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花香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汪水绿在某个圈子里纵横数载,大名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中陌生的男男女女,在她的勾连下,醉生梦死,夜夜笙歌。

  孔方圆偶然见过她一次,那枚神阶源玉当时就在她的胸前若隐若现。

  对这样一个女人来说,她需要的一切,孔方圆现在都能给。

  家里照例只有宿凝霜一人,她守在孔方圆的房间,等他回来嘲笑他。

  十几年来,每次他被亲爹暴力镇压后,不管任何艰难险阻,暴风骤雨,都阻挡不了她往孔方圆的伤口上撒盐。

  然而,每次都以她被孔方圆打一顿那啥,她再向孔方圆的亲妈告黑状,孔方圆又被亲妈暴力制裁而告终。

  宿凝霜对这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招数乐此不疲,孔方圆非常的怀疑她有受虐倾向。

  现在,孔方圆意识到俩人都大了,捏脸,打那啥,显得轻浮,又有伤风化。

  当然,生孩子可以有。

  这一次,面对宿凝霜的嘲笑,孔方圆淡定的笑笑,说道:“锦鳞部你听说吗?就在绿幽部的隔壁,锦鳞部里全是女子,她们有一种生孩子的秘药。

  呶,就是这颗黑香瓜。

  你快尝尝,据说味道是极好的。

  这儿正好是我的卧室,你吃完直接往床上一躺,眼睛一闭,我发誓顶多十分钟,你还没什么感觉呢,就结束了,就怀上了。

  整个孕期九个多月,前三个月没啥感觉,以你九星武徒的体质,后面六个多月也不会有啥感觉。

  连大姨妈的罪都省的遭了。

  你说说这于己于人是多好的事,来嘛……”

  宿凝霜愣了一下,一句话没说,拉开门就跑。

  她感觉到了危险,不敢待下去了。

  她觉得这混账娃儿彻底魔怔。

  生孩子这个梗是过不去了。

  没得救了!

  凭什么你不到十分钟就了事,我却要用280天方能结束?

  我觉得每个月大姨妈定时造访挺好的。

  一点不遭罪!

  宿凝霜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小腹猛地绞痛,漂亮的小脸疼的都扭曲了。

  大姨妈来了!

  忍不住心想:或许可以考虑下孔二愣子的建议,体验一下没有大姨妈的日子。

  孔方圆给黄紫橙说的四个字和一句话不是戏言,那是他的真心话,他真打算那么做。

  他们都说15牛爆发是武徒的顶巅,接下来就该准备第一次灾劫——水劫。

  武徒渡过水灾洗去血肉中的红尘之气,成为武师,才算踏进了修行的门槛。

  武徒是幼儿园的小盆友,武师就是一名小学生。

  小学生和大学生都是学生,跟小盆友不是一种生物。

  但是,孔方圆的爆发是16牛,已然超越了顶级大武徒,没有可参照的先例,唯有一路勤学苦练的摸索下去。

  何况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爆发增加了七牛,相当于从一星武徒变成八星武徒,跨越了七层使得武道根基不稳。

  接下来的日子,孔方圆一边联系汪水绿,一边开始进入衡水高三模式。

  脑门上和脊背上就差刻上勤学苦练四个字了。

  孔方圆是个狼灭,比狼火高一等,比狠人高两等。

  他发起狠来不仅六亲不认,还近乎自虐。

  他缺席龙目试的庆祝大会倒也罢了,居然一连七天没上网,殊不知他这个龙目试的冠军已经火了。

  孔方圆是故意缺席龙目试总结大会的,因为其他人都参加了,他这个缺席的神秘冠军才能引出更多的话题。

  他器宇轩昂的风度,他卓尔不群的气质,他至忠至仁的品质,乃至他的身高都能上热搜。

  他孔方圆会进入越来越多的年青女子眼中,吸引十个八个肤白貌美腿长胸胖屁股大的美女要给他生孩子,一点都不成问题。

  孔方圆闭关一周,到第八天出关后,他打开电脑,看着某论坛里那数万评论,清一色的是要给他生猴子,心想:我手里生子秘药有的是,但受限于物种,生猴子做不到。

  除非你是雌猴。

  雌猴?

  孔方圆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打了个寒颤。

  饭后,孔方圆在小区里慢悠悠的散步。

  每当熟人忍不住赞美他时,他总是非常矜持的点点头,连说过誉了,他当不得。

  其实,他的心里的小人早乐开花了,恨不能说继续夸啊,你的言辞还不够犀利,要不要在网上查查再跟我说。

  羽月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五天过去了。

  孔方圆没有等到主动上门给他生孩子的美女,却是这一段时间销声匿迹的汪水绿找上门了。

  她的登门方式很别致,一看就知道心怀歹意。

  这天下午,孔方圆正在翻看声称要给他生猴子的女网友的个人主页,突然“嘭”的一声巨响,客厅窗户上大块玻璃碎了,落了一地的渣渣。

  一股淡淡的花香传进孔方圆的鼻孔。

  来着是个绝色丽人,她穿着淡绿色的裙子,露出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淡绿色裙子若一层淡淡的云烟,笼着若隐若现身躯。

  她的眼神,她的步态,她的一举一动,把女性身体的媚惑发挥的到极致,就像在你的耳边轻轻的吹气,轻声的呢喃,倾诉心中的爱恋和迷恋。

  让人一看到她就浮想联翩,似乎身体深处,似乎有一颗牙齿在疯长,骚痒难耐,似乎非得做点什么不可。

  这个女人就是一颗行走的媚毒丹。

  孔方圆第一次看到汪水绿时,她穿的是同款式的淡黄色衣裙。

  当然,什么“牙齿疯长”、“瘙痒难耐”都是他当初少不更事,现如今他可是拿晶灵国第一美女当丫鬟使过的大武徒。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眼里只有能给他生孩子的女人才有诱惑力。

  此等庸俗粉黛,怎能入得了他的眼。

  他瞬间洪世贤附体了,道:“你好骚啊!”

  汪水绿一滞。

  她受了伤,魅力减弱了?

  孔方圆自顾自的继续道:“你放着门不走,偏偏要砸玻璃,从窗户进,不像是个正常人的行径,莫不是你是小时候脑袋被门夹了留下了恐门症?”

  汪水绿呼吸不稳,脸上的微笑碎成了地上的玻璃渣。

  你面对我一个三星武师,不是应该问我是谁,为什么要闯进来?或者大声唾骂,呼救救命,威胁要杀了我也行。

  为什么会扯到玻璃上?

  再说了,你难道看不出我想杀人,我不跳窗,难不成要光明正大的敲门进来。

  咱们俩谁的脑子有问题岂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孔方圆才不管她在想什么,他的关注点在她胸前的吊坠上。

  银色的小蛇缠绕在水滴状的透明玉石上,玉石内部有红色的液体在流淌。

  神阶源玉。

  孔方圆眼睛一下子直了。

  他放下手机,站起来,很客气的道:“不知汪小姐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杀你呀!”汪水绿撩撩头发,风情万种的道。她的大名在哪放着呢,对孔方圆认出她一点不奇怪。

  “杀我干啥?”孔方圆倒了杯茶,示意对方坐下喝茶,“多大的事情都得先礼后兵不是?保不住你三言两语,我就自杀了,那得多省事。”

  汪水绿婷婷袅袅的向前走来,道:“那你得先告诉我,我说什么你才肯自杀?”

  孔方圆揉揉鼻子,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你可以这么看我。”

  汪水绿轻启丹唇,笑道:“那肯定有大好处。”

  “当然!”孔方圆也笑着道,话音未落,骤然出手,扔出两个镂空金属球。

  金色飞贼一样的金属球,左右夹击,连绵不断的毫针锁定汪水绿的全身。

  这金属球来自绿顶天,毫针上淬有剧毒,中毒者会化成腥臭的液体,比韦小宝的化尸水还厉害数倍。

  然而,孔方圆没有料到汪水绿身上的衣裙竟然是件秘宝,毫针射不穿,剧毒也腐蚀不了。

  汪水绿只需护着裸露的胳膊和头部就行。

  孔方圆见毫针耗光,一只金属球掉落在地上,瞅准时机,对着汪水绿当头就是一拳。

  汪水绿实战经验丰富,从容不迫的柳腰一扭,躲开了这强力一拳。

  嗖!

  地上的镂空金属球突然射出几根毫针。

  汪水绿猛然凌空跃起躲了过去。

  却见另一个金属球正在半空中等着她,大惊之下慌忙护住要害躲闪。

  这一次,她拼尽全力躲过了六根,却躲不过第七根。

  白嫩嫩的手臂中招了。

  她似乎认识毫针上剧毒。

  戒指上出现尖刺迅速沿着手臂一划,左胳膊顺着关节断了,掉到地上时化成了一滩脓水。

  汪水绿见断节处的血是鲜红的,暗暗松了一口气。

  “人奴,你敢惹恼我,你要你死无全尸!”汪水绿的胸腔塞满了无处安放的怒火。

  自从追随绿幽部的主子以来,死在废在她手里的人族武师已有上百人。

  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断了手臂,她就不完整了,她的美貌大打折扣。

  业火:+30.

  人奴?

  原来是绿妖安插在人族的奸细啊。

  难怪不好好的当自己的老鸨,好端端的要害孔师。

  好吧,孔方圆其实非常的想参加龙目试总结大会,他的发言稿足足写了一万字,琢磨着要好好露一次脸来着。

  可是天衍说绿长发对他动了杀心,要把他除之而后快。

  虽然绿长发死了,可是计划八成还会执行下去。

  他要求孔方圆好好的呆在家了,周围有太常寺的人在守株待兔。

  汪水绿一个人冲到孔方圆的家中,说明绿幽部这次动用了大批的绿奴。

  人数之多超过了太常寺的预料,才让汪水绿成了漏网之鱼。

  绿奴披着人皮,从不干人事。

  曾有绿奴说,若有机会投胎,宁愿做绿妖的牧羊犬拉出来的狗屎里的粪蛆,都不愿再做地球人的。

  汪水绿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原本就对地球人,尤其是唐国人抱有极强的敌意。

  绿妖入侵地球那会儿,她跟自家的黑人情人野营。

  绿妖突然出现,她的爱人被绿妖***,她被无所不用其极的蹂躏。

  没有一个地球人救她,没有一个唐国人救她,是她的主子一句话让她保住了性命。

  她发誓要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主子。

  主子要孔方圆死,他就不能活着,他就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为了冲到孔方圆面前,在外面挨了一掌,受伤不轻,甫一交手,又在孔方的手里吃了大亏,她非常的不甘心。

  孔方圆见状笑了。

  足足十成爆发的怒火,跟气的大了一个size的胸部,都看的出她多想弄死他。

  孔师就喜欢看你们这帮瘪犊子,明明恨孔师要死,偏偏拿孔师没辙的样子。

  他看到汪水绿居然想拿药止住断臂上的血,顿时不高兴了。

  你当孔师是空气!

  孔方圆冲过去,拳拳的目标都是汪水绿的左臂。

  趁你病要你命,是永恒的真理。

  汪水绿只好忍着剧痛,用玄力稍稍止血,把左臂藏在身后,单手迎敌。

  她毕竟是三星武师,即便受伤颇重,左臂流着血,和孔方圆交手的同时,右手还能挥舞着,接连扔出数十个飞刀。

  飞刀的目标不是孔方圆,而是墙壁,飞刀刺到墙上,升起烟柱。

  那飞刀只有刀尖部分是金属,其余是“香”,此时燃烧起来,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花香。

  这香味吸进体内,身体禁不住燥热。

  “咚!”

  汪水绿把腰间的香囊用长鞭扫到房间的阴暗处,从中飘出四只狐狸脸恶鬼。

  狐狸脸恶鬼身上带着如何都无法遮掩强烈的恶臭味,可那恶臭味像催化剂一样,让那花香的气味浓郁了几分。

  那四只狐狸脸恶鬼很聪明,它们刚一出来就急急躲起来不见踪迹。

  孔方圆想消灭它们都做不到,他只觉有一缕叫生殖本能的火焰在身体内诞生了,缓缓壮大。

  他大汗淋漓,战斗力折损了起码一成。

  这时,汪水绿手中多了根鞭子,长鞭像灵蛇在空中飞舞,带着些幻影抽来。

  孔方圆侧身一躲,一拳猛击过去,若猛虎出林。

  汪水绿的鞭法颇为灵动,速度很快,招式中虚多实少,根本不纠缠。

  随着时间的流逝,孔方圆体内的火焰越烧越旺,烧的他气喘吁吁,整个人处于非常的躁动和焦灼的状态。

  这时,他看到汪水绿白藕般的光洁的右手臂上,带着的一串墨黑色手链动了。

  起初,他以为那只是个手饰,却没想到是条黑蛇。

  蛇头是三角状,一动起来身上有血色环状花纹,颇为耀眼。

  这是一条剧毒蛇。

  见血封喉的那种。

  只见那黑蛇吞吐着猩红的信子,环绕着汪水绿的玉臂,徐徐钻进她的袖子里,又缓缓从锁骨附近探出头,绕着她的玉颈游动了两圈,最后一头扎进脖子下的裙子里。

  汪水绿甩着长鞭,口中发出奇怪的嘤嘤的声。

  如泣如诉。

  孔方圆感觉鼻尖的花香味越发浓郁。。

  身体内的火焰像淋了芝麻油似的,哗的一下,火光大盛,而后向体内四处乱窜。

  一时间,他的拳法有些混乱,攻击远不如之前犀利,战斗力再次折损一成。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