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原来是你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只见牛车上坐着一个老大爷,边上放个大喇叭,正是那个喇叭吼的女高音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唱着:“正月里来是新春儿,赶上鸟猪羊出鸟门儿,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送给那英勇的!啷个儿里个啷!啷个儿里个啷!送给那英勇的。”

  老大爷的身后,跟着一大群肥猪和几只山羊。

  连看坟场的老头看了这一幕都忍不住来了句:“我的妈呀!这是要发啊!今年猪肉这么贵还赶这么多大肥猪!土豪啊!”

  我却不以为然。

  那些肥猪和山羊并不是老头赶的,而是跟在老头的牛车后边儿,一个个步伐整齐走的跟乖宝宝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它们成精了呢!

  哪家的牛羊这么听话?

  有古怪。

  最关键的是,牛车上的老大爷,身上披着一件军绿的大棉袄,手上拿条小鞭儿有一下没一下往牛罗友上抽,神情优哉游哉的。

  军绿色大衣!

  我顿时眼前一亮。

  他莫非就是.......

  见我一直盯着他的衣服,大爷路过我时还冲我抖了抖衣襟:“看什么看?小伙子,刘德华同款的!时尚!”

  “大爷!”

  我赶忙上去伸手拦住他:“那什么,大爷,我想请你吃个饭。”

  刚才电光石火间我一下反应过来,我在这儿等了一上午,一个和青色有关的人都没来。现在来一老大爷,不仅赶着一头大青牛,还披着件军大衣,身后的猪羊还都那么自觉听话。

  这人要不是肖大爷,那就怪了。

  大爷一听一个小伙子在荒郊野外的坟场截住他还要请他吃饭,不仅丝毫没感到意外,还饶有兴趣的凑过头问:“你打算请我吃点儿什么?”

  我忙不迭将食盒里的酒菜拿出来摆在牛车上,这样他即使拒绝了我,顾忌车上的东西他也不会一下跑没影儿了,凡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嘛。

  大爷一见牛车上的酒菜器具,立时:“啧啧啧,真香。”

  又端起一个白花花的万字万寿纯银酒杯,放在眼前转了个圈儿,眼神如同欣赏艺术品一般:“好东西!是明朝时候一位大官员亲自督造,进献给皇太后的。”

  “用来盛极品飞天茅台也不算失品,好好好!”

  我见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又见他把酒杯举到嘴边,以为他要一饮而尽,心中顿时窃喜不已。

  因为按师父的说法,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肖大爷一旦吃了我带的东西或酒水,就一定要帮我的忙。

  谁知大爷只闻了闻,又放下了。

  还语重心长的来了句:“小伙子,你这酒菜我不能吃呀。我吃了你的东西就要帮你的忙,你以为我不知道?”

  说完拿起边上的鞭子,抬手就要往牛上抽。

  此话一出,确定是肖大爷无疑了。

  我赶忙拦住肖大爷挥鞭的手:“大爷大爷,怎么说都是肖家人,都是一个老祖宗下来,你可千万别见死不救呀!”

  肖大爷一听若有所思。

  半天才挤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小伙子,我知道你惹上了一件无法收拾的大事,一旦无人处理,不仅你和你师父还有你们看事儿的那家人会横遭不测,以后世上还指不定有多少人会因此遭殃。你作为阴阳先生,处理这件事,责无旁贷。”

  “嗯呐!”

  见肖大爷什么都知道,我忙不迭的点头:“所以你老人家就发发慈悲心,帮帮我呗?”

  “帮你可以,”

  肖大爷一副吃定我的样子:“不过有一个条件。”

  我赶忙问什么。

  肖大爷一双瑞凤眼直直的盯着我:“你必须告诉我,谁给你出的主意叫你来找我?这个天下,可没几个人知道我。”

  我一听,想起师父的嘱咐:无论肖大爷怎么问,都不能说出谁给出的这主意。

  忙说:“没有!”

  “这主意是我自己翻看古书时自己想出来的。”

  肖大爷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行吧,不说算了。”

  “我平生最恨别人透露我的行踪,你要是说出来,我或许会帮帮你。你不说,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管那些酒菜在牛车上,赶着牛就直奔走山顶烈士墓的那条路去了。

  我顿时心如死灰。

  可也没办法呀!

  我不说,肖大爷不会帮忙去处理姜活这个“行走的万鬼窟”。我说了,肖大爷会去找师父算账。

  这不是拿老头的命去换吗?

  哎!

  还是回去问问老头,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吧。

  正在我转头要走时,却听见肖大爷在身后喊我:“喂!小伙子!”

  一转头,肖大爷正在离我老远的地方朝我挥手。

  我忙三两步跑过去,气儿还没喘匀就听肖大爷问:“小伙子,你刚才说,你姓什么?”

  “姓肖!”

  我气喘吁吁的:“刚才我跟您说了,咱们两是一个老祖宗下来的,我姓肖,叫守一。”

  肖大爷眉毛跳了两下,看着我的表情颇为意外:“原来是你。”

  我对肖大爷的表情一脸不解:“怎么了大爷?”

  “没什么,”

  肖大爷摸了摸鼻子:“小伙子,本来我是从来不插手人间事的。不过既然你姓肖,那就另当别论。”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上山办点儿事儿,等我的事儿办完了,就去解决你的事儿。”

  说完拿起筷子将车上酒菜风卷残云似的吃了个精光。

  我一见满心欢喜,就在山脚下看着肖大爷赶着牛车往山上的烈士墓去了。

  老远还能听见牛车上的高音喇叭唱的高高明月兴的:“正月里来是新春,赶上了猪羊出了门。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送给那英勇的!啷个儿里个儿啷,啷个儿里个儿啷!!”

  等肖大爷再下来时,我惊奇的发现跟在他身后的一大群猪羊都不见了。

  他赶着架空空如也的牛车到我面前,见我愣头愣脑的还白了我一眼:“上来吧,咱两一起去姜家。”

  我开开心心的跳了上去。

  我本来想在路上和肖大爷说说话,说不定也套出点儿肖大爷的来历身份什么。

  谁知我一上牛车,就莫名其妙倒在木板儿上睡着了。

  醒来时我们已经到了姜家大门口。

  师父那老头一见我还真把肖大爷请回来了,神情异常激动甚至有点儿想对肖大爷下跪,不过在我诧异的眼神之下中止了。

  老头拍拍腿上的土,小心翼翼的对肖大爷说:“时过境迁,再劳烦您老人家真是不应该....”

  我一听,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头儿和肖大爷年纪相仿,甚至老头的白胡子白眉毛鹤发童颜,看起来比肖大爷年纪还大,怎么就称呼肖大爷为您老人家了?

  没等我思考出个结果,就听肖大爷打断了老头的话:“不客气,一世肖家人,世世肖家人,应该的。”

  说完就撇下我们朝屋里走去了。

  老头才告诉我姜老太太和姜活都在屋里,我们赶忙跟进去。

  一进去正好看见姜活在肖大爷面前抖的跟筛糠似的,不一会儿还晕了过去,再醒过来时已经双目猩红。

  “我们坚决不走!”

  姜活口中声音也变的尖利了:“卫田上辈子除了杀害我们,还杀了许许多多不计其数的人。为什么到头来我们被镇压在白火山永不超生,他却还能投胎转世,继续当人?”

  “不公平!”

  肖大爷气定神闲,似乎打算来个先礼后兵:“你们听我说,”

  “姜老太太的上辈子,也就是卫田。”

  “他杀人无数,但他杀的人,多半是国家侵略者。从这一点来说,卫田是有功的。当今四海升平,也有当年卫田击杀侵略者的一份功劳。”

  “从大局上来看,卫田是功大于过的。”

  “他杀了你们,而你们当中有许多无辜的。这是他的过失,但完全可以等卫田死后,去地府阎王爷面前公断评说。”

  “但你们被卫田杀害后心生怨气,化成厉鬼害人。小乱世时被你们残害的黎民百姓可比当初卫田杀的还多吧?”

  姜活不服,一把抓过离自己不远的姜老太太:“这一切都应该怪她,我们做的因果,都应该算在卫田头上!”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