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上面有神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老刘风风火火冲进来:“哎呀!守一,有个人上你们门面找你,我把他带来了。”

  说完将那人从身后推出来。

  那人一见我大喜过望:“守一兄弟,你在这儿太好了!”

  我一见方平风尘风尘仆仆的,忙问他什么事儿。

  方平直性子:“守一,我老丈人他们那地方最近遇上个邪事儿没人敢管,你跟我走一趟!我只相信你。”

  我就问方平怎么回事。

  方平赶忙讲起了前因后果。

  那天我帮他解决完吴媚儿的事儿,高明月就兴冲冲拉上他去老丈人家了。

  他老丈人家在天官桥边上的沉龙坝,这几天却出了个吓死人的事儿。

  说昨天从桥下的河里捞出两块儿尸体,还是同一个人的。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被拦腰斩成了两截丢在河里。

  后来一调查,这男人是附近沉龙坝的村民。

  过天官桥去另一头的集市赶集,因为想去农贸市场占个好摊位起的早了点儿,不知怎么从桥上掉下河去了。

  再捞上来时,已经是一具,啊不,两半尸体了。

  天官桥上有监控。

  相关部门一调查发现,那个叫龙芳荣的农民在桥上走着走着,忽然一双涂了石灰的人手凭空伸出来,一把拽住他,不由分说跟将他死命往桥下拖,很快直直扎进河里。

  再浮起来时,人死了不说,尸体也一分为二了。

  除此之外相关部门再查不出什么,只叫当地人别乱说,除此之外也束手无策。

  闹邪。

  当地人一见这架势一口咬定,指定闹邪。

  况且这两半儿尸体,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从大年初二开始,桥下每天都能发现被切成两半的尸体。

  大都是沉龙坝的居民。

  还和龙芳荣一样,本来在桥上走的好好的,莫名其妙被不知从什么地方伸出来的石灰手拉下河不说,再浮起来已经一分为二了。

  一时间沉龙坝人心惶惶的,都知道闹邪,没人再敢过桥。

  但对面街上有个贸易互市,如果不从桥上过只能绕远两个小时从周游镇的桥上过去,有那功夫集市都散会了。

  再不就坐船。

  但河里有邪物啊!

  那些冲水而出将龙方荣一行人拖下去的石灰手,就是从水下出来的。人在桥上都能给拖下去,何况下河。

  下去就死,还特么一分为二,谁他妈想死!

  可沉龙坝的人都指着农贸市场生活,有些条件不好的还指着鸡屁股下蛋供柴米油盐,但都要过桥去对面集市换的。

  现在不能走天官桥,照这么下去,不吓死也得穷死。

  沉龙坝的人一沉思一合计,不如找个阴阳先生来看看吧,毕竟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有些事还是对口的好。

  一千多户人就合伙凑了笔钱准备找阴阳先生。

  正好方平去,听说了这事儿。

  又正好,方平的老丈人在沉龙坝德高望重,说一不二,大伙儿都听他的。方平推荐我去解决,他老丈人就拍板儿叫方平来请我。

  我一听天官桥从大年初二后就开始闹邪,搞不好是白火山跑出来的魔干的,哪儿敢怠慢啊!

  赶忙拿上吞星盘和江司辰一起,坐上方平的车去了天官桥。

  一到沉龙坝,一个穿皮草大衣的老头子正领着几个人在村口指指点点,一副挥斥方遒的样子,似乎是话事人。

  一见方平沉声问:“人请回来没有?”

  方平指着我和江司辰介绍说这是他请回来的先生。

  我一看,这人身形高大,但眉目周正自带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两只眼睛亮晶晶的不似一般老年人那样浑浊,眼眶很深,眼珠甚至有点晶莹碧绿。

  方平赶忙介绍那是他老丈人高长生。

  高长生一双眼睛不怒自威就看向了我,同时神色怀疑:“这么年轻,行不行?”

  我一见他怀疑我,只好壁虎掀门帘儿露一小手了:“老人家,你年轻时是个人物,经历了不少生死劫难。可惜生不逢时,每回有龙飞上天的机遇到来时,总会因为各种原因被人截胡。否则你该当个司令一样的人物,而不是在这小坝里当个小村民。不过即使你当个村民,也能一呼百应,让别人都听你的。”

  “你还有个特殊的命格,叫启明星命。”

  “顾名思义,你走到哪儿哪儿就会有好事发生。”

  “你说的太对了。”

  方平一听惊叹:“老头子年轻时跟一位大人走南闯北,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那位大人退居二线时,本来打算将位置传给老头子。可正当老头子快接手时,大人上面还有大人,非要将自己的侄子提拔到大人的位置上。”

  “上面那大人还怕老头将来威胁到他侄子的地位,将他派到雪岭去猎熊。”

  “老头在雪岭九死一生,不仅没死还带领当地人挖到了宝藏上交,国家本来要奖励老头。可上边儿的人却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又把他排挤去另外的地方了。”

  “总之老头儿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立功。”

  “哪怕那个地方再穷乡僻壤,他也能让它闪闪发光。可就是时运不济啊,每回刚做出点儿成绩就被人截胡。好像老天故意和他过不去一样。”

  “老头一气之下,跑回沉龙坝当村民,再也没出去过了。”

  “守一兄弟,你说什么原因让我老丈人这样呢?是时运不济吗?还是他命里没有那个升倌儿发财的命?”

  方平老丈人也十分好奇,又颇带点儿考验的意味:“小先生,你说为什么呢?”

  我一听直言不讳:“你的格局属于狮虎格,性情豪迈不拘小节,命里本来有很多机遇可以飞黄腾达,但三十五到三十六岁时发生个怪事,彻底改变你这一生。叫你珍珠变鱼目,卧龙陷沼泽。”

  高长生讶异:“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

  我指了指高长生:“你的双眼幽暗碧绿,这个在面相上叫鬼眼。也是你被截胡的主要原因。眼睛主三十五和三十六岁,结合其他面相信息,我断三十六为你人生转折点。”

  高长生一听不禁竖起大拇指:“准!”

  方平从来没听过老丈人说过这一点,一听忍不住好奇问:“那么爸,你三十六岁那年到底发生什么了?”

  “嗨!”

  高长生一阵感慨:“也没啥,就是年轻没啥经验,有点儿莫名其妙。”

  这话说的方平都想歪了:“难不成我那老丈母娘不是您初恋,您还有段荒诞不羁的风花雪月般的过去?”

  “你小子瞎几把说什么呢?”

  高长生毫不留情,一巴掌拍在方平头上:“我说的是做事情。”

  当时高长生还在为大人卖命。

  有一天他和几个伙计出门为大人办事路过扇子岭,在一块大石头上歇脚。

  正值盛夏,那大石头冰凉凉的十分舒服。加上石头后长了几把十分茂盛的扇子松,将头顶的太阳也遮的严严实实的。

  几个人靠在冰冰凉的大石头上,不知不觉竟睡过去了。

  高长生也不例外。

  他还做了个梦。

  梦中迷迷糊糊的,有两个人从大石头另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来,一边走一边说话。

  其中一个拍拍肩上挂的布口袋,语气美滋滋的:“这回挖了不少两脚羊身上的东西,能赚好多钱,咱哥们儿可有的发了。”

  另一个语气有点儿愧疚:“可它们都还小,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太伤天害理了?”

  “怕什么?”

  前一个立即反驳他:“什么叫伤天害理?它们本来就夭寿活不长,命该如此。但它们生在富贵人家命格好,难不成叫它们死后把这点儿天生好命带到棺材里去不成?还不如给我们发财,我们将它们东西拿来做了好事,它们还该感谢我们呢!”

  “也对!”

  另一个便坦然了:“反正它们带到坟地里,过不久也和他们一起烂了。不如给我们救救穷,还算他们积德了呢!”

  两人就这么一边说话一边离大石头越来越近。

  不一会儿到了扇子松下,见石头上躺着几个人都睡的跟死猪似的,便踢了踢离他们最近的高长生:“哎哎哎!别睡了!”

  高长生闻言,眼睛十分想睁开。

  但无论如何都只能半开半合的,怎么都看不清那两人的样子,话也说不了,便索性躺在石头上不再说话。

  那两个人却有一左一右围在了高长生边上,还十分殷勤的问:“我们有一对眼睛你要不要?五万块,就可以给你换第一种富贵金眼。”

  高长生不理他们。

  一来放到现在,五万块也不是很多人说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

  何况八几年。

  莫说高长生当时身上没有那些钱,就算有他也不会换什么富贵金眼。

  二来刚才听那两人说话,言语间就不是什么好事儿。

  高长生一心以为他们是盗墓的,或许又刨了哪位帝王将相或者文臣武将的坟,想把带出来的东西卖给他。

  他才不要那些带尸气的玩意儿呢!

  那两人见高长生不搭话,十分生气:“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我们只好给你换第二种鬼眼安上,免费!”

  说完一巴掌拍在高长生脸上,高长生顿时感觉自己双目一凉,渐渐失去意识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