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飞天媚儿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不为别的,这媚儿长的实在寒蝉。

  小小的个儿,一身皮包骨头面黄肌瘦,两个大板牙跟庙画儿上的兔儿爷似的,眼睛还一大一小,不怎么对称。

  亏她好意思叫媚儿。

  连方平见了都下巴都忍不住掉地上,转过头怀疑的问我:“妈也!”

  “这真是我选的外室!?”

  我忍不住一个白眼:“你说呢?”

  媚儿不知道那小木人儿已经烧了,只当方平叫她登门示威来了,还搔首弄姿的冲方平挤出个媚眼:“平哥,怎么了嘛?你不认识人家了?”

  说着就要往方平怀里扑。

  “呕!”

  方平一把将她推的老远还伸出尔康手:“丑比!离我远点儿!”

  “平哥,到底怎么了嘛?”

  媚儿不明就里还姿态娇羞,一口大黄牙和牙缝儿里的青菜却格外扎眼:“你昨天在微信上还夸人家美若天仙的,今天怎么这样说人家,嘤嘤嘤。”

  “嘤你妈比!”

  方平快被这个媚儿丑吐了,一想到自己之前和这么难看的一起过了无数个夜晚,方平觉得自己某个地方枯萎了。

  吐完忍不住破口大骂:“就你长这个比样子还好意思出来当外室!”

  “长的不咋地就算了出门儿连个妆也不画画,当我瞎啊!还有脸叫老子给你买那么多奢侈品!!你配吗?”

  没等媚儿回答,方平又啐了一口:“配个几把!”

  媚儿被骂懵逼了,还没反应过来又被方平一脚踹在地上:“说,为什么害老子!?那个木头小人儿是干什么的?”

  媚儿一见事情暴露了,双膝一软就跪在了上.

  一边磕头一边祈求道:“大....大哥你别怪我,我这也是没办法。”

  怎么回事儿呢?

  这个媚儿,原来也不叫媚儿。

  她有个大众的不能再大众的名字叫李红霞。

  李红霞本来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娃,父母早亡,二十岁以前一直和爷爷奶奶住在乡下,爷爷经常外出不知道干什么,留奶奶和她在家干活。

  后来爷爷死了,家里在一个夜晚却来了几个神秘人。

  这几个人自称来自一个神秘组织飞天会。

  这时李红霞才知道,她爷爷李治生一直都是这个飞天会里的成员。

  而且这个飞天会是连坐制的。

  一旦入会,不仅你本人生是会里人死是会里鬼,就连你的亲人和你的后代,也理所当然成为飞天会的一份子。

  李红霞爷爷四十年前入了会,自然从她爷爷开始连带她爸爸和她,都已经是飞天会终身不可脱离的会员了。

  飞天会让干什么就必须干什么,不能反抗。

  但凡有命,莫敢不从。

  李红霞的父母早年就是为飞天会做事丢了老命,现在她爷爷李治生也死了,自然轮到她为飞天会效力。

  李红霞没什么文化,一听这话只能照办。

  她本来以为这就是个普通的民间组织,没什么特别,顶多也是出钱出力什么的。

  谁知一进去,发现这飞天会干的全是些伤天害理的勾当。

  他们每年七月还有个杀人仪式,会里的成员会比谁杀的人多,谁解尸的手法最高明,最不会被抓住。

  李红霞自然也跟着做了不少坏事儿。

  她有点儿觉得这样做不对,但禁不住飞天会的威逼利诱,后来麻木了觉得无所谓,这样也挺好的。

  偏偏这时候她单相思了。

  她们飞天会的分会出去,边上的小饭店有个进城打工的壮小伙儿,高高壮壮的,那大胳膊一看就有劲儿。

  她想和人家成双成对。

  可小伙儿知道她是飞天会的,死活不同意。

  李红霞却一心馋这个白白的壮小伙儿,就想脱离飞天会。飞天会的人见这个李红霞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也生了一脚把她踢出去的心思。

  可放着这么一个人,不好好利用一下也可惜了。

  就告诉李红霞,你想退会可以,但必须帮组织做点儿事儿,做好了,组织就放你远走高飞。

  李红霞欢喜不已,忙问什么事儿。

  飞天会的人就说,有几个运气特别好的人,组织看中了他们的运势,你去把他们的运势偷回来,就自由了。

  李红霞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但让她犯难的是,人的运势看不见摸不着又不知道在哪里,怎么偷呢?

  飞天会的人就拿出一个木头小人儿给她,说她只管负责接近那几个运气好的人,找机会把木头小人儿放那几个人家里,其他不用管。

  李红霞只能答应。

  飞天会的人又说那几个人都是男的,建议李红霞以色侍他人。

  李红霞对自己长什么样儿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说我这个样子不把男人吓跑就阿弥陀佛了,还会对我有兴趣?要不我先去高丽一趟?

  飞天会却拍胸脯保证说不用。

  那木头小人儿不仅有窃取运势的作用,还能迷惑人心。

  只要把木头小人儿放进那些人家中,那家的男人就会被李红霞迷的五迷三道的,母蛛都能当貂蝉。

  还给李红霞改了个名字叫吴媚儿。

  就这样,媚儿按照飞天会人教的方法先后大摇大摆接近了名单上那几个男人。

  由于他们不是大老板就是大棺儿,媚儿连接近他们的方法都一样。

  先混进他们家或者办公室当保洁,找到机会把木头小人儿往他家一放,他们立马眼睛一亮,对媚儿来了个饿虎扑食。

  之后就给她买了房子当外室。

  这个木头小儿也怪。

  放在他们家时,会加倍助长男人的运势,等到这个人的运势如日中天达到巅峰时,飞天会专门有人来收取这个好运。

  之后他们没了好运,就特别倒霉,分分钟扑街。

  媚儿照这个方法,已经害死好几个了,方平是那好运势名单上的最后一个。

  飞天会的人说这个方平祖坟埋的好,方平的女儿以后说不定会成为皇后一般的人物,一定要把这个运势偷过来。

  媚儿因此对方平格外上心,使出浑身解数把方平迷的找不着北。

  本来按这进度,方平在年前就该运势到达巅峰后,被木头小人偷运后死了的。方平一死,媚儿的最后一单任务也算完成了。

  她终于可以脱离飞天会,去找壮小伙儿生儿子了。

  谁知总有意外。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最后一单任务总完不成。

  方平的运气每次在快要如日中天时,就会突然倒霉,好像一盏燃的旺的灯一下被一盆冷水浇灭了一样。

  木头小人儿也因此几次不能得手,方平才侥幸活到了现在。

  “卧槽!”

  方平一下明白过来,拍着青瓜蛋子似的光脑袋:“我终于明白我老爸为什么害我....啊不,为什么老有事儿没事儿往我脸上拍灰了。”

  “他是怕我因为运气太旺,被木头小人儿里的小鬼偷走后扑街,才整我的。”

  泱泱白了他一眼:“你才知道!?”

  “亲爸爸哎!”

  方平又扑通一声跪在了屏风面前,一口一个亲爸爸的叫着:“儿子对不起你!刚才懵懵懂懂的,还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亲爸爸!你可得原谅你儿子!”

  “行了!”

  屏风后的影子干咳了几声:“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要不是为了你小子这条小命,我至于天天往坟外头爬吗?”

  “现在真相也大白了,你就收拾收拾送我走,有空给我烧点纸就行了。”

  “好勒!”

  方平答应的干脆利落,上去一把推倒了立在灶头的三根筷子。

  只听“啪”的一声,三根筷子散在地上,两根犀牛角蜡烛应声熄灭后,屏风暗了下去,方老爷子那影子也不见了。

  他走了。

  “大哥,”

  正在方平还在回味他老爸为自己忙前忙后的时,跪在地上的媚儿突然弱弱的问了句:“你打算拿我怎么办?”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