霜点点头走了。

  孔方圆看着大家走远了,返回来坐在一块石头上,拿出一个黑刺榴莲徒手劈开,边吃边静静的看着绿妖们打生打死。

  摆明车马的要坐收渔利。

  绿顶天瞅了他一眼也不在意。

  他的属下一直被绿破天的人欺侮,现在正是出气的时候,做主子只能助威,不能打搅。

  一个地球人而已,不过是癣疥之疾,穷鬼出身,洒洒水就把他打发了。

  何况这个人够强,够嚣张,说他杀死了亲大哥,让他背这口锅,绝对靠谱。

  至于说一个人奴有没有胆子杀绿幽部首领的儿子,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不信。

  很快,绿破天的残部快被杀的差不多了。

  绿顶天亲眼看着那些曾经逼迫、羞辱他的人变成尸体,用鲜血祭奠了他屈辱的过去。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成了真正的王者。

  唯我独尊,无所顾忌。

  留下的是几个长得好看的或者长得雄壮的,正被他的下属拖到一边,要行不可言之事。

  绿顶天笑呵呵的婉拒了让他先来的邀请。

  他从绿破天的琥珀蚕中摸出一个云顶香梨,放在鼻尖闻闻香味,咬了一口。

  然后美滋滋的,晃悠晃悠的带着人走到孔方圆面前,闻到榴莲味,熏得他差点吐了。

  要不是看到了榴莲的样子,光这味道,他还以为对方在吃屎。

  他强忍着扔了两个药实过去,说道:“这两个五色水元果,足够你渡过水灾成为武师,拿着赶紧走吧。”

  绿顶天尽量使自己语气温和点,因为在他的眼中,人族一向等同于奴隶。

  面前这个要背锅的人族,活着比死了好,死了比成为他的奴隶好。

  PS:是药三分毒,不管再好的丹药都有丹毒,都会对人体有伤害,然而药实却没有。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