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家人(上)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孔方圆揉着朦胧的睡眼,拉开车窗望去,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招牌,他已经回到地球了。

  车正行驶在玉京市的街道上。

  抬头望去,还能看到远处巍峨的昆仑山。

  孔方圆打着哈欠,手往怀里一探,摸出一枚琥珀蚕,扫了一眼,转而揣到兜里。

  十多分钟后,车遇到红灯停下了,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帅大叔,拉开车门上来了。

  太常寺少司命,天衍。

  他是所有唐国少年乃至全球少年心中的偶像。

  倒不是因为他最强,而是因为他是从08年地球升级后开始修行,是新生的象征。

  他如今已是九星武灵,是唐国为数不多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一。

  自13年绿幽部入侵地球以来,天衍杀敌无数,战功赫赫。

  孔方圆望着骤然出现在眼前的爱豆,微微有些失神。

  当然,他身为天选的穿越男一枚,不会像某些小女生见到那谁谁一样,分分钟钟的发疯。

  他只是非常热情的拉起天衍的手,摸了又摸。

  他感觉这位人形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他是同样的体温,也是血肉之躯,而且皮肤保养的极好。

  白嫩,光华,细腻,有光泽。

  天衍同样有些失神。

  我一个和国家元首平级,拍绿长发跟拍苍蝇似的大人物,你一个小小的大武徒竟敢……

  摸我。

  这个狗东西比他爹孔不器更讨厌。

  天衍轻轻一甩手,孔方圆被甩到座位另一边。

  孔方圆哈哈一笑,若无其事的挪过来,从琥珀蚕里取出十来个七彩宝囊一一摆在座位上。

  天衍认真看了孔方圆几眼,他一点没想错,这狗东西跟他亲爹一样都是大才。

  龙目试后,他问了好多人,问起爆炸的事,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说,是火山喷发引起的。

  你们这是睁眼说瞎话。

  明明是先有爆炸,后有火山喷发的。

  问起九星武徒的事,都表示是用缴获的九色春元果晋升的。

  你们是真傻还是我傻?

  九色春元果何等稀有,只怕晶灵国国主都一下子拿不出供你们这么多人晋升九色春元果。

  更别说一帮绿妖了,你们缴获谁去?

  好吧,你们总该知道孔方圆是谁吧。

  呵呵,纷纷说认识,但这个人不好相处,只喜欢和漂亮女生凑在一起,一点都不熟。

  其他人这么说倒了罢了,连长得最好看,和孔方圆青梅竹马的宿凝霜也这么说,就是糊弄人了。

  天衍算是看出来了,少数知道内情的人不说,大多数不知道内情的,也不胡乱猜测,只说自己看到的。

  天衍心累。

  我是谁,我是什么人,你们有必要这么戒备吗?

  有必要吗?!

  小小年纪行事滴水不漏,天衍再次确信孔方圆和孔不器是一脉相承的狗东西。

  天衍曾是爆发15牛的大武徒,他对顶级大武徒非常的熟悉,然而,孔方圆给他的感觉却更加神奇。

  他闻起来,孔方圆装傻充愣,一问三不知。

  天衍只好拿起一个七彩宝囊,想起孔方圆跟晶明画腻歪来,腻歪去的,心说:七彩宝囊中的东西或许会出乎他的预料。

  他可是从金瓷儿那里得到不少好东西。

  他打开七彩宝囊一看,里面居然全是九色春元果。

  对他来说,几百枚乃至上千枚九色春元果都不算什么,毕竟春元果再稀有珍贵也只对武徒有用,影响不了地球的大局。

  但是,源源不断的九色春元果背后……

  “你,你……”天衍手指在空中连点,一层薄膜出现,连司机都隔绝在外。

  你拿下晶明画,她身后势力要和人族合作,源源不断的提供九色春元果吗?

  “对,就是。”孔方圆笑眯眯的点头。

  对,就是我培育出的九色春元果。

  “好,你很好!”天衍拍手道。

  他原本觉得自己的想法极不靠谱,一个落魄的前朝公主真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不过,这不重要,只要有源源不断的九色春元果进入唐国就行。

  至于接下来,孔方圆是送人,还是售卖,他管不着。

  左右肉烂在锅里。

  孔方圆很享受天衍的称赞。

  作为地球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玄徒,什么样的赞誉放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孔方圆笑眯眯的在琥珀蚕上一抹,手中出现一本书,递给天衍。

  这是他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录下的绿幽部的元阶御奴印法秘籍。

  “这是真的?”天衍一看书名大惊失色,连忙翻阅起来。尽管秘籍需要一点一点的参悟和修炼,他也一点都不嫌弃。

  “我抢了绿菁田的武实,吃了后根据记忆写的,你说是不是真的?”孔方圆的声音带着魔鬼般的诱惑,“我还有消奴印法秘籍,想要么?”

  天衍点点头,口水快要留出来了,一点不顾及自己的身份。

  在妖族,御奴印法和消奴印法都是每个部族的核心机密,有各种各样的法子保证不会遗留在外。

  天衍想不出绿菁田为什么要把武实带出来,又是怎么带出来的?

  当然,各大部落的御奴印法和消奴印法是完全不相同的,连品阶都有差异,像绿幽部的御奴印法是元阶武法,消奴印法是象阶武法。

  天衍翻了翻御奴印法,内容非常的完整,这也是迄今为止,人族缴获的第一部完整武法,对唐国来说具有重大意义。

  “想要就好。”孔方圆盯着天衍,说道:“这两本秘籍和数千枚九色春元果,还有不少珍贵的资源,我都可以委托你上交国家,但是呢……我有一个不太过分的要求,甚至可以说微不足道的愿望。”

  “只要唐国有,我一定设法满足你。”天衍拍着胸脯说道。

  他思来想去,都猜不到这狗东西想要什么?

  孔方圆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一下,摸着眉梢,迟疑了一下,才以豁出去的语气说道:“我想要十个八个,肤白貌美腿长胸胖屁股大的美女,给我生一群大胖小子。

  你若是不答应,我就用这些物资,在全球悬赏,我就不信找不到,愿意给我生孩子的美女。”

  “哈哈……”天衍大笑三声,一拍大腿,“我当什么事情,咱们唐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美女,我答应了。”

  孔方圆开怀大笑,把一堆资源一推,天衍顺势全收起来,起身就要走。

  孔方圆连忙拉住他,搓着手说道:“能不能事先把她们的照片传给我,我先掌掌眼。”

  “当然没问题。”天衍道,下车后回头说道:“过两天,我派太常寺最漂亮的女子去你家公干,能不能让她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就看你的本事了。”

  孔方圆兴冲冲的点头。

  很快他觉得不对劲了,什么叫做“就看你的本事了”。

  听这意思还得我自己追?

  瘪犊子!

  从此孔师就是你的黑粉!

  孔师要是像黄紫橙一样有这方面的本事,犯得着花这么大的代价找你吗。

  你把资源还我!

  天衍呵呵冷笑,他是出名了的大貔貅,“吞万物而不泻”,到了他手中还想讨回去。

  做梦!

  孔方圆整个人都不好了,瘫在座位上,张了张嘴,想口吐芬芳,大骂一阵,最终一个字没说出来。

  因为他明白,现在是什么时代,什么年头。

  人可不是物品,任你实力再强,权力再大,也不能说送就送的。

  孔方圆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只好追问道:“这算是第一个,剩下的十个八个呢,什么时候到?”

  天衍笑嘻嘻的道:“甭着急,一个一个来。”说到这里拍拍胸脯,“你放心,我在心里记着呢,我办事,你放心。”

  孔方圆本想说,他没那么大的能耐,只想在十个八个中找一个就成,不需要一个一个来的。奈何豪言壮语放出去了,不好自己打自己的脸。

  天衍突然想起什么,笑着道:“你可别把晶明画忘了,人家说不定已经给你怀上大胖小子了。”

  天衍相当的眼馋,他的金瓷儿只是晶灵国前第一美女,比不得晶明画这个当下第一美女。

  “我没有,别瞎说,不存在的。”孔方圆慌忙摇头,接连三次否定,“我们是纯洁的兄妹关系,我培养她当咱们人族的盟友。你可别空口白牙的污蔑我。”

  孔方圆被天衍坑了一次,粉转黑,语气相当的不和善。

  天衍撇撇嘴,没在意他的语气。

  我信你个鬼!

  那晶明画是晶灵国第一美女,放到唐国也能排到第二,你这幅色眯眯的样子,嘴边的肉能放过才怪。

  当妹妹!

  我看你迟早去德国看骨科。

  天衍走后不久,孔方圆闭上眼睛,脑海中推演各种追女妙计,以便太常寺第一美女一上门就拿下,当晚就能生孩子。

  孔方圆没有带电话,离家不远的时候,车子的司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天衍让打来的。

  孔方圆的亲爹孔不器受了重伤住院了。

  孔不器前往墨玉市郊外一座古老的大型矿坑,寻找很久以前妖族奴隶遗留武法的时候,误入鬼怪巢穴,被鬼怪群袭击,身受重伤,昏迷了三日,到今天方才苏醒。

  野鬼、魈鬼、恶鬼、厉鬼都是武徒,孔不器吹口气都都能把他们灭了,数目多也不顶事,可怕的是魅鬼。

  当鬼怪的实力达到九星武徒后,化虚体为实体,成为煞鬼。

  煞鬼渡过针对肉体的水灾,会实现生命本质上的跃迁,成为武师,成为魅鬼。

  但是,煞鬼实体实在太过孱弱,水灾对它们来说,几近于灭顶之灾,真的是万死一生。

  可一旦渡过,从此海阔天空,从“它们”变成“他们”。

  魅鬼能独自生存,不畏惧阳光,还能生儿育女,有自己的族群和传承,是大千世界生灵中一员。

  魅鬼的神魂极强,但要想渡过针对神魂的风灾成为武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武徒是魅鬼的蒙昧期,寄生在鬼奴身上,由此沾染了无数因果,渡风灾又是万死一生。

  然而,历经千辛万苦成为武灵的鬼魅,比同品阶的人族强大很多,尤其擅长神魂攻击,能把武者的灵魂污染,或者撕成碎片,使武者变成活死人。

  孔不器遇上的是七星武灵的鬼魅,比他真实实力还强一星。

  幸亏孔不器曾是顶级大武师,又临阵突破成为七星武灵,搁在普通的八星,乃至九星武灵身上,只怕是在劫难逃。

  孔方圆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亲爹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浑身上下裹着厚厚的纱布,正在气息奄奄的和同事聊天。

  他一个劲的可惜石壁上的武法,只看到只言片语,就被鬼怪破坏。

  人族研究出的武法只是粗糙的元阶武法,弥补了一些和绿幽部武徒之间的差异,但是象阶以上武法连影子没有。

  绿妖武师、武灵常常以一挑多。

  这是人族最大的悲哀。

  孔不器看到孔方圆全须全尾的平安归来,顿时大喜过望,差点激动的晕过去。

  他的伤很重,但是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了,只要服用一颗灵露丹或者灵露果,就会快速好转。

  孔不器明面上是四星武灵,还是玉京保安局局长,分到了两枚灵露丹。

  可他嫌弃灵露丹的丹毒太多,影响武道前途。

  灵露果又太珍贵太稀有轮不到他。

  所以,孔不器只好休养,依靠良好身体素质慢慢恢复。

  送走同事之后,孔不器听着孔方圆洋洋得意的说着龙目试的经历,反而越来越生气。

  孔方圆走了之后,他们夫妻俩没睡过一个安生觉,没吃过一次饱饭,整日里恍恍惚惚,听见一点风吹草动就胆战心惊。

  这个小兔崽倒好,说的好像自个儿去度假似的。

  业火:+108.

  孔方圆一下子哑了,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要生气了。

  幸亏这会躺着呢,搁在平时直接一顿胖揍免不了。

  孔不器只有眼睛和嘴巴露在外面。

  他眼睛瞪的直直的,嘴巴费力的教训人。

  他老调重弹,认为孔方圆还没有成年,应该远离所有危险,呆在学校好好念书,考上一所好大学,普普通通的生活一辈子,不要妄想再去搏命。

  家里有他一个人豁出去拼命,就对得起这个国家了。

  孔方圆在龙目试上拼命,未尝不是想得到亲爹的认可。

  谁知知道自己取得的成绩和荣誉,他一点不放在心上,只会横挑鼻子竖挑眼。

  孔方圆见他那么虚弱,非常的心疼,本不想跟他吵的,可见他一个劲的讽刺,瞧不上自己,还勒令自己过两天就去读书,全力准备明年的高考。

  孔方圆终于忍不发火了。

  “我是这家中的一员,也是这个国家的一员,我有义务承担相应的责任,我也有自己的梦想去追逐。”

  孔不器眼睛瞪圆,断断续续的道:“你,你……只不过是读不进去书,又不服管束,只想去外面野,你有……见鬼的梦想!明天就给回学校读书去。”

  鬼才读不进去书,我获得的一堆奖状是捡的吗?

  孔方圆道:“只有失败的家长,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孩子身上,你真的很失败!”实在气急了,摔门而出。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