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没谱

我能升级地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孔方圆觉得这事是自己占了便宜,人家不找他麻烦就不错了,他总不能死皮赖脸的请人家对自个儿负责吧。

  他有心请青玉枝吃一个锦鳞部特产的黑香瓜,巩固一下劳动成果。

  好几次电话都拨出去了,临了临了又张不开口,没说话就挂断了。

  主要是俩人不熟悉,没有感情基础,这事又来的太突然,自己干的也不地道不光彩。

  倘若把人换成宿凝霜,他就不会这么被动,不会这么犹豫了。

  他磨磨蹭蹭了三天,到了第四天下定决心要去找青玉枝当面谈谈时,她竟然亲自登门了。

  孔方圆一看到她,神情躲闪,表情相当的不自然。

  他翻过刑法,三年起步的。

  “对不起!”孔方圆鞠躬道歉。

  青玉枝忙拦住他,道:“说到底是我没保护好你,应该是我对不起才是。”

  孔方圆茫然了。

  我强行把你睡了,你还跟我说对不起。

  “难道你采阳补阴,从我身上捞了大好处?”孔方圆脱口而出问道。

  除了这个,他想不出什么缘由,能让青玉枝这个受害者道歉。

  可是他感觉什么也没有失去呀。

  青玉枝道:“你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我今儿找你,主要是想代表太常寺……”

  孔方圆知道她要说什么。

  他相信太常寺的人,才以身为饵引绿奴上钩,而他们却没能护周全,置他于险地。

  若非这事是他准岳父主导,亲爹主管,自己似乎犯了法,否则以他无事还要搞三分的性子,岂能轻易干休。

  不过,他看青玉枝这态度,发觉事情貌似不对劲。

  孔方圆忍不住插口道:“我的意思是说,当日咱们俩有没有……咳!”

  语气带着些循循善诱,道:“有没有发生什么写进文里会被和谐的不可描述的事情?”

  “没有!”青玉枝淡淡的道:“我是五星武师。”

  孔方圆一听这话,半弯的脊梁挺直了。

  对啊,五星武师的爆发是40牛,他一个伤口刚愈合的16牛大武徒,能奈何?

  所以我只是做了场了无痕迹的梦?

  可那种梦他又不是没做过,怎么会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实?

  孔方圆越想越不确定,他盯着青玉枝的眼睛,想从中找到一丝的躲闪和不自然。

  青玉枝的个子很高,只约莫比他低一两厘米。

  孔方圆看她的时候是平视,对她眼神的一丝丝变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然而,孔方圆只看到长长的睫毛,秋水般纯净的美眸,没有丝毫的波动和闪烁。

  孔方圆依稀记得,当日就有这样一双漂亮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

  “没有就好!”孔方圆的视线不自然的移向别处。

  没有那三年起步的恶心事儿,孔师光明磊落的人设就没崩,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追求这个太常寺第一美女了,让她给自己生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孩子。

  每天早晨醒来,都有一双秋水般迷人的眼睛深情的望着他。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此。

  龙目试结束后,孔方圆闲暇之余,看了不少爱情剧,爱情小说和追爱宝典,多少有些收获。

  他本人一向能善言辞,青玉枝又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不到半天功夫,等俩人一起吃晚饭,分手告别的时候,孔方圆连人家姑娘的生理期都套出来了。

  孔方圆掐指一算,那一日正好在两个小日子的中间,是最佳受孕期。

  他望着青玉枝的倩影,心说:当日之事,我不好向他人追问,你说没有便没有了。

  可孩子,万一有了呢?

  孔方圆摇摇头,这就是身为处男的无奈。

  破没破连自己都没谱。

  乔峰也感觉自己挺没谱的,师尊让他给大宋的狗皇帝喂一枚元露果,救狗皇帝的狗命。

  他居然把人家给掳出来,还稀里糊涂的结拜了。

  他成了货真价实的“御弟哥哥”。

  那一夜,他潜入皇宫不久就发现了数位高手。

  幸亏师尊给的药实让他实力大增,否则以他从前的实力,刚进来就被察觉了。

  越往里高手的实力越强,八九成人是未曾在江湖上听说过的高手,剩下的一两成曾是威震一方的高手耆老。

  天下武功出少林,谁知高手在皇宫。

  最终,在乔峰正要进入皇帝的寝宫时被发现了。

  乔峰不是来刺杀的,也不是绑人的,他只是来给狗皇帝喂一颗“葡萄”救命的。

  他只要冲进去掰开狗皇帝的嘴,再把“葡萄”塞进去,迫使狗皇帝咽下去就成了。

  这个过程快一点的话,几个呼吸就好了。

  不承想那狗皇帝脸色枯黄,眼窝深陷,看起来行就将木,还处于深度昏迷,怎么摇都摇不醒。

  乔峰估摸着就是把元露果塞嘴里,他也没力气咽下去,还说不定会直接噎死驾崩。

  他把元露果轻轻一捏,带着药性的果汁,一滴不剩的顺着皇帝的咽喉流下去。

  “大胆贼子!还不住手!”一个紧追而至的死太监大声呵斥。

  凡是进入皇帝口中的东西,都有一定的试毒流程。

  这贼子如此做法,摆明了是要弑君。

  他是辽人还是西贼?

  乔峰见高手蜂拥而至,提起恢复了一点点的狗皇帝赵顼,破开屋顶,冲天而起,口中大喊:“鄙人乃陈传老祖门人文天祥。当今大宋皇帝有功于天下,有功于社稷,故文某恭请赵官家前往寒舍一叙,赠送其四十年阳寿。”

  乔峰大喊的同时,脚步丝毫未停,飞檐走壁,奔向宫城外。

  此时,皇宫内已经大乱,太监、侍卫、高手此呼彼应,可他们投鼠忌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峰跑路。

  皇帝陛下的身子骨那么弱,一不小心救驾不成,反而成弑君了。

  乔峰离皇城越来越远,身后的人越来越少。

  天快亮的时候,早已出了汴梁,可狗皇帝还没醒,若是醒了喂了元露果,把人一扔就可以一走了之了。

  乔峰再回头一看,身后居然还有三四十人不远不近的跟着,不由得起了争胜之心。

  比脚力他乔某还没怕过谁。

  他专拣人烟稀少的地方钻,快正午的时候赵官家醒了,身后的人甩干净了。

  “吃了!”乔峰把有些破碎的元露果递过去。

  赵官家恢复了不少,他常年身在深宫,缠绵病榻,难得见到这野外山林的景致。

  他听到乔峰的话,见那葡萄上带着若有似无的三色火焰,稍微犹豫了一下,接过来慢慢咀嚼。

  味道还真不错。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赵官家身上的病竟去了大半,不由客气的问道:“不知少侠是何方人士?”

  乔峰把在皇城中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是孔师让说的,不说也不行呀。

  话匣子一打开,俩人便聊起了,等到出了山林,二人早已成了无话不谈的结义兄弟。

  乔峰看着非要去他家小住的结义兄长,无奈的道:“大哥,我送你回宫吧,朝廷不能没有你。”

  赵顼道:“不着急。这天下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谣言沸反盈天,各国自顾不暇。

  我正好四处走走看看,看看我的变法为什么会失败?”

  乔峰能怎么办?

  既不能说谣言是自己散播的,也不能把这狗皇帝打晕送回去。

  这狗皇帝是结义兄长,不能冒犯了。

  到了乔峰的家里,其实是乔峰买的印刷作坊,赵顼一看到那一大堆的政治经济类书籍,快连吃饭睡觉都忘记了,到处走走的话再没提过。

  乔峰捡起一本叫战争论的书,看了几页感觉不错,但是远不如练功有意思。

  孔方圆在拿着玉京市的地图,翻找鲤岛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白天乔峰和赵顼一个习武,一个读书,夜里同榻而睡,抵足而眠。

  当真是基情四射。

  孔方圆真为阿朱和王语嫣担忧。

  这样搞下去,他预订的俩徒弟媳妇还能入得了他乔某人的眼吗?

  于是,孔方圆搞了些超清晰非和谐图送给乔某人,劝他万万不要把路走弯。

  孔方圆手里的地图比给乔某人的画还清晰,可就是找不到所谓的“鲤岛”。

  在此之前,他用搜索引擎搜过,用地图app找过,玉京市压根没这么个地儿。

  如此一来,要么是汪水绿编了个地名骗他,要么就是鲤岛不在玉京市。

  当时汪水绿为了下一辈子的事崩溃了,孔方圆觉得骗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么鲤岛就在玉京市外喽。

  孔方圆在网上重新寻找,发现整个唐国包括墨玉星的元狩市,都没有一个叫鲤岛的地方。

  其实这么说也不准确,唐国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随便那个疙瘩有个别称或者旧称的,在网上也查不出来。

  他索性在一个大论坛是发了个帖子,谁知刚有人说知道,转眼帖子就被封了,连带着他的账号也被封了。

  孔方圆觉察出其中的意味,就去问亲爹。

  没想到亲爹还真知道。

  原来鲤岛是玉京市最大一个鬼市的代称,里面有赌场、青楼、拳击场、拍卖场、集市等非法场所。

  孔不器道:“鲤岛里鱼龙混杂,我孤身一人前去,也很难全身而退。你……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想去里面浪?老子三天没揍你,你就皮痒痒了。”

  业火:+126.

  孔方圆亲爹的态度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眼看就要动手打人了,吓得跳起来,连忙拿出吊坠残留的银蛇解释原由。

  孔不器拿着银蛇仔细看了看,说道:“这类饰品我见过,这是鲤岛中的一个叫银蛇会的组织信物。这……对你真有大用?”

  孔方圆肯定的道:“能让我手中多一张越阶杀人的底牌。”

  “这么重要啊!”孔不器道:“你暂时不要妄动,等我的消息吧。

  倘若这个银蛇会是绿奴的势力,保安局会趁机拔除,到时候你要的东西就是保安局的缴获,你需要用宝物兑换才成。

  倘若银蛇会只是鲤岛的一个普通的组织,那你只能用玄晶去买了。

  当然对方也可能不卖,到时候就靠你自己的本事了。”

  孔不器说完就上班去了,完全不给孔方圆问鲤岛具体地点的机会。

  孔方圆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说,只出钱不冒险是大佬们干的事。

  享受大佬的感觉挺好。

  他已经把元露果玄种所需的九种玄材准备齐全。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槛是玄材具体用量。

  秘录中除了苦松子明确标明是十八粒之外,剩余八种玄材的用量都是“少许”或者“一定量”。

  孔方圆盯着这两个词有些头大。

  忍不住扪心自问:我真是一个进度达到90%的玄徒吗?

  答案是肯定的。

  他获取的造化师传承是完整的,其中确定玄材用量的法子有几十种,还有前人学习、使用时留下的大量的感悟。

  孔方圆吃了传承玄实,对这些都烂熟于心。

  只不过培育春元果玄种时,他走了捷径,直接照着详细版秘录的步骤做了,不曾用过这些法子罢了。

  孔方圆仔细逐一揣摩那几十种法子,先从中找出最适合自己的一种。

  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然后,他一点一滴的摸索这种法子,并从前人留下的感悟中汲取教训获取灵感。

  孔方圆又一次开启了自虐式的闭关,他脑门上顶着四个字——“勤学苦练”,他废寝忘食的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不久之后,孔方圆跨过了第一道门槛,解决了八种玄材的定量问题。

  这时,第二道门槛出现了——培育玄种的第三步,加入玄材的次序和时机问题。

  问题不同,但是解决问题的道理是相通的。

  孔方圆顺着之前的思路,不多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并且成功培育出一枚三色玄种。

  从外观上看,玄种的模样大同小异,都是一截约一寸长的水晶枝条插穗,所以辨识玄种向来是造化师的功课之一。

  孔方圆翻来覆去,越观察越觉得心里没谱。

  这枚玄种不靠谱!

  他把玄种埋到土里,经历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最后得到二十七颗红色的“葡萄”。

  娇艳欲滴,煞是诱人。

  孔方圆越发肯定是失败了,但是他没有时间闭关了,因为青玉枝的生理期就要到了。

  他提着一串红葡萄,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自己尝尝?找人尝尝?找流浪猫尝尝?买只鸡尝尝??

  自己尝是不可能尝,找人尝也不大现实。

  只能买只鸡或者鸭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