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卖榴莲喽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我……”

  绿长发眼前一黑,又喷了一口血。

  因为危急关头孔方圆忽然抬起手抓住了两只箭。

  那手法相当写意,就像一只色彩绚烂的蝴蝶轻轻落在桃花上。

  要知道那两支箭上的力量绝不少于13牛,孔方圆如此轻描淡写的抓住,说明他定指是爆发14牛的大武徒,比去年的黄紫橙强还要一点。

  未来的成就还在天衍和黄紫橙之上。

  据说天域一些大势力常在凡域各处搜罗资质优异的少年,要是把此人带走了,那以后……

  绿长发想想都心里发毛。

  一个天衍带来的压力就让他欲仙欲死,再来一个更强的,这日子还怎么过?

  绿长发暗暗下定决心,这个大武徒必须死,还必须越快越好。

  孔不器打小就教导孔方圆,做人别太满,凡事留三分。

  所以,孔方圆习惯性的展现了七成左右的实力。

  即便猝不及防之下,也只暴露了八成多的实力,尽管如此,还是引发了绿长发的杀心。

  由此可见,人太优秀是件不幸的事情。

  “还给你们!”

  孔方圆站在灰鹰背上,睥睨群妖,猛地用力一甩,两支箭若流星划过长空,飞向绿雾凇姐妹。

  在生死一瞬,绿雾凇和绿雾水不约而同的做出一个,只怕连她们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动作——

  徒手抓箭。

  箭是抓住了,却是在射穿了她们的心脏后。

  为什么我们不行?

  俩人带着愤怒和不甘,就此死去,再无半点声息。

  业火:+9,+9.

  绿雾凇姐妹交好的绿妖,可知道她们的箭是何等快,携带着何等力量,电光石火之间,像孔方圆那般轻描淡写的抓住,又需要何等的反应、力量和自信。

  如此强大的离谱的大武徒。

  谁敢争锋?

  他们有心相争,奈何无力回天。

  正好卖点榴莲尝尝,“又臭又香”是何等滋味。

  只是榴莲的价格有点小贵,就像那大武徒所说,“你拿什么跟我买榴莲,不是看我要什么,而是看你有什么。”

  于是,绿妖们一个个身着寸缕,拿着一小块榴莲,走向休整区。

  高宏义闻着着屎臭屎臭的榴莲味,那是相当的知足。

  失去奴隶,失去秘宝,失去衣服,甚至被洗劫一空都不打紧。

  同行的三千护卫只有他一人活着,没有变成奴隶,没有断了胳膊,他怎么能不知足?

  正所谓,知足者常乐。

  高宏义一高兴脑子活了,突然有所领悟,脑海中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王由申已经死了,就给保留最后的体面和尊严吧,他的绿化谁爱搞谁搞,反正他不搞了。

  高宏义的主子绿顶天本来也很知足。

  可人心易变。

  他绿顶天是绿长发的儿子,生来就是与众不同,孔方圆是不是应该额外做点什么?比如,踹他一脚。

  或者额外说点什么?比如,羞辱他一番。

  然而,没有刁难,没有多看他一眼,榴莲的大小都跟普通绿妖没两样。

  绿顶天走进休整区时,感觉皮囊内空荡荡,似乎没有灵魂了。

  直到他瞥见晶明画,一边眉开眼笑的喂孔方圆吃榴莲,一边时不时的偷吃一口,他才感觉灵魂归位了。

  她绝不是他的女神。

  他的女神晶明画不通人情世故,不食人间烟火,怎么会吃跟屎一样恶臭的东西?

  绿顶天想着想着,嘴里的榴莲味同嚼蜡,难以下咽。

  绿顶天恨他的母亲,恨她偷情,更恨她从不回避自己。

  自打懂事以来,绿顶天一日三惊,从没有一天安生过。

  他恨世间所有水性杨花的绿女。

  等他成了绿幽部的主人,他要给这些女人套上层层枷锁,让她们视贞操超过生命,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为圭臬。

  若是不幸被俘,她们第一时间当自尽守节。

  像晶明画这等苟且偷生,自甘堕落,不知廉耻为何物的贱妇,就该绑在火刑架上活活烧死。

  她多活一秒都是罪过。

  绿顶天斜眼看着孔方圆和晶明画卿卿我我,又是嫉妒又是愤怒。

  金瓷儿没有绿长发那么愤怒。

  她们锦鳞部全是美女,她的审美也飘在云端。

  孔方圆的资质是上乘,年龄小人也新鲜,但是他长得朴实无华,魅力不足,用来生孩子会坏了锦鳞部的美名。

  只能给天衍和黄紫橙当当替补,聊胜于无。

  一个当替补的怎么够格让晶灵国的公主小心翼翼的伺候?

  当然,如果孔方圆是爆发15牛的顶级大武徒,那么再朴实无华的容貌也掩盖不住他的无穷魅力。

  到那时候,孔方圆就是这天上地下最适合生孩子的人。

  但是就差了1牛。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金瓷儿瞧不上孔方圆,扭头眼光火辣辣的盯着天衍。

  她想再要一个孩子。

  天衍对她眨眨眼,两个人携手堂而皇之的走了。

  今年的龙目试,地球大胜,唐国大胜。

  天衍觉得自个儿不浪一浪,都对不起这次胜利。

  孔方圆的大名他听说过。

  参赛的唐国两万五千武徒中九星武徒不足百人,他想没印象也不可能啊。

  何况孔方圆还是孔不器的儿子。

  孔不器跟他是理工大学的校友,他读博士时,孔不器读本科。

  那个狗东西长得朴实无华,却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他一见钟情的小师妹,还没来得及表白,就被这狗东西叼走了,刚一毕业就登记结婚,没几个月连娃都生下来。

  他只能望洋兴叹。

  所有人知道他是大武徒,大武师,可据他所知,孔不器的资质不比他差。

  只不过那个狗东西肚子里坏水泛滥,喜欢遮遮掩掩,想留着底牌出其不意的害人。

  据说,孔不器在训练营逢人就说他家孩子不成器,别看是九星武徒,根本就是个花架子,实力跟弱鸡似的,完全不值一提。

  训练营的营长并不知道这是孔不器的真心话,还当做笑话说给天衍听。

  天衍对此嗤之以鼻孔,却也没当回事。

  龙目试是二十万武者的战场,即便是大武徒最多取个好名次,能影响身边几个人就算不错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孔方圆会玩的这么大。

  无论是龙目岛上惊天一爆,还是一万多九星武徒的出现,要说与孔方圆没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再者,以孔不器的臭德行,若是爆发是14牛,他绝对会藏着掖着,不会全部展示出来。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孔方圆八成是爆发15牛的顶级大武徒。

  或许有人说虎父犬子,儿子不像父亲的情况多了去了,说不定孔方圆是个跋扈爱张扬的。

  呵呵。

  这话绝对是骗鬼呢。

  能让从小在夹缝中求存的晶灵国公主,跟个小丫环似的言笑晏晏的伺候,孔方圆绝对遗传了孔不器的一肚子花花肠子。

  最无耻的是对投降了的绿妖,要洗劫你就直接洗劫。偏偏要打着公平交易幌子,用一小块榴莲换走人家的全部身家,连个蛋兜啥的都要搜检。

  绿妖稍有迟疑便直接一拳打死。

  硬要说孔方圆没遗传孔不器肚子里的坏水,谁信呢?

  如此不世奇才凭什么是孔不器的儿子?

  怎么也要拜他当干爹才成。

  可惜他女儿才十岁,又可爱又乖巧,不然嫁过去祸害他们一家。

  胸口的郁闷之气又不能不发泄,天衍琢磨着回去找个借口揍孔不器一顿了事。

  就在天衍和金瓷儿携手共赴巫山,欣赏云起雨落的声音传来之时,绿长发的心态彻底崩了,喷了一口血昏迷过去。

  接替绿长发的是绿幽部长老绿长万。

  白无声,银鉴和绿长万的脸色都不好看,年少时的女神在跟别人生孩子,他们却没有立场阻止,也不能失了风度拂袖而去,只能忍着。

  天衍是孔方圆的爱豆,若是让他知道天衍这么贱,只怕会……

  越发的崇拜。

  “敢耍我,找死!”

  正在卖榴莲的孔方圆骤然出手,一拳把眼前的寒霜箭打了个半死。

  他解救的奴隶中只有冰凌月和寒霜箭活下来了。

  冰凌月是一个非常出众的细作,关键时刻能传递消息,向孔方圆表达忠诚,还能抓住时机提升自己的地位。

  绿顶天能顺利在人族的追捕下,逃进生天,平安进入休整区,都是她在谋划和守卫。

  此时,冰凌月已经是绿顶天的心腹。

  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奸细该做的事情。

  可这个寒霜箭倒好,众目睽睽之下,居然附到他的耳边,请求给她留几个奴隶。

  前两年龙目试的奖品不丰厚,大多数绿妖是冲着抢奴隶来的。

  抓到九个九星武徒当奴隶才是大部分绿妖在龙目试最大的收获。

  这一次,凡是把唐国人变成奴隶的绿妖,一旦被孔方圆碰上,二话不说直接打个半死,再扒光倒吊在悬崖边上。

  若是孔方圆用消奴印化解成功,则把那个绿妖交给同伴处理,若是失败绿妖则被挂起来风干。

  消息传开后,绿妖碰上唐国人能杀死的当场杀死,绝不留下当奴隶。

  但是对同族的奴隶的需求越发旺盛。

  本来一个九星武徒的绿妖最多能收九个绿妖,经百舸流提议,孔方圆在晶明画的协助下反复试验,发现奴隶也能收奴隶。

  不过,需要奴隶服用一种野生菌类,而且能收的奴隶数目会递减。

  孔方圆把消息传递给冰凌月,特别点出一个有大量野生菌类生长的山谷。

  孔方圆带着人远远的看着绿妖们涌入山谷,看着绿妖打生打死,等他们的血快流干时,再冲过去收缴磁环,物资和业火。

  寒霜箭同样收到他传递的消息,这个绿幽部第六美女的第一反应却是冲进山谷采野菌。

  她收了九个九星武徒的奴隶,九个奴隶各收了六个九星武徒的奴隶,五十四个奴隶的奴隶又各收了三个九星武徒的奴隶。

  合在一起她共收了二百二十九个奴隶。

  算上她自己,共两百三十个九星武徒,已经是一股不小的势力。

  孔方圆对她相当的不满,早就动了杀心。寒霜箭似乎也觉察到了,很聪明的躲的远远的。

  可她实在迫切需要这些奴隶,需要他们杀了从小***自己的二嫂。

  她不想把奴隶交给人族杀了取磁环,才冒险凑到孔方圆身边,猪油蒙了心的提要求。

  孔方圆不趁机除了她,更待何时!

  一拳撂倒寒霜箭后,把她扒光倒吊在一个树杈上。

  业火:+5.4.

  她的两百二十九个奴隶全部杀死取磁环,取绿妖石,兽形的有大用。

  排队卖榴莲的绿妖看到这一幕无不悚然。

  在绿妖的眼中,奴隶属于低级物种,死了两百多奴隶,没人会往心上去。

  令他们悚然的是孔方圆对寒霜箭的态度,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妖,就因为在你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你就把她打了半死,还扒光吊起来,这还有天理吗?

  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

  百舸流在一旁竖起了大拇指。

  他要的就是这份霸道,妖族畏惧强者,你越霸道他们臣服之心越强。

  虽然寒霜箭死定了,但是此时她还没死,就不会让绿妖惊恐,更不会让他们觉得是地球人在找茬杀人。

  也就不会产生拼死反抗的想法,只会约束自己的行为。

  不多时,五颗大榴莲卖光时,绿妖已经全部进入休整区。

  恰在此时,寒霜箭醒了,她张了张嘴,一个字没说出就咽气了。

  业火:+9.

  孔方圆盯着她的尸体,心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冰凌月潜伏在绿顶天身边搞事真的可行吗?

  孔方圆把自己交易的磁环和物资交给宿凝霜、百舸流、月尔雅等人处理,就在休整区内靠着晶明画睡着了。

  这一个月里,他一会儿没日没夜的培育玄种,一会儿组织人手横扫绿妖,可把他给累坏了,这会儿大功告成,精神一松懈,困意排山倒海般袭来。

  天衍和金瓷儿返回时,在玉影花上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绿长发首领呢,咋不见了,莫不是呕血呕死了吧,简直太好了。”天衍大笑两声,对着绿幽部的长老道:“你是绿长发的十三弟绿长万吧,我代表地球由衷的恭喜你成为绿幽部的新首领,恭喜恭喜!”

  “贱人,你别胡说!我,我……”绿长万慌忙大骂一句。谁不知道他的四哥性情阴沉多疑,天衍这么一说,四哥保不准怀疑他要造反。

  他也知道天衍是个混不吝,又担心自己口气过硬,被天衍找个由头无端揍一顿。

  “你,你很好!”天衍没有发怒,很热情的拍拍他的肩膀。

  本次龙目试的比赛结果统计结束了,天衍不关心名次上是谁,只关心是不是人族。

  他对照着名次慢悠悠的把奖品一件一件的收入自己的琥珀蚕,收一件大笑三声。

  从第一名开始到第一千名全是人族,天衍用了近一个小才清点到第八十名。

  绿长万匆匆走了,他必须抢先告诉四哥,他没有丝毫谋反篡位的心思,是天衍那个贱人在挑拨离间。

  白无声是第二个走的,照天衍这个贱样,收赌注的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气他,抢先扭头气哼哼的走了。

  银鉴觉得自己没必要留下了,他把白无声的赌注交给金瓷儿就走了。他实在受不了了,天衍和金瓷儿眉来眼去,浓郁的腐臭味直逼地球出产的鲱鱼罐头。

  观众离场,天衍失去表演的欲望。

  虽然今年的龙目试大获全胜,但是绿长发已经动了灭绝地球的心思,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艰难。

  尤其是,绿长发对孔方圆动了杀心,近期势必有动作。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