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陷阱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转眼间,已经是9月16日了。

  那一日,高宏义死里逃生,成了唯二的幸存者。

  他在战斗时受重伤昏迷,醒来时,正好看到孔方圆一脚踹在主子绿顶天的身上。

  而他的主子低眉顺眼站起来,屁都没放一个,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龙目峰底很黑很大,高宏义拼着老命从死尸堆里爬出来,躲到黑暗里。

  没多久,一大群地球人来了。

  他们看到数千绿妖的尸体,就像发现一座巨大的宝藏,陷入了集体狂欢中。

  很多受重伤没死透的绿妖,在这时一个个都成了人族的刀下亡魂。

  高宏义虎口余生,凭着高超的绿化手艺,轻易的从多情的绿女身上拿到了元露果,慢慢治好了身上的重伤。

  此时,他搂着一个绿女和一伙绿妖吃着烤鹿肉,喝着新鲜鹿血,好不自在。

  龙目岛上没有魔兽,却生活着大量野兽,肉质鲜美,人奴简单的烧烤一下,吃起来就齿颊留香。

  野兽没有灵智,不能修行。

  魔兽则有点灵智,凭着本能修炼,没有传承,没有文明。

  妖族跟魔兽和野兽的差别,就像人族跟大猩猩和海里的单细胞生物一样。

  人族不会认为自己跟大猩猩、单细胞生物是同类,妖族自然也不会认为自己和魔兽、野兽是同类。

  野兽、魔兽和妖族是完全不同的种族。

  高宏义身为绿妖吃鹿肉喝鹿血,自然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

  参加龙目试的十万绿妖,来自绿幽部的三千多部落,他们习惯以部落为单位,几十个到上百人一起行动。

  敌对部落的武者从来都是各自首要猎杀目标,等把敌人全部杀死或者变成奴隶后,才会腾出手来收拾人族。

  总的来说,绿妖内斗不止,一盘散沙。

  但是,按照绿幽部的古老传统,矛盾不大的部落喜欢在夜晚,聚集在一起过夜,以抵御黑暗中潜藏的未知危险。

  有部落的绿妖拿出了美酒,大家一起分享,一起调笑,其乐融融。

  虽然妖族善斗,但在夜晚,这样平和的场面不在少数。

  可是最近十多天,像这样几十个部落四五百人,每个人都带着两三个奴隶聚在一起,心平气和的相处,实在难得。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大家内斗愈演愈烈,而人族的九星的武徒越来越多。

  以前部落间积蓄的矛盾,总在某个时刻突然被挑破,生性好斗的绿妖们打生打死,直到一方死亡或者变成奴隶。

  血一旦开始流了,只会越流越多。

  在不停的厮杀中,绿妖越死越多,仇恨越结越大。

  前两年的龙目试,绿妖最多死伤三分之一,可这一次时间才过半,死伤估计突破四分之一了。

  高宏义想到连襟王由申也惨死了,不由的琢磨起来,那绿化还继续做不做?怎么做?

  真是个大问题啊。

  他不禁有些黯然,一口把碗里的酒喝完了。

  这时,忽然听见旁边有个大胖子低声说:“你们听说了么,绿胡天,就是首领的那个大侄子,拉着咱们的第一美女强女干不遂,打了一顿……”

  见大家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大胖子指着空酒碗,有意卖了个关子,等酒碗添满,他喝了一口,才在大家的催促下,继续道:“那绿胡天一不小心居然把人给打死了,尸身没来得及处理……据说呢,那尸身就在龙目峰里的一个山洞了。”

  大家一听失望了,龙目峰数万丈高,里里外外,山洞无数,上哪儿找去。

  有个瘦子质疑道:“第一美女不就是绿菁田么,跟那绿胡天是亲堂兄妹,这怎么可能?”

  那胖子不屑一笑,道:“就是亲堂兄妹才可信……”

  听到这里,高宏义听到另一边人在议论他的主子绿顶天,扭头望去。

  只见一只黑豹,人立而起,吃着肉,说:“我听说,首领的嫡子绿顶天其实是那鳌不群的儿子,他……”

  一个壮汉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道:“你当首领是傻子,会把别的儿子养大。”

  那黑豹摆摆爪子:“是不是傻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些年,那绿顶天碰过的女人,没有一个能活着,你们就不奇怪么?是他太厉害,有特殊爱好,还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倾向于后者。”

  鳌不群所属部落的血脉特征,在绿幽部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那壮汉愣了一下,恍然大悟:“你是说,他长了一根驴……”

  高宏义口中的酒差喷出去,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明明是绿破天为了让绿顶天绝后,才杀死那些女人的。

  只见那黑豹点点头,接着道:“所以,被一直盯着他的大哥绿破天发现了,然后……他就用死间残忍的杀死了亲大哥。”

  这时有一只大乌鸦,开口道:“你们的消息落伍了,我听说不只二公子,连大公子,三小姐都是私生子,只有四公子是亲生的,首领让他们参加龙目试,就是想把他们全部除掉,再栽赃到人族身上,把首领的位置留个自己亲生的四公子。”

  有人反对道:“你胡说把,首领性格霸道,一向一言九鼎,要是他发现了,指定要血流成河才肯罢休,怎么会这么简简单单的了事。”

  那乌鸦道:“那二公子的父亲是鳌不群,控制着八百部落捏着部族的钱袋子;大公子的父亲是绿长山,是八星武灵,手下的七百部落,有一大批高手;三小姐的父亲估计也有来头。如今首领重伤未愈,你道他能怎么办,不过呢……首领对国主有拥立大功,国主派了高手相助,准备灭了逆贼……”

  这时,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秃头,突然出手,捏住了乌鸦的脖子,骂道:“死鸟,你说谁是逆贼!你该死!”

  “放手他,不然我弄死你……”

  “你找死!”

  刚平静不久,一场混战就此点燃了。

  高宏义叹息,这些谣言真真假假的,又是讳莫如深的大人物的私密,令旁人无从解释,引起混乱是无可避免。

  他对此也是司空见惯,一口闷完碗里的鹿血,拉着一边的不知是谁的老婆,找了个地方搞绿化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高宏义就被一阵呼救声惊醒了。

  “救我,救救我,求你们……”

  那声音不甚响亮,却是婉转悠远,哀怨凄凉,一听之下忍不住的伤心。

  高宏义和众妖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地球人扛着一个绿女,咧嘴朝他们一笑跑了。

  那绿女是绿幽部美女榜上排名第四的米灵山,呼救声正是从她的口中发出的。

  “人奴,该死!”

  众妖大怒,纷纷起身,有的拔刀砍死了身边伺候的人族奴隶,提着血刀追上去。

  就这样,这群绿妖不论男女,全朝那个人追杀过去。

  昨晚,很多部落死绝了或者变成奴隶了,很多部落走了,又有很多人来了,这群绿妖依然有五百左右,兼有近千奴隶。

  高宏义一时义愤,也在其中。他越追脚步越来越慢,吊在群妖的后面。

  他见过更嚣张的地球人,所以远没有其他绿妖那么愤怒。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人族一向以保存实力为主,都是被迫应战,从未这么见过赤裸裸挑衅的。

  他隐隐有点不安,所以缀在后头,一旦情况不对,随时准备开溜。

  群妖群情激昂,紧追着不放。

  大约两刻钟后,到了一个山谷里。

  山谷的谷口很窄,里面倒很宽畅,两边的斜坡上都是巨大的怪石。

  远处有十来个高高壮壮的人族,下身穿着个裤头,上身赤裸着。

  一个大火堆上烤着一排动物的大腿,看那样子分明都是兽形妖族的。

  旁边还有十几个人形的绿妖女子,她们衣衫凌乱,面容憔悴,看样子被强了不下几十次。

  尤其是米灵山,这个绿幽部第四美女最为凄惨,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不忍直视。

  众绿妖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这个画面他们常见,都是绿妖欺压人族,像眼前这样主次颠倒,他们还是头一次见——人奴胆敢吃绿妖,玩绿妖,高贵的绿妖变成了受害者。

  这冲击实在有点大。

  “杀!”

  一头黑豹大喝一声冲杀过去,其他绿妖不甘其后,冲杀进山谷。

  高宏义一把拖住身边的绿女就跑。

  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他们一伙人中,居然连一个飞行的兽形妖族都没有,这不正常。

  好吧,其实这也算正常,兽形妖族在妖族中约占三分之一,能飞行的比例更少。

  高宏义跑了一段距离,突然听到轰隆声,回头一看那山谷中,巨石翻滚,尘土飞扬。

  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一个女子站在山谷口,狙杀冲出山谷的妖族。

  高宏义腿肚子一抖,慌不择路的逃跑。

  这一次,连身边的绿女都没顾上。

  孔方圆看着正和群妖拼命的同伴,露出慈祥、欣慰的笑容。

  这些唐国少年在修行时,在战场上,一个比一个拼命,可是人族资源短缺,他们大多数只是六、七星武徒。

  而参加龙目试的妖族比他们小,实力却都是八、九星武徒。

  不管是群殴还是单挑,拼着命都弥补不了实力上的巨大差异。

  现在不一样了,有孔方圆不惜血本的提供九色春元果,这些唐国的少年差不多都成了九星武徒。

  他们一个个刚直暴烈,慷慨悲歌,面对修行象阶武法的绿妖,丝毫不落下风。

  绿妖们久战不下,伤亡惨重,有的开始逃跑。

  这个山谷像个口袋,只有一个出入口。孔方圆带着晶明画守在山谷口。

  再强的绿妖碰上他,都是一拳了事。

  战斗结束后,一统计有一千五百多个磁环,八件元阶秘宝,数千枚回元丹和元露丹,数百枚回元果和元露果,和三千圭的玄晶。

  没有琥珀蚕,也没有春元果的材料,孔方圆可是做过大买卖的人,这点小打小闹,实在是看不上眼了。

  尽管业火值增加了三千多,可一想到在地球搞业火的凄凉日子,他知道回到地球,很难有如此大把大把收割业火的日子了。

  何况,绿妖们已经警觉了,绿定光、绿麻飞、冰凌星、绿雾水、绿雾凇等高手带着各自的部落,开始反杀设局的唐国少年。

  随着越来越多的坏消息传来,孔方圆和同伴不得不暂时罢手,避避风头。

  不过,孔方圆这些天,收集了不少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正好做个大买卖。

  在此之前,他需要找个人,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一起谋划一番。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