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晶明画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孔方圆非常的无奈。

  他太难了。

  只是想看看戏,坐收点渔利而已,偏生有人以为大局已定,跑到他面前装逼。

  装逼遭雷劈,雷不劈,我劈。

  孔方圆身为大武徒,所练的八极拳颇为爆裂,骤然出手,有猛虎下山,蛟龙出海之势。

  绿顶天的保镖的眼里一向没有人族,只有人奴,压根没把孔方圆当回事。

  只盯着同伙拉着昔日高高在上的敌人,强行行不可言之事,馋的口水都流下来了,所以有点心不在焉的跟在绿顶天身后。

  孔方圆一出手当真是威猛绝伦,势不可挡,那保镖没来得及反应,就当胸挨了一拳,横摔出去,再也没有爬起来。

  业火:+9

  绿顶天傻了。

  他的保镖看着是九星武徒,可这是龙目岛上神秘力量压制的结果,保镖本身是武师啊。

  武师的修为是被压制了,但是丰富的战斗经验,对危险的敏感等都在,能轻易的杀死九星武徒。

  可是眼前发生了什么?

  一个武师居然眼前的地球人一招废了。

  难道这人是大武徒不成?

  他一个稀松平常的九星武徒怎么办?

  电光石火间,绿顶天思绪飞转,想了很多。

  有两个问题是关键:其一,这个人会杀他吗?答案是可能会;其二,这个人好糊弄吗?结论是不好。

  于是,他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他直接往地上一跪,把两枚琥珀蚕和五个七彩宝囊,恭敬的举起来。

  两枚琥珀蚕,一枚是他自己的,一枚是大哥绿顶天的。

  七彩宝囊全是缴获。

  业火:+8.1

  孔方圆抹掉储物秘宝上面的印记一看,里面的资源丰厚,合起来估计有绿菁田的三倍。

  孔方圆发现了春元果玄种所需的剩余五种材料——蛟龙芝、乌龙鱼眼、千年何首乌、红雀血、百冬虫夏草。

  这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只要有玄鉴,以他稳固的根基,很快就能成为一名造化师了。

  到时候,他随心所欲的培育出春元果的玄种,把所有的同伴提升成九星武师,如此今年的龙目试就有意思了。

  孔方圆哈哈大笑了三声。

  本来,他在宰了和放了绿顶天之间,有些犹豫不定。这家伙这么识相,跪的这么彻底,他一时没有杀人的理由了。

  孔方圆摩挲着眉梢,盯着绿顶天,他觉得这货智商不稳定。

  这会儿,如此干脆交出手中的资源,算是摸透了他的心思,可刚才为什么傻乎乎的,带着一个人到跑他跟前来嘚瑟呢?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说道:“你跟着我发个誓,可好?”

  绿顶天也不敢说不好啊。

  “跟着我说,声音响亮点,咳……”孔方圆清清嗓子,道:“我绿顶天对天发誓,若是我把绿破天的死栽赃到地球人身上,让人族背上这口又大又圆的黑锅,我就被自己的弟弟,括弧,包括庶弟、堂弟、表弟、义弟等各种弟括弧,割了、砍了、切了、剁了小弟弟。”

  绿顶天的下属们听着主子的誓言,原本焦灼的气氛中变得莫名的喜感。

  绿顶天是他们的未来,要是绿顶天死了,他们就白忙活了。

  随后,他们听到孔方圆逼着绿顶天要磁环。

  他们赶紧行动,不到两刻钟就收集了四千多个,还用七彩宝囊装好了送过去。

  孔方圆很满意,拍拍绿顶天的头,说道:“提前祝贺你成为绿幽部的首领世子。”

  孔方圆起身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拿着一个榴莲扔到地上,对绿顶天道:“吃吧,吃了,我就离开。”

  绿顶天跪在地上,徒手掰开榴莲,捏着瓤就吃。

  这个时候,就是屎他也认了。

  那鲜明的臭味刺激的他眼泪直流,胃里翻腾,他含着泪一块一块往嘴里塞。

  孔方圆见他吃完了,拍拍屁股走了。

  他一走,绿顶天若无其事的站起,下属中有人提议要追,他摆摆手拦住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个人八成是大武徒,他们不到两百残兵,能不能追上都是个问题。

  追上了会不会让人家斩个首,杀了他,更是个大问题。

  他觉得,那个人没杀他,不过是留着他和绿漫天相争,让绿幽部继续内斗下去。

  他若是再挑衅,就不见得会饶他一命了。

  如今,他最大的竞争对手绿破天死了,绿漫天不过是个下贱的狗腿子,绿幽部未来是他的,一些资源而已丢就丢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这些残兵,如何在这危机四伏的龙目试上保住性命。

  孔方圆走出山洞,相比柔和的月牙石的光,阳光就显得非常的刺眼。

  行走间把琥珀蚕收进了白银门户后。

  他找到宿凝霜的小队后,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嘴,很大方的在一枚琥珀蚕里装满宝丹和药实,很阔绰的丢给宿凝霜。

  那模样就像打赏小二的土豪劣绅。

  宿凝霜气呼呼的要打他。

  孔方圆见她样子可爱,捏了捏她的脸,而后眼神往下一扫,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宿凝霜飞起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她怕自己忍不住打死这个贱货。

  胸平怎么了?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宿凝霜昂头挺胸,扭着胖屁股带着她的小队走了。

  绿顶天的油水被孔二愣子榨干了,还有近百手下活着,他们这些人不是对手,所以他们要去寻找新目标。

  孔方圆四处游荡了一会儿,注意到系统变成:

  业火:5,003.6

  爆发:11(10+1)牛

  母壤:零阶(+)

  造化师:玄徒80%

  也就是说母壤可以升级了。

  这自然是好事,就是不知道升级后,会有什么好处?

  他选择升级后,系统减少了5000业火值。

  只见破亭子上出现了一个醒目的火苗,迅速化作冲天火焰,而后席卷了整个母壤。

  孔方圆则被推到白银门户外面。

  两枚琥珀蚕,还有数个七彩宝囊,数百条大腿,以及百把亿的资源,骤然间面临化成灰烬的危险。

  孔方圆一颗心就跟切成片,放在平底锅上拿油煎一样。

  当然,根据以往经验,这火焰是无形之火,成就大武徒的时候,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烧掉。

  十几秒钟后,孔方圆闪回白银门户后,看到琥珀蚕等都安然无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举目四顾,只见小破亭子不再歪歪扭扭,变得很结实,很牢固,亭子正中间出现一张大石桌,石桌后面有一把长椅,材质都是布满孔洞的陨石,看一眼就硌得慌。

  亭子旁边那半截的断柱子上显现一些浅浅的花纹,似乎是某种龙形。

  三株药实玄植依然如故,水果和饮品树大多都烧毁的只剩下一堆堆灰烬。

  剩下一棵大红袍茶树,一棵橘子树,一株提子树和一棵黑刺榴莲逃过一劫。

  这些都无所谓了,大不了再种呗,毕竟这里的土壤……

  孔方圆蹲在地上抓了一把干土,铅灰色的土壤从手指间散落,能清楚的感受到其中的生机和规则气韵。

  身为一名唐人,给他一块好地,他能创造出一个世界。

  若非身在龙目试,这么好的一块地大片荒着,实在有伤天和。

  孔方圆离开白银门户,在龙目峰周围游荡,打死了三个绿妖,收了他们的磁环和绿妖石,又回到龙目峰里。

  他有预感,那里还会给他带来惊喜。

  不愧是有外挂的男人,孔方圆除了长得一般般,预感是顶顶的好。

  绿顶天的属下死光光了,剩下他一个人眼看着就要被一个女子一剑刺死。

  在绿顶天一生最得意的时候,又一次把他打入了地狱。

  这有什么仇,有什么怨?

  孔方圆的脑子里演绎出现一幕幕大戏,有始乱终弃版的,有杀人父母版本的,有毁人姻缘版本的,有害人兄长版本的,有夺宝灭门版……

  当看到那女子的脸后,他就不知么想了。

  那女子一点不绿,一看就知道不是绿幽部的人。

  看着不过十七八岁,肌肤胜雪,容色绝丽,眉心一粒黄豆大的碧玺,若落入人间的彩虹,给她平添了些仙气。

  就像她的剑法一样灵动、大气,锋锐无匹。

  很明显,就凭绿顶天这渣渣,还没本事跟这谪落人间的仙子有联系。

  “你的血徽呢?我瞅瞅……”孔方圆救下绿顶天后,跟那女子斗了两招,随口问道。

  业火:+5.4

  孔方圆接到六成的业火值,愣了一下,才想起血徽是妖族女子的第四点。

  他就意识到自己放肆了,他的话放在唐国,就像见到一个陌生人后,说我要欣赏你的mm.

  那女子的剑法似乎是灵阶武法,还到了小成境界,不仅弥补九武徒和大武徒之间的差距,还比孔方圆有所超越。

  她一听孔方圆的话,登时气的俏脸通红,美目一瞪,没出两招孔方圆的肩膀就挨了一剑。

  这是孔方圆习武以来,第一次受伤,他没有惊恐发怒,只想解释解释。

  可耍流氓的事都不好解释,往往越解释越乱。

  何况,孔方圆在手忙脚乱的迎战,也没心思去解释。

  他身为大武徒,爆发强,耐力高,速度、防御、反应等都比那女子强。

  那女子的剑法速度很快,飘逸中带着凌厉,但她毕竟只是九星武徒,自身各方面不如孔方圆,尤其是耐力。

  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孔方圆慢慢找到了节奏,尽力发挥大武徒和八极拳的优势,不久之后颓势尽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缴了那女子的械,给她种下了禁制,顺便从她身上摸出一枚杏核大小的海螺。

  海螺呈白色,上布满芥子大小的金黄色斑纹。

  真阶储物秘宝,芥子贝。

  这一枚芥子贝里面大概有两千立方米,刚好一个标准游泳池。

  一枚芥子贝的价值相当于数百个琥珀蚕,或者上亿圭玄晶,或者几千亿元。

  这枚芥子贝里的资源非常多,光玄晶比绿菁田三兄妹加起来还多很多。

  令人失望的是,孔方圆在里面没有发现玄鉴,和其它玄种的秘录。

  在这座岛上,比绿顶天兄妹三个加起来还富,长相只比黄紫橙差一分,又要弄死绿顶天,她是谁显而易见——

  晶明画,晶灵国前任国主的女儿,现任国主的侄女。

  孔方圆种禁制的时候,手不经意间在晶明画的肚脐眼周围碰了下,没有感觉到血徽的存在。

  这是因为每个女妖的血徽位置不一样。

  孔方圆回想绿菁田的绿幽葵花的样子,似乎不具备成为隐私的特性。

  不过,想想古代女人的脚是隐私,相反朝x女子喜欢穿露乳装也就释然了。

  隐私这事往往比较主观。

  晶明画不是绿幽部的人,属于团结对象,他自然不能像对绿菁田一向对待她,非得看看她的血徽。

  绿顶天被修理的非常凄惨,等吃了元露果恢复过来后,孔方圆已经彻底把握了战斗节奏。

  他非常有眼色,没敢逃走,而是收集尸体上的磁环和资源,而后装在一个琥珀蚕里献给孔方圆。

  孔方圆扫了一眼琥珀蚕里的资源,这个琥珀蚕只有20立方米空间,他有点瞧不上眼。

  孔方圆收起琥珀蚕,踹了绿顶天一脚,让他滚蛋,连榴莲都没给吃。

  如此优秀的运输大队长,活的比死的好。

  业火:+8.1.

  绿顶天没有躲闪,肩膀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脚,跌滚出去,只觉得半边身子都失去了知觉。

  他爬起来,朝着孔方圆恭敬的鞠了一躬,走了。

  他挺直脊梁,走的不快不慢。

  他赢了,却也败了。

  他赢了绿破天,却接连栽了两次。

  上一次孔方圆或许还顾忌他的两百手下,这一次是彻底掌握了他的生死。

  此刻,他背对着孔方圆,还走远了,可他一点敌意不敢露出。

  最可恨的是晶明画,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了下属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庆功酒中又下了什么药。

  要不是大家喝酒的时候,他正拉着一个女俘虏行不可言之事,躲过了一劫,否则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接连两次重击,绿顶天明悟了,他只适合苟着做低调的玄龟,不适合开屏做张扬的孔雀。

  再想想,他梦寐以求的女妖,居然成了一个人的俘虏,成了一个人的所有物。

  那个人会怎么对她,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她为什么不自杀,为什么不去死。

  可见水性杨花是她的本性。

  所有水性杨花的女人都该活活烧死。

  孔方圆没把绿顶天放在心上,他抬起手,手臂很自然的落在晶明画的肩膀上,揽住她。

  她的身上有一股清雅的兰花香,比绿菁田身上的葵花香迷人万分。

  那香味飘进鼻孔里,就像漫步在兰花烂漫的空谷。

  孔方圆笑笑,说道:“晶明画呀,从现在起,你就是属于我了,服不服?”

  晶明画憋屈的点了点头。

  孔方圆凑到她的耳边,笑眯眯的道:“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晶明画眨眨明媚的大眼睛,不得不又点了点头。妖族的规矩,谁不知道,犯得着接二连三的提醒她吗?

  业火:+5.4。

  孔方圆松开她,上下打量一番,道:“比如,我现在就想在你的身上写满‘圆’字。”

  晶明画目瞪口呆。

  你觊觎我的美貌,垂涎我的身体,想以胜利者的姿态睡我,让我伺候你,我还能理解。

  好端端的放着纸不用,偏偏要在她的身上写圆字,这……

  她已经十八岁了,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女孩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好吧,其实她也没见过。

  可她聪明啊,一转念她就明白,写圆字是怎么回事了。

  不得不说,这个人好骚啊。

  她连忙摇头拒绝,道:“你……你就是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就是对我五雷轰顶,我……我也不会做这么下贱的事情。”

  业火:+5.4

  孔方圆听这话感觉怪怪的,但是没怎么在意,哈哈一笑,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刚烈,有贞操观的大美人,比某些寡廉鲜耻的妖艳贱货强多了。如果你能吃掉这块美味无比的榴莲,我会忍不住赞美你的。”

  晶明画明知参加龙目试是绿长发想害她,但是她一听说爹爹还活着,为了知道唯一的亲人在哪里,她什么也顾不得。

  绿长发那个恶贼,当着她的面,杀死了母亲和弟弟,她恨不能将他抽皮扒骨。

  绿幽部在地球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地球人对绿幽部的恨,一点不比她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晶明画准备了一些物资准备给地球人当见面礼。

  很可惜,地球人大多是六七星武徒,面对以九星武徒为主的绿妖实在太弱,拉拢他们纯粹是自找麻烦。

  就在她要放弃时,一群虾米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过江龙,还是一位极为罕见的大武徒,连她自己都被俘虏,眼看着就要失身了。

  她嚼着臭烘烘的榴莲,心里可谓是百味杂陈。

  pS:储物秘宝:

  七彩宝囊:七彩血鳄的皮炼制而成的七彩宝囊,里面有脸盆大小的储物空间。

  琥珀蚕:透明琥珀蚕,中心有一条阳橙色的线,如流动的火线,约为半个房间大。

  芥子贝,海贝上面有金黄色的芥子状的斑纹,水潭大小。真阶。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