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梁上鲛油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金刚杵!

  卧槽!

  我抬起手上的东西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那个长的跟明星似的小哥儿。

  谁知他不为所动,修长的手指只紧紧捏着他那根如意状的破铜烂铁,根本没有把这黑教密宗金刚杵拿回去的意思。

  这不是他的?

  正在我纳闷时,庙内突然响起一个响亮的耳刮子。

  悄悄一看,那个七钱天师刚才狠狠的给了灭火小队的一个三钱天师一巴掌,这会儿又训的他跟三孙子似的:“你说啥?火灭不了?”

  “没用的东西。”

  三钱天师提着个桶,委屈巴巴的:“房梁上被人涂了鲛油了,这火不仅灭不了,还会越烧越大。”

  “祭酒大人,咱们快撤吧。”

  “一会儿房梁烧塌了,咱们都得埋里边儿殉葬。”

  瘦男人一听火冒三丈,抓起三钱天师的领子恶狠狠的警告:“在我管辖期间白火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连娲皇庙都烧起来了你还叫我撤?”

  “撤了我回去怎么跟大天师交代?”

  “天师府那十二个老头子怎么看我?今天不抓到纵火之人我绝不出去,我能闻出味儿来,那人就在庙内,你们给我搜!”

  说完,一脚将那个三钱天师踢的跟皮球似的踹到一边。

  卧槽!

  一见这情形我忍不住感叹:是个狼人!

  第一来娲皇庙搞破坏的是个狼人,不仅用金刚杵破封印防火烧庙,还在木房梁上涂满了鲛油。

  这鲛油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用鲛人身上的肉熬出来的油,用这种油点的灯万古不灭,很多古代的墓室都用鲛油来点长明灯。

  据说秦始皇的地宫里点的灯就是鲛灯,千年了还长明不息。

  自然用鲛油涂过的木头烧起来也是灭不了。

  第二七钱天师是个狼人。

  这他妈都火烧眉毛马上快威胁到生命了,他还不撤退,惦记着自己个儿在天师府那点儿地位呢!

  万一一个不小心,娲皇庙烧塌了,他七钱天师本事大或许没事,那些三钱二钱的小天师,怎么的也得落下个非死即伤。

  这是不拿别人的命当命的节奏哇!

  狼人狼人,我心中抱着拳佩服。

  天师们又搜了一会儿,依旧没什么发现。

  可他们似乎刻意避开了女娲神像,一走过来就绕开,似乎有什么禁忌似的。

  眼看火势越烧越大,房梁上不时有东西带着火直往下掉,估计再过一会儿房梁就塌了。

  狼人天师只能下令叫撤。

  大大小小的天师们得令,不一会儿脚步声越走越远,似乎已经过了猩红折枝屏风了。

  我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松了口气,刚想对姜活和那小哥儿说我们也快出去时,身前突然发出一阵异动。

  面前的女娲神像,剧烈的颤动起来。

  没等我反应,神像突然“砰”的一声,四分五裂,声音巨大,金屑炸了我们一身一脸。

  与此同时我后背一凉,似乎巴上一块冰冰凉凉的东西怎么也甩不掉。

  刚才已经撤出去的天师们已经迅雷不及掩耳般的杀了个回马枪,为首的狼人一见我们双目圆瞪:“把那两个人抓出去审问!”

  什么?

  两个人?

  不明明三个人嘛?

  我立马回头一瞧,却见刚才那个明星似的小哥儿连影子都不见了,就连他蹲的地方也什么痕迹都没有,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卧槽?

  人呢?

  电光石火间,我们已经被几个六钱天师用捆仙索捆起来拽了出去。

  四周火势冲天,在我和姜活被天师们拽出去那一刻,只听身后“当当当!”几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娲皇庙炸成一片火海。

  一股热浪带着巨大的力道将我炸趴在地上,同时我感觉身后越来越热,回头一看,一块带了大火的木门正直直朝我飞来。

  我想闪开,身体却疼的厉害怎么都动不了。

  我去!

  小时候脑洞,经常会想以后自己怎么个死法,或许寿终正寝吧。没想到被火烧死,做个火中鬼。

  就在我绝望的眼看那火板子越来越近,一个十分好听的女声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放心,我不会让你死。”

  同时我后背一凉,刚才在女娲神像后的感觉又出现了。

  如梦似幻间,我不知怎么见到一个一身白衣,长得仙女似的女人挡在我面前,将我一把紧紧抱住。

  电光石火间那火板子就转了个弯儿,咣当一声落在我边上不远的地方,燃了有一会儿后熄灭了。

  卧槽!

  死里逃生的我惊魂未定,刚刚那个女人声怎么回事?

  没等我反应过来,四处已经响起一片哀嚎。

  抬眼一看,刚才捉我们的天师们,除了狼人和一个六钱的跑的快,其他的全被娲皇庙炸出来的火星子给燎了。

  那火星子又带着鲛油,见到东西就燃,非把能烧的烧完才会自动熄灭不可。

  这会儿火舌正卷着那些人的衣服熊熊燃烧呢,照这样下去,不把一个人烧个干干净净,火是灭不掉的。

  就连姜活也被火星子燎了袖子,这会儿正满地打滚儿呢。更别说那些天师了,一个个叫苦不迭,求狼人快点儿救救他们。

  谁知这狼人不知怎么想的,竟放着他们不救,咬咬牙拔出朱砂明月剑冲我来了,尖尖的剑抵在我脖子前,咬牙切齿的警告:“你他妈别乱动!”

  我他妈骨头估计都摔断了怎么动,娲皇庙左右两侧的台阶上,无数的铜钱声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不一会儿,两队天师府的人从匆匆忙忙从一左一右上来。

  他们身上都最少的都挂着七个以上的铜钱,全是天字阶品,地上被火烧的打滚儿的人字阶品和他们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其中一个面相威严的老头,走在最前面。

  还挂着代表最高阶品的天字九钱。

  不用说一定是天师府位高权重的长老。

  其他人都对他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那个身上没着火的六钱天师也迎上去恭恭敬敬叫了声:“阳长老。”

  阳长老上来一见地上的场景,冲两侧的人吩咐:“还不救人!?”

  跟他来的天师们立即提了几个装着符水的大木桶,各自走到一个着火的人面前对他一泼,他身上的火立刻消了个干干净净。

  一个个赶忙爬起来给阳长老见礼:“阳天师!”

  “免礼。”

  阳长老神色凝重,看了一眼被炸的夷为平地的娲皇庙和差点儿烧的面目全非的天师们:“怎么回事?”

  “阳长老!”

  狼人一听阳天师发问,弃了剑就朝他走,一边走还一边指着我:“是这小子,他夜闯白火山,不仅纵火,还捣烂了女娲神像。”

  阳长老顿时脸色大变:“女娲神像被捣毁了?”

  “是,”

  狼人也低个头,可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他在笑:“准确的说是被这小子炸掉的,四分五裂。”

  “那可是白火山的风水眼所在!”

  “女娲神像就是用来压镇白火山下群魔的,平时天师府巡查的人都会刻意避开。这小子被捉住时就在娲皇神像后躲着,神像爆炸一定是他干的。”

  我!

  我他妈!

  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炸的?

  我不过在那后边儿猫了一下,谁知道怎么会炸的啊?

  再说它不炸能把你们吸引回来,我能被你们抓住吗?

  我自作自受,脑壳有包哇?

  可他们根本不听我解释,而是拉着一张脸,齐刷刷的看向了天上。此时天上乌云密布,不一会儿又裂成碎云。

  碎云和碎云之间的间隙中透漏出一条条金边,仿佛月亮就在云后躲着。

  可今天初一,哪儿来的月亮。

  正在这时,那一条条金边全都变成血色,仿佛猩红的人血要从黑云后沁出来一般,又像一只只滴血的眼眶。

  山上起了大风,无数老态龙钟的苍劲青松摇摇晃晃,仿佛一个个飘忽不定的鬼影。

  同时,无数的黑影从娲皇庙的废墟下钻了出来,有的飞到远处的松树上和它们一起摇晃,有的在空中乱转,有的直直飞进了云里。

  哭声,笑声,闹声万声齐鸣,伴随着无数的黑影铺天盖地冲天而上:“封印破了!!大家快跑呀!”

  无数的星星点点向天下四散而去。

  “坏了!”

  天师中有人惨叫一声:“白火山的魔都冲出来了!快用九天降魔大阵!”

  来不及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它们已经散了个干干净净。

  娲皇庙爆炸,妖魔鬼怪四散而去,天下怕有大祸了。

  “阳长老!”

  天师们一个个吓的不轻,脸色大变,问阳长老:“怎么办?”

  “现在白火山下的东西全跑了出去,咱们天师府是不是该立即发布剑羽,通知全道门人紧急降魔啊?”

  “没用的。”

  阳长老神情冷冽,解释道:“白火山的魔是小乱世时由前任大天师钟鸣以绝世神器寂灭炉鼎收伏,又以九阴吞月盘镇压。”

  “现如今寂灭炉鼎下落不明,吞月盘又落在白火山下万余丈之地无法寻回。”

  “没这两样东西,如何能再将它们抓住?”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