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麟兮麟兮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我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示意她看高明月的山根处,上面有三道横纹。加上她说话的声音十足的公鸭嗓,有点像一位女明星。

  这些面相注定了她会婚姻不顺,老公不离婚也会养外室,总之夫妻感情不融洽。

  高明月却似乎对他老公的态度不怎么在意,只一个劲儿的说一会儿到家了,你们一定给我老公好好看看,保证他平安。

  泱泱小孩儿心性好奇的问:“你老公不是搬到外室家去住了吗?”

  高明月“害!”了一声,依旧不以为意般的说:“前几天临近大年三十,他又被拍了个底儿朝天。”

  “大年初一他去上坟,也不知发了什么神经不开车,骑个摩托车去。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厮混到晚上才骑车往回走。”

  “路过天官桥下边的小路时,不知怎么撞树上把腿儿给撞断了。”

  “要不是当时那儿有块草地,他早扑街了。”

  “他那个外室嫌照顾他麻烦,撒着娇叫他回自己家来了。他也不知喝了什么迷魂汤,不说那小贱人没心没肺,反倒怕她辛苦还真回来了。”

  高明月喋喋不休,我却算听出来了,她并不是对方平不在意,而只不过拿他没办法而已。

  但她依旧很爱方平,否则不可能老惦记给他找阴阳先生。

  说话间法拉利驶进了一条林荫小道,不一会儿到了她家的大别墅,墙外花木扶疏的,十分好看。

  高明月下了车领我们进去见了方平。

  这方平面相没什么大的缺陷,就脸上灰黑区区的,跟蒙了一层灰怎么也洗不掉似的。

  方平经过车祸差点扑街总算信了邪,一个劲儿的问我们:“不说别的,我就想知道那拍我一脸纸钱灰的手到底是人是鬼?”

  我一听:“这还不简单。”

  “只要在下次那手出现时,用东西试试就知道了。”

  方平赶忙问:“怎么试?”

  “我从十六岁开始顺风顺水,从来没衰过。我他妈真不想再过那种猝不及防被拍一脸灰就开始倒霉的日子了。”

  “求你给我查个来龙去脉,到底怎么回事儿?”

  说完还将从之前从脸上刮下来的纸钱灰给我看。

  我问方平有没有亲朋好友属猪的,他想了半天叫司机去把他的二姑和三舅妈给拉来了。他们今年都49,去年本命年。

  本命年的人都犯太岁,不顺心的事儿多。

  信风水玄学的人都会找办法化解,买点儿化太岁的东西,我问他们谁买了化太岁符或者其他锦盒什么的。

  谁知方平的亲朋好友和他一个样,不管平时不顺心成什么样儿,坚决不烧香拜佛。

  没一个有那东西。

  方平急了,上村儿里到处问。

  他们那个村儿也怪,一个个嚷嚷着封建迷信要不得。但凡跟太岁沾点儿边儿的东西都没有,本命年连他妈红底裤都不穿一条。

  但方平现在相当于等这东西救命,急的抓耳挠腮连问我怎么办?

  我朝大门口一望,正好望见个手上举着个红风车的女人路过。

  女人穿的破破烂烂的,似乎精神有些问题。两只眼睛瞳孔涣散也不看路,只盯着红风车一边走一边吹。

  那女人我认识。

  不只我认识,全镇的人都认识。

  镇上的人都说她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实际上至少有九十几岁了。还说她出生在清朝光绪年间,喝过麒麟血,所以长生不老。

  那她为什么疯疯癫癫的呢?

  说是光绪年间维新派闹革命,经常有人被慈禧太后一党抓住推到菜市口砍头。女人家就住在菜市口拐角处,对砍头的事儿也算屡见不鲜。

  她那时候待字闺中。

  因为生的丑,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在家当老姑娘兼苦力。

  虽是穷人家的孩子却也不好抛头露面,没出去观望过,只时不时听人说谁谁谁又被推到菜市口杀啦,今天菜市口又砍了几个人的脑袋之类的。

  有一年冬天,她五更天起床做饭。

  进了灶屋刚点上火,就听见窗户哗哗的响。

  那窗户临着外面大街,平时白天人来人往的打个喷嚏都能听到。女人当时也没往多的想,只断定有人敲窗户,就大着胆子问什么事儿。

  外面的人还真回应了,不过嗓子跟刚被人打了似的,发出的声音十分难听又细小。

  女人好半天才听见那人断断续续的几个字:“丫头....你好心有好报,把你平时缝棉被缝衣服的针线借我用用吧。”

  她一听,以为是外面赶路的人在大风雪里摔破了衣服,赶忙找出针线丢出去。

  不一会儿,外边儿还真传来针线穿破皮肉的声音,她更认定那人在缝皮袍子没在意,自顾自的生火做饭。

  大约一个时辰后,那人又敲窗户将针线还给了她,还说:“丫头谢谢你呀,你心真好。我在这巷子走了四五处人家,没一个肯借针线给我的。”

  “幸亏遇上你了,否则我这四分五裂的,怎么上路呀?”

  女人一听,只以为他说的是衣服。

  赶忙答不用谢,又思量外边儿那人穿着一身四分五裂的破衣在风雪夜赶路一定很冷,便好心道:“你进来烤烤火吧!”

  “不不不!”

  那人赶忙说:“我的样子太恐怖了,怕吓到你。”

  说完又递进来一个小竹筒说:“丫头,这里边儿的东西我用四五十年的功夫,千辛万苦才找到,本来想给自己留着,现在也用不上了,给你吧。”

  女人一听别人用了小半辈子才找到的东西自己怎么能要,正准备拒绝。

  就听见他唱:“唐虞世兮麟凤游,今非其时来何求?今非其时来何求?麟兮麟兮我心忧!麟兮麟兮我心忧。”

  跟着只见那小竹筒“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窗外边儿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也不见了,女人只当他走的快,就去捡那个小竹筒打开来看。

  立时就闻到一股异香,那香味儿带着些血气,一看里边儿装着一束液体,红彤彤的,像什么东西的血。

  但却没有血的腥臭味儿,异香扑鼻只勾的人想尝尝。

  她忍不住将那小竹筒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第二天,她在院儿里砍猪草时听门外人们在议论,昨天菜市口又砍了个人,似乎还是个游方道士。

  据说那道士因为包庇维新党人,帮他们打掩护逃脱官兵的追捕而被抓了。

  另一个人却不对。

  据说这个道士在山外山长生之地抓了麒麟被太后知道了,太后想长生不老,打算将麒麟据为己有。

  道士不肯还偷偷放了麒麟,太后大怒才给他扣了个私通叛党的罪名砍了,五马分尸。

  麒麟?

  女人一下懵逼了,这个词儿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哎!”

  门外那两个人又你一言我一语的:“你听说了没,还有一件怪事。”

  另一个人问什么。

  这人说:“刚刚我在菜市口看见,昨天被五马分尸那个道士的尸体被拼到一起啦,还缝的整整齐齐的,你说怪不怪?”

  “有什么好怪的!”

  另一个不以为意:“说不定是他的亲人来了呢?”

  这人啐了一口:“他一个游方道士,还是个出家人,哪儿来的亲人?再说了昨儿收尸都没人,还会有人给他缝尸体?”

  “我看啊,这尸体八成是他自己缝的。”

  另一个人吓的连连摆手:“快别说了,怪渗人的。”

  女人听了他们的对话,将昨晚发生的事儿联系到一起,心想难不成那个来借针线的,竟是个尸体不成?

  她吓了一大跳,越想越害怕。

  又忍不住跑到菜市口刑场去看,果真地上有一具被缝起来的尸体,那尸体的上歪歪扭扭的针线,正是自己昨晚上借给窗外那人的一卷麻。

  女人当时就吓疯了。

  奈何她喝了那死道士送的麒麟血,根本死不了。

  沧海桑田世事轮转她活到了现在。由于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又疯疯癫癫的,形似幽灵,人们只喊她倩女。

  传说不知真假,疯疯癫癫是真。

  她来历不明,似乎一辈子都在这个小镇上,每天举个红风车捡垃圾。

  这会儿她身上还吊着一串东西晃晃悠悠的,其中还有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在太阳下一闪一闪的直反光。

  我一见大喜过望,赶忙叫方平去拦住她。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