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发神经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孔方圆轻轻睁开眼睛,发现自个儿躺在白银门户后的水潭边,身上没有一点点伤痕。

  如果不是有一千多万的业火值,好端端的躺在系统账户里,他还以为之前发生的是黄粱一梦。

  一只胖胖的猫咪正用黑豆似的眼睛盯着他,脑袋亲昵的碰碰他的额头。

  他抬手在猫咪身上轻轻撸了两下。

  那手感,怎么说呢,肉肉的,比摸硅胶还爽。

  给这只猫起个名字,叫什么好呢?白玉堂、道哥、八戒、玻璃、白鹤、榴莲、棒子……

  嗯,就叫水滴吧。

  既是纯天然形态,又是最迷人形状。

  “喵呜……”那猫咪叫了一声,算是应下了。

  他记得自个儿快要翘辫子的时候,被水滴给一口吞了,是怎么进入白银门户的?

  现在,他身上光溜溜的,身无寸缕,还黏糊糊的。估计不是被水滴吐出来的,就是拉出来的。

  若真是拉出来的,他和水滴的关系显得比较微妙了。

  回想当年,佛祖被孔雀活吞了,在孔雀肚子走了一遭,最后给孔雀封了个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

  照此推理,他就得给妈妈认个猫妹妹,给孔不器认个猫当小老婆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孔方圆恨不能把水滴也给吞了,或吐或拉,负负得正,大家彻底扯平。

  不过,他是个正经人,他能健健康康的活着,水滴吞他是救了他,是他的恩人,万万不会忘恩负义。

  否则,孔师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说起做人,他真的很失败。

  都十七岁了居然还是个处男,居然还没儿子。想当年,我大清的康麻子十三岁的时候,第一个儿子就出生了。

  孔方圆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算是看明白了,这次回去,说什么也要把根留住。

  没有儿子,就没有孙子,没有孙子,何来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连坟头的荒草都没有人量,那是何等的凄凉?

  话又说回来了,找一个胖屁股的女人,心甘情愿的生一个大胖小子,是个值得好好研究的大课题。

  要不然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光棍!

  不过,转念想到黄紫橙那个渣男,孔方圆心里就严重的不平衡了。

  那渣男从小学开始,像狗熊掰苞子一样,掰一个扔一个。

  偏偏那些女生眼里就没别人,一个个飞蛾扑火似的往上冲。

  孔方圆一个大活人站在黄紫橙身边,愣是成了透明人,没一个漂亮女生注意到他。

  说到底,还是颜值要高,长得要帅。

  孔方圆摸出镜子,把自个儿从上到下打量一番。

  他这一次,死里逃生,个子窜高了一截,身上的旧伤疤全部消失,小麦色的皮肤变滑嫩有光泽,也算有点“姿色”了。

  他就不信那些漂亮的女生,还会把他当透明人,还会一个个在他面前矜持的要命,在黄紫橙面前要多开放,就有多开放。

  好吧,一想起黄紫橙那张脸,那要命的颜值,孔方圆先是咬牙切齿,而后还是泄气了。

  连他一个男人都受不了的颜值,更不要说女人了。

  长相如他,要把根留住,可真难啊。

  除了相貌变化,他的收获非常的大,召出系统数据版面——

  业火:16,111,521

  母壤:元阶

  爆发:16(9+7)牛

  造化师:玄徒90%

  业火值除了“本大仙”提供的一千五百多万,还增加了近三十万,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放了个烟花,就搞死了三万多绿妖。

  绿幽部才六亿绿妖,照这样放两万次烟花,整个修行世界就清净了。

  最令他振奋的是,一次大难不死,竟让爆发数生生增加了6牛。

  如果说在爆发数9牛到10牛,就是站在一座高峰的山脚;那么爆发数15牛到16牛,就是站在深不见底底的深渊下,凝望一座冲天巨峰的峰巅。

  这1牛的提升是一次羽化成蝶式的蜕变,如果成功,大武徒就会蜕变成传奇武徒。

  在仙域,大多数成仙做祖的至尊,曾以传奇武徒开启传奇人生。

  在天域,传奇武徒就像人群中的爱因斯坦,每次出现都是各大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

  连能让大武徒有微小的几率,蜕变成传奇武徒的龙源果,都成了是修行界排名第一的元阶玄实,其价值和珍贵程度媲美太初奇珍,一旦出现都会引起一方血雨腥风。

  在凡域,无数岁月以来,无数生灵中从未诞生过传奇武徒。他们只知道大武徒前程似锦,却连传奇武徒听说都没听说过。

  孔方圆身为凡域众生中一员,对传奇武徒自然一无所知。

  他只知道自己是16(9+7)牛,超过黄紫橙的13(9+4)牛整整3牛。

  他绝对可以把那淫贼吊起来打了。

  颜值不如你,就用实力吊打。

  只有轻浮的女人才注重男人的颜值,真正有魅力的女人喜欢的是有内涵,有力量的男人。

  依稀之间,孔方圆看到仙姿神韵的女子抱着一个胖娃娃,迎面蹒跚走来。

  孔方圆高兴的一拍大腿,兴致勃勃的从白银门户离开了。

  “咳咳咳……”

  孔方圆大声咳嗽。

  他刚一出现就吸了一肚皮的烟尘。

  此时,火山喷发已经结束,还有大量的未知烟尘,跟摩托车的尾气一样,突突的往出喷涌。

  大量的烟气裹着孔方圆喷到高空中,万丈高空的冷气一吹,烟尘快速散开,他迷糊的脑子也清醒了。

  孔方圆看清自己的处境。

  惊得哇哇的乱叫。

  龙目峰高达万丈,他从一万多丈就是近四万米的高空摔下去,指定会摔成渣,拼都拼不起来,还怎么生儿子。

  孔方圆哭了。

  他死了一回,还想着要开拓新天地,没到会是这样。

  就好比崇祯挂在煤山的歪脖子树上后,魂穿到2000年了活了一辈子,再回来要叫日月换新天,却还在歪脖子树上挂着。

  这是多么的惨烈而又无解啊!

  孔方圆的心情和朱由检一样凄凉。

  业火:+9.6.

  还不如之前直接死了拉倒!

  突然,孔方圆感到下坠之势大大减缓。

  原来,孔方圆离开太匆忙,既没有衣服穿,也没有水清洗身体上残留的粘液。

  当他在空中张开身体的时候,那些粘液形成了薄如蝉翼的膜。

  那膜虽然很薄,却很有耐力,大大的减弱了下降的趋势。

  啊……

  孔方圆在空中大叫。

  他身上不着寸缕,可谓是赤条条无牵挂的在高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

  然后,孔方圆发下不对劲了,他的正面朝下,落地时一不小心,磕着碰着擦着了,孩子就成梦幻泡影了。

  他慢慢的调整着,翻了个身。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真的好羞耻。

  还好龙目岛上的神秘力量拉扯着,不至于飘荡到墨玉湖上。

  孔方圆平安落地时,大爆炸过去已经六个小时了。

  他远远的看到宿凝霜正被十多个绿妖围攻,那些绿妖虽然都受伤了,但都是九星武徒。

  绿妖出手狠毒,不顾生死,看样子拼死也要杀人。

  孔师的人你们也敢动。

  这还得了!

  孔方圆像蛮牛一样冲过去,一拳一个,一脚一个,一力破万法。

  凡是中招的绿妖像被全速行驶的大卡车撞到一样,吐着血横飞出砸到地上,滑行上很长一段距离才气绝身亡。

  业火:+9,+9,+9,+9,+9,+9,+9,+9。

  孔方圆打死了八个后,宿凝霜压力大减,很快就把剩下的的四个料理了。

  孔方圆走到宿凝霜什么,人生第一次没先看她的胸,而是盯着她百年难遇的胖屁股,开口说道:“霜霜,给我生个孩子吧,咱们一起把根留住。”

  虽然孔方圆长高了,声音似乎变了,全身是黑乎乎的烟尘,就跟刷了一层黑漆似的,但是他化成灰宿凝霜都认识。

  他活着,真好!

  可他说的那叫什么话,宿凝霜愣了一下,才明白话中的意思。

  这家伙又要做什么妖。

  宿凝霜翻了个白眼,不搭理他。

  你就光屁股迎风嘚瑟吧。

  她转身收集绿妖尸体上的磁环。

  孔方圆不高兴了,这什么态度,抱怨道:“大家都这么熟了,这么点小忙都不肯帮,我算是看错你了,哼!”

  宿凝霜满脸黑线,这家伙发起神经来,真是让人头疼啊。

  也不看看龙目岛是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在这里发神经真的合适么。

  这个时候,只有孔叔叔劈头盖脸的给他一顿毒打,才足够让他清醒。

  三个月前,她也做过一次。

  有一天上午,邻桌的唐飞燕穿了一条超短裤,白嫩嫩的大长腿连她都看着眼热。

  这家伙眼睛发直,神不守舍。

  当天下午,她就换了一条超短裙,这家伙一见彻底痴了。

  生物老师问他,DNA和RNA的区别。

  他回答的很干脆:“是……是霜霜的大长腿。”

  生物老师当成笑话告诉化学老师后,化学老师问他,影响化学平衡的条件?

  他说:“有……霜霜的大白腿。”

  她打电话添油加醋的向孔叔叔大小报告,孔叔叔只说了一个字:打!

  晚饭时分,她把拉他到学校的小树林,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削,他才清醒过来了。

  现在,她有心要削这家伙,奈何已经无力回天,搞不好直接被他拉着生孩子。

  宿凝霜没辙了,只好跟他讲道理。

  刚要开口,却看到他眼神习惯性的落在她的胸前,叹了口气,说道:“这么平,哪儿来的奶水,孩子生下来吃什么?”

  宿凝霜大怒,说道:“那个混账娃娃说胸平就没奶水!”

  业火:+5.4.

  胸本来就平,没奶水岂不是和男的没区别。

  这是对她身为女性的侮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飞起一脚踹在孔方圆的光溜溜的黑屁股上。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