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屏风夕照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方平一瘸一拐回去,到处找筷子也不说干什么,高明月问他几句他就骂娘,叫这个老娘们儿死一边儿去。

  说她长的跟个丑比似的,还没个自知之明,天天往他跟前儿凑烦不烦。

  高明月委屈的什么似的。

  泱泱赶忙去安慰她。

  我却怀疑方平是不是瞎了。

  因为高明月长的并不难看,五官和身材像林志玲,且保养得宜。不明白方平为什么会说她丑比。

  难不成因为方平的外室太妖艳?

  让方平把除了她以外的任何女人都不放在眼里。

  能把脸蛋儿和身材都形似林志玲的人都比下去,方平这个外室长的是有多好看?

  正在我怀疑方平是不是瞎了的时候,又听见方平一声惨叫:“啊!”

  我还以为他出什么事儿了,火急火燎跑进厨房,却只见三根紧紧合在一起的筷子稳稳当当立在灶头上。

  方平在边上跪着,一边哭一边磕头:“爸爸哎!亲爸爸!”

  “真的是你!”

  “儿子问你为什么有事儿没事儿拍我一脸灰,你怎么不说话?你这不害我呢吗?别人都是儿子坑爹,你怎么坑起你儿子来了!?”

  又一见我来一把撰住我:“兄弟,我爸他咋不说话!?”

  大哥。

  你爸爸是阴人,你是活人,他说话你听得见吗?

  我赶忙叫方平找了个屏风立在筷子前,又点了能让人与鬼通的犀角香烛,才让方平站到屏风另一边,千万别去屏风后看。

  因为照理说他爸被方平立筷子叫来了,就在灶头边,但方平看不见他,他说什么方平也听不见,只能干着急。

  现在点个犀照,用屏风隔开。

  这样既可以人鬼不相见,又可以阴阳对话。

  不一会儿,犀角香烧的烟雾缭绕,房内灭了灯,只留屏风前一炉犀照,映的半边屏风晶莹雪白。

  屏风后升起一团黑影子,就像古代看皮影戏那样一个有形状的剪影慢慢在屏风后展开成一个人形,那人形还驼个背,咳嗽了一声。

  方平一见,吓的半信半疑问了句:“你...你是谁?”

  屏风后那苍老的人形似乎十分暴躁,一听方平这么问声音压的低低的:“我是谁!我他妈是你爸爸!”

  方平一听这声音,确定是自己老爸无疑,吓的膝盖一软又跪下了:“爸爸!亲爸爸哎!”

  “真的是你。”

  “你为什么要害我呀?”

  “你说什么?”

  屏风后一听,恨不得跳过来给方平几巴掌:“我害你?告诉你,这些日子没有你爸爸我,你小子早死了。”

  方平委屈巴巴的:“那往我脸上拍灰的不是你?”

  “是我!”

  屏风后的方老头语气理直气壮:“是我用冥钱灰拌了马尿拍你脸上的,我就要让你倒霉!”

  “老爸!”

  方平一听委屈屈巴巴的:“你到底想干嘛?”

  “难道你还在为了当年的事怨恨我?现在想让我死了拉我下去陪你?”

  “呸!”

  屏风后的方老爷子毫不留情的啐了方平一口,骂了他个狗血淋头:“你在说什么狗屁话,要没有老子你早死了。长点儿心ok?”

  方平一听:“那到底怎么回事嘛?”

  方老爷子哼了一声:“你叫你边上的小哥儿去房梁上看看就知道了。”

  方平求助似的看向我。

  我赶忙出去叫高明月带路去了他们顶楼,那木架构的房梁上挂着个金碗,里边还装满了用蜡封住白米和硬币。

  这个叫聚宝盆,是一种招财的方术。

  方老爷子叫我上来,不会是专门儿来看这个吧?

  想到这儿我立马一个鹞子翻身上了房梁,果真在房梁的大柱子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一床破棉絮。

  打开一看,棉絮里包着几个破莲蓬和几块石灰,还有一网乱七八糟的头发和一个木头小人儿。

  小人儿刻的个男人样,背上用朱砂写了方平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小人双眼血红血红的,十分吓人。

  方平一见这些东西也大惊失色,连问哪儿来的。

  又一把抓过边上的高明月,恶狠狠的问:“丑比,这东西不会是你放的吧?你见不得我外边儿有人,想咒死我?!”

  高明月不屑一撇:“我想你死就不会给你找阴阳先生。”

  屏风后的方老爷子也直骂方平混账:“你只会骂明月,怎么不去问问你小老婆,那个叫吴媚儿的女人,她干了什么好事?”

  “媚儿?”

  方平一听这个名字,愣了一下:“你说这东西是媚儿放的?”

  方老爷子一声冷哼,不置可否。

  “不可能!”

  方平一口咬定:“媚儿那么爱我,怎么可能害我?”

  “一定是你这个老东西,你和高明月那个丑比一样,你们不喜欢媚儿,看不惯我和她你侬我侬,专门编瞎话骗我!”

  “你们,你们都没安好心。”

  方平对我们破口大骂。

  还对屏风后的方老爷子口不择言:“死老头子,你他妈死都死了还这么多事儿。我的事儿要你管啊!好好在坟地挺尸不香吗?”

  “非要出来诬陷我的媚儿,老不正经!”

  这个方平。

  刚才还一口一个亲爸爸亲爸爸的叫着,对方老爷子别提有多尊重了,怎么一提到媚儿两个字,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赶忙又去看方平的面相。

  只见他原本父母宫昏暗,因为方老爷子鬼手拍灰遮掩了脸上所有的气色。现在这个色难已解,方平脸上别的东西现出来了。

  他的命宫,也就是印堂,黑气重罗叠计。

  命宫是一个人生命力的代表,最喜欢明亮的气色而最怕青黑之气。

  《麻衣神相》上有云:命宫见黄诸事称心,病者死而复生,庶人发财升职。青如铜破财,半年之内祸事至。黑如枯炭,死。

  现在方平的命宫,只怕比黑炭还深上几分。

  之前他的脸上因为一直被方老爷子用鬼手拍灰让他倒霉着,看不出其他气色,现在云开雾散,方平命宫不仅黑的什么似的。

  三日内必死。

  而这个黑气是从妻妾宫来的,说明方平会因自己的妻妾丧命。

  高明月面相正常不会害方平,那只有方平的外室有机会,方老爷子说的没错。

  方平却一口咬定不可能,又把我们一顿骂啊。

  搞的屏风后的方老爷子一个劲儿的唉声叹气,求我救救他儿子。

  我赶忙把那个小木头人烧了。

  面对熊熊火焰方平忽然抖了一下,仿佛大梦初醒一般:“哎!你们在烧什么?”

  又一眼瞥见边上的高明月:“哎!老婆,你今天怎么有点好看呢?”

  我和泱泱对视一眼,方平清醒过来了,他的面相在我们看来明显起了变化,命宫的黑也以明显的速度淡了下去。

  说明方平没有生命危险了,也代表他可以沟通了。

  高明月眼明心亮,听见方平喊自己老婆就知道事情回转了,三言两语就把他外室做法术害他的事儿描述了个清清楚楚。

  又让方平把人叫来。

  方平听的咬牙切齿,捏着拳头骂了好几声贱人才掏出手机,温言软语的将他那外室媚儿哄了过来。

  媚儿过来,方平还没说话,我们倒先吃了一惊。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