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墨龙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冰凌月站在山边,山风舞动着她墨绿色的长发。

  今晚月色真美。

  她慢慢松开紧握的拳头,掌心是一枚被汗水浸湿了的琥珀蚕,皎洁的月光下,显得非常迷人。

  她从琥珀蚕里摸出一块榴莲,三两口吃的一干二净。

  她回头看了一眼隐藏在山林中的人族驻地,转身融入了黑暗中。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半个时辰后,她见到了同族,望着三个人头上的绿幽灵晶石,她没有回归的喜悦和热情,只有无尽的冰寒。

  虽然她被亲妹妹出卖变成奴隶只有不到半个月,她却感觉到有一辈子那么漫长。

  她无法忘记自己遭受的各种***,她无法忘记昔日的同族像看一件玩具一样看待自己,玩弄自己。

  不对,他们早已不把自己当同族了。

  在他们的眼中,她是连条野狗都不如的奴隶。

  言笑晏晏间,冰凌月骤然出刀。

  刀锋从柔软的脖颈划过,殷红的鲜血成了自然馈赠的雨露。

  冰凌月沐浴在鲜血中,一步未停,再次融入黑暗。

  今夜,冰凌月浴血重生。

  三日后。

  冰凌月的刀架在冰凌星的脖子上。

  她面色平静,无视了亲妹妹的哀求。

  刀锋一转,捅进了她的心口。

  留个全尸足以告慰十五年的姐妹之情。

  冰凌星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一个月前,九星武徒的她对姐姐说,龙目试危险要姐姐陪。

  七星武师冰凌月二话不说就来了,丝毫不顾在这龙目岛上,七星武师和九星武徒没区别。

  她敢出卖姐姐,就是笃定了,哪怕姐姐逃脱了,回来了,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可为什么会这样?

  她实在无法相信,那个软弱多情的姐姐,会变得如此强硬冷漠。

  高宏义不是第一次见到冰凌月了。

  这位美人榜上排名第三的美人,以温柔如水著称,他不喜欢这等软绵绵的女子,当时只觉得惊艳,没有别的感觉。

  他万万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冰凌月会变得像一把来自雪域的冰刀,瑰丽迷人,却又锋芒逼人。

  哪怕远远的看一眼就沦陷了。

  这段时间,到处在疯传首领借助国主实力,要把鳌不群一派和绿长山一派的部落赶尽灭绝的消息,越传越真,言之凿凿,有些人都信了。

  以致鳌不群一派和首领一派的矛盾越来越大。

  冰凌月的部落属于鳌不群一派,她自然被归属到鳌不群一方。

  有首领一派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求冰凌月从了他,否则让她们部落上下死无全尸。

  冰凌月美目一瞪,抬手就是一刀,那人没来得及反应,就身首异处,死于非命。

  就是这一刀,引发了首领一派和鳌不群一派部落的混战。

  可首领一派的部落太强,鳌不群一派就和绿长山一派结盟,以二打一,无数绿妖被卷进这个直到龙目试结束才谢幕的混战。

  但是,仇恨还在蔓延,甚至影响了绿幽部的未来。

  高宏义先属于鳌不群一派,然后才是绿顶天的狗腿子。可他一点自觉都没有,喝酒吃肉有他,一碰见打架,甩开腿就跑。

  他参加龙目试,是追随主子干掉绿破天一伙人,目的早已实现。

  他又对龙目试的奖品没有奢望。

  从某种意义上讲,高宏义成了这场龙目试的旁观者,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局势非常的不对劲。

  按道理,他该蛰伏起来,静待时机。可是绿女多情,四处混乱,恰是搞绿化的大好时机。

  高宏义怎么能忍心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他日以继夜的忙个不停。

  每当脑袋放空的时候,都有一个问题从脑海深处冒出来——王由申的绿化还搞不搞?怎么搞?

  至今没有答案。

  至于他的主子绿顶天,自从那日死里逃生之后,就没有再听过现身的消息。

  或许死了吧。

  绿顶天当然没有死,他找了个隐秘的所在,像玄龟一样缩在壳里,躲在角落里苟起来,默默等待龙目试结束。

  他从失败中吸取经验——像玄龟一样苟着才是他的制胜之道。

  他躲着,并不意味着对外面的消息一无所知。

  起初,他非常的慌,可听说父亲要灭了表叔鳌不群和八叔绿长山,他反而淡定了。

  这压根不可能。

  表叔和八叔,一个是父亲的胳膊,一个是父亲的大腿。

  一个人同时砍断自己的胳膊和大腿,与抹脖子自杀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父亲的首领宝座是造反抢了二伯的,如今六叔,十四叔活得好好的,还都是七星武灵。

  父亲敢自断臂膀,他们不造反才怪。

  再者父亲生性阴沉,霸道,善于隐忍,善于演戏,但是相当刻薄,绝不是那种能给别人养孩子的人。

  若他、大哥、三妹不是亲生的,以父亲的性子,只怕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

  何况妖族种族多,通婚无数年,身上突然显现出一点特别的地方,实属平常。

  至于他的母亲和表叔间所谓的爱情,或许更多的是一种羁绊和利用。

  父亲若是连自己的内院都掌控不了,又如何能掌管绿幽部六亿多人口。

  想通了这一点,绿顶天只觉神念通达,浑身前所未有的舒坦。如此,他更不能现身参合外面的事情。

  他只需要好好的苟着,平平安安的回去,当绿幽部的世子就成了。

  父亲给他派任务了吗?

  他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人,也没有人回答。

  说明没有。

  当然,若是有机会,他会烧死晶明画,因为他最恨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就这样,到了9月22号,也就是龙目试的第二十二日上午,绿顶天得到一个消息——龙目峰内的大石柱上发现了墨龙的尸体。

  无数年来,有关墨龙的传说,一直在绿幽部里流传,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龙活跃于洪荒时期,是圣灵,是比妖更高贵的生命,与龙沾边的宝物都是价值连城,有市无价。

  一截龙骨、一滴龙血或者龙涎足够让武徒、武师受益无穷,更不要说一具墨龙的尸体了。

  绿顶天很小心。

  他化了个妆,很低调的混入绿妖里。

  他看到了数块巨大的鳞片,虽然已经石化严重,神性流逝殆尽,可是淡淡的龙威和血脉压制,还能清晰的感觉到。

  或许正是这种压制,让岛外的魔兽不敢进来,岛上土生土长的兽类又难以进化。

  绿顶天心里有底了。

  他很谨慎,不打算进入龙目峰里。

  岛上的绿妖像潮水一样,浩浩荡荡的朝龙目峰里汇聚,他跟着进去,不过是大海里多了一滴水,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他能想象出绿妖们为了抢先登上石柱,会进行何等残酷的战斗。

  到最后,能登上那上千丈高的石柱的,只怕没几个。

  在石柱底下,在龙目峰外,还有不少守株待兔,妄图坐享渔利的。

  对了,还有那帮穷鬼地球人族,尤其是那个人。

  总之,他在这些人面前,就是个渣渣,简直不堪一击。

  可是谁让他会投胎,有个好爹胜过一切努力。

  他只需要找个视线好点的地方,继续苟着当玄龟,看清都是谁抢走了好东西,龙目试结束后,打个小报告,所有东西最终都会落到他的碗里。

  正所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要不要我去杀了他?”晶明画问身边的宿凝霜。

  为了观察绿妖的动向,随时调整计划,她和宿凝霜很早就在这里了,位置又是精心选择的,绿顶天的一举一动都落在眼里。

  以二人的聪慧,自然看得出绿顶天在打什么鬼主意。

  宿凝霜瞥了她一眼,说道:“不用,他活着好处更大,你要是杀了他,看孔二愣子怎么收拾你。”

  她可知道这小侍女跟绿长发一家是死敌。

  晶明画噗嗤一声笑了。

  孔二愣子!

  这匪号真是别具一格,独树一帜。

  有好几个人就是这么叫的,当着孔方圆的面,她可不敢笑,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笑一笑了。

  想想他那样一个不正经,又狠辣无情的家伙,居然叫孔二愣子。

  真有一种反差萌。

  宿凝霜见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非常的无语。

  孔二愣子有什么好笑的。

  他的另一个匪号那才叫好笑。

  让你听了还不得笑死。

  得了,他也没让我弄死你。

  我就不告诉你了。

  一转念,她又想起了孔方圆要干的事,心头的阴霾怎么也驱赶不走。

  只希望苍天庇佑,他能平安归来。

  与此同时,百舸流、于至善、月尔雅等人带着大量的人手,在离龙目峰较远的地方,大肆的剿杀落单绿妖。

  于是,不管为了墨龙尸体,还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越来越多的绿妖随着人群往龙目峰下汇聚。

  其他国家的地球人,看到绿妖往龙目峰走,都躲得远远的,聪明点一起合作诛杀落单绿妖。

  其实,绿妖中也不乏聪明人,可面对狂热同族,没有一个具备力挽狂澜的实力和能力。除了约束自己的部族远离龙目峰,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数以万计的同族踏上不归路。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