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赌一把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孔方圆挨了宿凝霜一脚,啥事没有,而白无声却被天衍一巴掌抽的,鲜血和着牙齿乱飞。

  绿长发又怕又恼火。天衍这个混不吝,说打脸就打脸,一点反应的时间都不给。

  白无声是为了他出头,他不得不有所表示。

  绿长发不敢直接触天衍的霉头,只能间接的往伤口上撒盐。

  他反复肯定的说,岛上的爆炸是绿妖的勇士干的。白无声立马会意,添油加醋的跟着捧哏。

  两个人说的有理有据,言之凿凿,非常的令人信服。

  银流部的长老银鉴,和锦鳞部的首领金瓷儿听得直点头。

  金瓶儿看着天衍的脸色越来越黑,神情越来越焦灼,决定在他忍耐不住要暴起杀人的时候拦一把。

  好在,天衍没有失去理智,只是嘲讽的说道:“你们别逗我行不行,就你们绿幽部的那帮废物,不是琢磨着把同族变成自己的奴隶,就是杀杀兄长,就是把弟弟妹妹变成奴隶,像猪仔一样圈养起来。

  可要说玩炸弹炸么,呵呵……

  这么庞大,这么干脆利落的手笔,哪怕是这墨玉湖的水干,乾坤倒转,也没有一个绿妖能做的出来,呵呵……”

  绿长发听得绿脸发黑,这混不吝在拐弯抹角的骂他。

  这反而让他越发肯定天衍是心里没底。

  何况,地球人的实力太弱,十万人中九星武徒屈指可数,纵然有点小心思,但是没有实力,也只能徒呼奈何。

  绿长发冷笑一声,反唇相讥。

  俩人越吵越凶,眼看着天衍眼中凶光毕露,耐不住要暴起伤人了。

  绿长发趁机道:“既然你对人族这么有信心,咱们打个赌如何。”

  天衍:“呵呵……”

  金瓷儿和银鉴、白无声在一旁起哄。

  天衍却只是呵呵的冷笑,死活不肯接受。

  最终,他实在受不了刺激,迫不得已接了,还不出赌注,怎么刺激都没用了。

  只是一个劲的翻来覆去的声称,地球穷的都揭不开锅了,他更是个穷光蛋,要啥没啥,连一枚元露丹都没有。

  绿长发满肚子的算计,面对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混不吝,相当的无奈。

  他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若是赢了,我奉上一枚火灵丹,你若是输了,把元狩市移交给我绿幽部。”

  火灵丹是灵阶丹药,能够削弱武灵火劫的威力,提升武灵晋升武宗的成功几率。

  地球有上万武灵,上百个九星武灵,增加一个武宗对唐国和地球都有好处。

  可元狩市是人族在墨玉星上建设的最大,最好的一座城市。

  不仅有地球实力最强的武道大学——元狩道院和一大批科研单位,还有大量开垦的良田和医院。

  近几个月来,人们发现女子在墨玉星受孕,生活,产下的婴儿资质普遍比在地球出生的高。

  可以说,元狩市是唐国的根基和未来。

  绿幽部的武宗比人族多了十五位,还都是老牌强者,人族的武宗起的是震慑的作用,再添一位还是打不过,作用相当有限。

  天衍想到这里,呵呵冷笑,像看白痴一样撇撇嘴,斜睨着绿长发。

  若非地球的品阶低,以人族的文明程度,绿幽部根本不值一提。

  和人族相比,绿幽部的绿妖就是一帮未开化的蛮族,以掠夺为生,创造和生产能力非常低下。

  若不是墨玉星是象阶星球,地域广阔,自然资源和环境恢复速度比较快,换成地球这样的,早被折腾成废星了。

  像元狩市所在的龙舌半岛原本遍布品质最优的墨玉铜矿,自上千年前就采光后,那里就成了无人问津的废弃矿坑。

  如果不是看到唐国人建设的好,堂堂绿幽部的首领怎么会惦记一座不到五万平方公里的半岛。

  绿长发对元狩市确实非常的眼馋。

  他能不眼馋么,连晶灵国的首星碧玺星,都远远没有元狩市建设的好。

  绿长发也知道元狩市对唐国的重要性,见天衍不同意,也没有坚持,决定换个赌注。

  若是天衍赢了,绿长发支付武灵提升修为的灵秋丹、疗伤用的灵露丹,和武师渡劫的风象丹各四枚。

  若是绿长发赢了,天衍去绿幽部守城门两个月。

  事实上,绿长发纯粹是想把天衍调到绿幽部,等晶灵国国主接到晶明画的死讯,要发难的时候,好趁机杀了天衍,万无一失的绝了后患。

  天衍觉得赌注太低,一番争吵后,把宝丹换成宝实,增加了两枚风象丹,他才非常不甘的接受了。

  鼠牙部的长老白无声也趁机加入赌局,赌注跟绿长发一样。

  白无声不知道绿长发要准备坑人族,只想等天衍到了鼠牙部,要找机会狠狠的羞辱他两个月。

  另外,介于爆炸引发了火山喷发,声势太大,当事者说不定死了,所以,哪一方比往此死得多,就算哪一方就输。

  整个赌局由金瓷儿和银鉴作保,绿长发和白无声很干脆的各把11枚丹药和宝实交到他们俩手中。

  之后,四人一言不发,默默等待结果。

  没人愿意去龙目岛上一探究竟,那小岛上限制实力的天然磁阵可不是闹着玩的。

  任你是武师、武灵还是武宗,一靠近顷刻巨龙变虾米,若是被一个九星武徒趁机给狂揍一顿,或者干脆弄死了。

  那将是何等的卧槽!

  找谁讲理去。

  天衍曾是大武徒,他倒是有心上岛,可绿长发和白无声说什么也不答应。

  开什么玩笑。

  岛上的绿妖中没有大武徒,又各自为战,一盘散沙。

  让天衍上岛无异于纵虎归山。

  天衍是出了名的奸诈,他会把人族团结到一起,以绝对的实力横推过去,把绿妖们赶尽杀绝。

  孔方圆就是这么干的。

  唐国活着的一万两千多名同伴,服了九色春元果后,全部成了九星武徒。

  孔方圆、宿凝霜、百舸流、于至善等人带领他们,又团结了南洲、北洲、西洲活着的约两万多人横扫龙目岛。

  一发现绿妖就一拥而上,毫无怜悯的将他们杀死,连他们尸体都不放弃,尤其是兽形的绿妖,简直寸骨不留。

  一簇簇业火就像找到家的旅人,纷纷投入孔方圆的怀里。

  羽月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比赛的最后一天,9月30日。

  在孔方圆、宿凝霜、百舸流、于至善等人的带领下,地球少年们已经把龙目岛横扫了一大半。

  按照比赛规则,在这一天,参赛者必须带着所得磁环,进入二十个休整区中的一个,经统计后成绩方才有效。

  休整区内禁止打斗,一旦进去就不能重返赛场。

  所以,只要进入休整区就平安了,也与龙目试的争斗就不相干了。

  前两年,无论是地球一方,还是绿妖一方,这一日的死亡武者数占总死亡数近一半。

  这注定是血腥的一日。

  在休整区外,像蜜蜂一样的玉影虫成群结队的飞来飞去。

  玉影虫是玉影花的伴生虫子,能把看到的听到的,传给数十里上百里外的玉影花,在花丛上方由花粉形成立体影像。

  虽说花粉形成的人缩小了数倍,但那影像如此的清晰,连人脸上的毛孔都能看清。

  按前两年的惯例,从9月29日起,绿妖们会在休整区外集结,慢慢的围住休整区。

  他们就像恶狼一样,埋伏在羊圈外,等待羔羊们往口里送。

  可是今年,到了9月30日上午十点,休整区外还看不到几个绿妖。

  绿长发感觉不妙了。

  银鉴比较乐观,劝他往好的方面想,也许是爆炸炸死的人太多,所以没必要在搞那么一出。

  “呵呵……”天衍听到后,眯眼冷笑。

  绿长发发誓,面前这张脸上的表情,绝对是世界上最欠揍的。

  现在,他只要一听到那喉咙里冒出干巴巴的“呵呵”声,就浑身发毛,如同整个人落到老鼠窝里。

  他又不能开口制止。

  要是他敢提,天衍那个无耻之徒,就能拼着嗓子冒烟,也会一秒不停的“呵呵”。

  与这样的贱人滚刀肉为敌,不弄死他,你就休想安生。

  等到中午的时分,大量的人族突然出现各个休整区外。

  他们把失去战斗力的同伴送进休整区后,守在休整区外,虎视眈眈等敌人送上门。

  这些人合起来怎么说也有两万多,身上几乎没有多少伤。

  “不可能……”绿长发阴沉着脸,坚决不信。

  人族活着的多了,此消彼长,绿妖活着的就少了。

  他的脸本来是绿的,一阴沉直接变成黑的了,再一张嘴说话,亮出洁白的牙齿,让人不由的想起南洲的黑人,倒是比他原先看着顺眼。

  “不仅有可能,还大有可能!事实还会鞭打你,让你清醒!”天衍继续眯起眼睛冷笑,“呵呵……”

  到了下午时分,休整区外的人越来越多,有三万多人,其中唐国人占了近乎三分之一。

  这些人警惕的盯着四周,但凡绿妖靠近,就一拥而上就地消灭。

  天衍这下不“呵呵”冷笑了,改成“嘿嘿”荡笑了。

  不久之后,一个休整区外突然涌来超过六千绿妖。

  绿长发的一个狗腿子异常振奋,哈哈大笑,他认为往年的把戏绿妖玩腻了,所以这次改变了策略。

  反正绿妖每年参加龙目试就是图个爽。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