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元会运世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推背图上有句话:紫薇降世,圣人出世。

  我出生的时候,天上的紫薇垣十分明亮,北斗七星更是闪耀异常。

  这个星相叫:元会运世。

  书上说元会运世,见之大吉。

  二十年前我爷爷肖正则在大院儿夜观星相,一见欢喜异常。因为肖家有两个孩子即将出生,无论谁应了这星相,以后都会大有出息。

  正在老爷子仰望夜空,摸着胡子沾沾自喜以为老肖家快时来运转时,却在看到天西那三星一线时,大惊失色。

  这三星分别为火星,土星,星宿二星。

  形成一线的星相叫:荧惑守心。

  荧惑守心,大凶之相。

  应了这个星相生出来的孩子一定是个灾星。

  现在有两个孩子即将出生之际,肖家大院上空出现一凶一吉两大星相,说明生出来的孩子一个是吉星,一个是灾星。

  很不幸,我就是那个灾星。

  在我出生后不久,肖家大院动工栽花木。

  却从地下挖出一口大红棺材,样式却是古代大户人家婚嫁用的花轿,不过雕刻的花纹却不是凤穿牡丹也不是燕回朝阳,而是五个死人。

  死人脸上没有五官,空白处刻了一串铭文。

  似乎是五个人的生辰八字。

  我妈当时就吓的神智不清。

  拿起一把齐头刀砍伤了我爸,我爸跑出去叫人一不小心掉下山坡,再找到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正在外地的给人看风水的老爷子赶回来看到这一幕也大惊失色。

  肖家的大院子是祖宅,可以容纳四世同堂。

  从老爷子的爷爷辈开始,肖家的后人就都开始住在这儿了,不管有几个兄弟统统不分家,一起住在大院。

  所以大院从祖宗宗开始,一直都是有人的。

  加上老爷子在这儿住了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怎么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肖家大院儿埋下一口轿子样式的棺材。

  那大红棺材颜色艳丽,一看就没什么年头,是刚埋下去不久的。

  到底怎么回事?

  可还没等老爷子弄清楚谁干的,他就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莫名去世了。

  临死前还摸到床头的大哥大手提电话,给跟大妈一起去邻市岳母报生育之喜的大爸打了电话。

  断断续续留下几个字:“荧惑守心...灾...灾星....”

  之后我妈也失踪了。

  我爷爷的尸体和那口大红棺材也一起下落不明。

  为此好多人都说我妈是做邪法的,大红棺材是她埋的,现在时间到了,她害死爷爷后带着棺材跑了。

  大爸大妈匆匆抱着和我出生时辰相差不远的堂妹回来,处理好各种事情后,大妈坚决要把我送走。

  因为我是灾星。

  肖家平平安安了几辈子都没出过什么事儿,我一出生就遇上荧惑守心的星相不说,院子里还莫名其妙挖出口棺材,害死全家人。

  这灾星不是我是谁?

  用大妈的话说:“幸好我们当时去我妈家了,否则也得遭了这滔天大祸。老爷子说了他是灾星!!”

  “你不把这个灾星送走,是想我们一家三口下去和老爷子和二弟他们团聚吗?”

  大爸一听深以为然。

  就把我送给一个老头。

  这老头叫肖抱元,是个孤人。

  他年轻时独来独往孑然一身,走遍大江南北给人看相算命看风水,走着走着连讨老婆这事儿也耽搁了,弄的个老来无后。

  镇上的人笑他讨不到婆娘,他却说这叫五弊三缺。

  凡看相算命的,都有这么一遭遇。

  要么鳏寡孤独残五选一二,要么钱命权三缺一。

  他肖抱元,缺就缺在孤独二字上。

  所以当他听说肖家有个刚出生的男娃要送出去时,就兴致勃勃的把我从二叔手上抱来收养了我。

  还给我取了个名字叫肖守一。

  不知为什么从小到大我总觉得自己心里缺点儿什么,那种感觉毛毛的。

  老头听说了后,还专门打了个玉项圈儿给我套脖子上,说有这个东西才能保我平安长大。

  二十四年来,又把一身走阴阳的本事传给了我。

  他说他的本事本来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但我和他同姓,算我老祖宗,一身本事教了我也不算外泄。

  我继承了他的衣钵,和他一起在镇上经营一个算命馆小门面。

  这不今儿大年初一,老头儿在家看电视吃蹄髈,却叫我出去给人看事儿去,临走还不忘倚着门口千叮万嘱回去给他带只烤羊我去。

  请老头看事儿的这家人姓姜,也是倒霉,大年初一的也不消停。

  说是他们有个儿子叫姜活,这两年也不知什么毛病,没事儿老打他妈,前儿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还打的姜老太太进了医院。

  据说姜活以前不这样。

  又赚钱又上进,生活还过的挺好的。

  可他三十五岁时,唯一的儿子和一帮狐朋狗友在当地名胜风月湖醉酒飙车,一行人掉湖里当场死亡。

  之后姜活的行为就不太正常了。

  不仅在儿子的葬礼上公开带回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说是他新找的老婆,还跟着这个老婆吸大烟被抓去戒毒所蹲了好几年。

  放出来后毒是戒了,被判在农村老家群众管制三年。

  他在农村不修边幅好吃懒做,缺钱问父母要,一有不顺心的就对姜老太太连打带骂,严重时还拿刀追姜老太太好几个村。

  兄弟姐妹以为他得了精神病,将他弄去医院检查。

  医生却说他屁事儿没有。

  回来一有不顺心的还照样打他妈。

  村儿里人都说这人肯定中邪了,叫请个阴阳先生来看看。

  先生来把姜老太太和姜活二人的八字查了一遍,说是前世冤孽,有冤亲债主附在姜活身上指使他打他妈。

  要让姜活恢复正常,只有做个法事送走冤亲债主。

  可最后法事也做了,阴阳先生也拿钱走人了,姜活依旧没什么好转,只怕心思不上来,心思一上来就对他妈拳打脚踢。

  没效果啊。

  姜家人本来想就这么算了,原本想着也不是什么冤亲债主作祟,估计是姜活本性如此,他就是这么个畜生。

  可姜活变本加厉,前几天都腊月二十几了还把老太太打进了医院。

  加上姜老太太之前去山月寺烧香拜佛时抽了个签,解签的人也暗示老太太的遭遇是什么宿世恩怨,老太太这才想到再找个人看看。

  姜家人经不住老太太哀求,又想到上回阴阳先生来做了法事没什么用,估计请了个骗子。

  就到处打听问有没有靠谱点儿的阴阳先生。

  几次经人介绍才找到我们家老头儿肖抱元,说他以前是青城山上的道士,论身份来历是道门中人,总比那些半路出家的玄门人靠谱儿。

  这才找了上门儿。

  至于为什么这么急大年初一上门看邪。

  因为昨天除夕夜,被打的几乎不能动弹的姜老太太,因为一句话没说好招了姜活讨厌,差点儿被他给掐死。

  好在边上有人及时拦住。

  姜活却警告老太太来日方长,我迟早弄死你。

  姜家人知道他丧心病狂,生怕他什么时候真把老太太杀了,才火急火燎的给老头打电话,老头却说按规矩大年初一不走人户,将我推出去了。

  我到姜家大门时,见他们的挂满红灯笼的小院门关着。

  正想叫门,边上的电线杆上不知什么时候上去一只白猫对我“哇哇”叫,那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刚出生的婴儿哭呢。

  白虎哭丧!

  我去。

  玄学最重触机,北宋象数大家邵康节在看到两只喜鹊在梅枝上相互追逐坠地后触动灵感,创造了梅花易术。

  现在我也触机了。

  白猫在玄学上又叫白虎。

  白虎是四相中肃杀一切的代表,一只白猫叫的跟哭似的就叫白虎哭丧,大凶之兆。遇到这个现象的人,可是会舆尸而回的哟。

  说白了就是用车拉着尸体回去。

  现在这猫似乎在冲我的方向叫,是在给我哭丧呢?

  那我不应该去管姜家这事儿吧?

  我赶忙回头看了看,却见我身后姜家大门,一个人“砰”的一下冲出来,还冲身后跟出来的人一个劲儿作揖:“别说了!这事儿我真管不了。”

  这人一身常服,似乎是个火居道士。

  一个花白胡子的瘦老头正拉着道士的手不松开,一边晃还一边苦苦哀求:“怎么可能呢?您不是茅山支离真人的俗家弟子吗?”

  “茅山历来以养鬼著称,支离真人更是名满天下,您一定会有办法对付我儿子身上那些鬼的。”

  火居道士将袖子一拉:“正是因为茅山养鬼,对天下鬼魂知之甚详,我才不能管你儿子的破事儿。否则连我自己都会有血光之灾。”

  “而且这么跟你说吧,不仅我不敢管,天下道门和玄门任何人,都没人敢管,也没人能管的了!”

  “各位,无能为力,告辞。”

  说完拂袖而去。

  可还没走几步,他就被不知哪儿冲出来的一辆拉煤炭的大货车给撞死了。

  据说这拉煤车原本大年初一是不出车的,今天却因为南城发电厂突然停电了需要用煤才出的车,还为抄近道走了这条路,没想到就这么带走一条人命。

  我当时就懵逼了。

  这白虎哭丧,哭的是他?

  没等我反应过来,姜家人除了跑去处理火居道士后事的二弟,统统把我围住了。

  姜老爷子指着我:“你就是肖抱元道长的徒弟肖守一吧!?你师父刚才已经把你照片儿传给我小儿子手机上了,长的果真是一表人才年少有为呀。”

  “来来来,快进来!”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