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四神龙门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我没想明白。

  正在这时,门口一个声音破口大骂:“草泥马!刚才你个二货踢小爷的?信不信小爷我打死你?”

  回头一看,那个大光头不知什么醒了,正坐在草席上指着一个人草爹骂娘的。

  “哥们儿!”

  我一见过去拍拍他,想问问他什么来头,怎么大半夜在河边钓水娘娘?

  谁知他一见我,吓的“妈呀”一声站起来拔腿就跑,一会儿就没影儿了。这货估计以为我在河边被水娘娘害死了,这会儿见了鬼呢。

  撑船的大爷倒追出来问那个踢大光头的人:“长毛,怎么回事?”

  叫长毛的老头满脸歉意:“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见他直挺挺的以为他死了挺尸呢,踢了他一脚。”

  “行了行了。”

  大爷听完连连摆手:“你去忙你的吧。”

  长毛走了。

  “大爷,”

  我一见这个叫长毛的人,怎么也五六十岁的年纪了,但言行举止和一个小孩儿没什么区别,就好奇问:“这个长毛是什么人?”

  “他呀?!”

  大爷长叹一口气:“苦命人。”

  大爷说这人叫龙体荣。

  也是沉龙坝人。

  十几年前年前还是个正常人,在街上当泥瓦匠工头,经常组织乡下一些砖匠瓦匠去其他地方修房子,挣的盆满钵满的。

  人一有了钱,便春风得意。

  这龙体荣也不例外。

  他觉得自己现在挣钱了,怎么也得光宗耀祖一下。可怎么个光耀法,才能让沉龙坝人同沐恩泽呢?

  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好办法。

  修龙门。

  怎么个意思呢?

  沉龙坝的人不大都姓龙吗?

  这龙可是天上地下最尊贵的神兽,样子也威严,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他要在天官桥上修一座龙门,让来来往往的人看到这尊贵象征的龙门是他为沉龙坝的人修的。

  说干就干。

  很快一座巨大的龙门在天官桥上凌空而起。

  四条水泥做的龙雕刻的栩栩如生,盘在天官桥新架起来的桥架上。

  这天官桥本来只有个平面石桥未做桥架,外观不免寒酸。四条水泥做的龙一上去,倒让天官桥生出一种古朴尊贵的气质。

  龙长还给取了个名字叫四神龙门

  远远望去,倒真像戏文里说的龙门似的。

  这一胜景让来参观的人见了龙门赞不绝口,说比鲤鱼龙门还有气质。慕名而来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一时间,沉龙坝龙门竟成了个旅游胜景。

  由于当地其他风景也不错,不少人来这儿消费度假。有人抓住商机搞了几个农家乐,个个发的跟猪头似的。

  那一年乡里还开了表彰大会,表扬龙长毛修龙门有功,带动地方经济。连县上也派人下来给龙长毛发奖了。

  龙长毛那叫一个高兴啊。

  心想自己总算扬眉吐气,还为了家乡做了点儿贡献。

  可惜好景不长。

  不出三年,不仅龙门没人来参观了。龙长毛的几个哥哥,也相继死的死,疯的疯。

  龙长毛信邪,赶忙找阴阳先生。

  先生告诉他,你修的龙门有问题。自古以来龙只有天子才配以龙自居,其他人的命格根本压不住这种东西。

  平头百姓用了天子才可以用的东西,不出事才怪。

  龙长毛的几个哥哥就是因此丧命的。

  他们命格太轻,被龙门压死了。

  龙长毛的命稍稍比哥哥们好一点点,所以现在还没怎么样。不过从他的面相看来,他迟早会和哥哥一样,被龙门压死。

  龙长毛一听,当时就找人把龙门砸了。

  不过事后龙长毛经不住打击,一想到自己几个哥哥全是因为自己修这劳什子龙门给害死了,心里十分愧疚。

  不出一个月,脑子坏了。

  后来龙长毛的心智便一直时好时坏,保持小孩儿状态。总幻想自己才十几岁,处于几个哥哥还好好活着的年代。

  “哎!”

  大爷说完叹了口气:“龙长毛几个哥哥,也算他好心办坏事吧。”

  江司辰一听冷笑:“他好心办的坏事儿岂止这一件?”

  我头皮顿时炸了。

  是啊!

  我终于知道那几条过江龙为什么好端端,会走了这条已经被天官悬剑的河,还莫名其妙死了。

  就是因为龙长毛!

  他修的龙门,将那几条过江龙吸引了过来。

  咋回事呢?

  自古以来都有鱼跃龙门一说。

  殊不知不只有鲤鱼需要过龙门,龙也是要过龙门的。

  古书上记载:在大河水晶宫有一道门,高约万丈四龙盘踞。五湖四海的过江龙欲赴龙神会觐见龙王册封真龙,一定要经过这四方龙门。

  龙长毛在天官桥上修个龙门,一定叫过江龙以为那大河水晶宫的四方龙门到了,才不顾一切从河下桥洞穿过。

  谁知桥洞悬着天官们的斩龙剑。

  这一过,立马被斩龙剑劈头一分为二,成了剑下亡魂。

  那些过江龙死的莫名其妙,又眼看要成真龙心有不甘,这才怨气冲天的,天天在沉龙河里害人,把过桥人拉下水。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人的尸体都一分为二,切口还整整齐齐的。

  因为过江龙拿他们泄愤,将他们扔去斩龙剑杀死。

  它们也想让人尝尝,被斩龙剑一分为二的滋味。

  这个龙长毛哇,在天官桥上修个龙门,害了自己几个亲哥哥的不说,还顺带害了几条过江龙牵扯出一大串人命。

  可也只是无心只失,他没想到会这样。

  怎么说呢?

  弄巧成拙吧。

  想到这儿我转过头,正好江司辰问我:“既然已经知道是过江龙人害人,又知道它们害人的前因后果,你打算怎么办?”

  “没个金刚钻不拦瓷器活儿。对策我早想好了。”

  我可打不过过江怨龙,只能通过说教以理服人。

  但光说说是没什么用的,你就是说破了嘴皮子把几条过江龙都说通了,不能帮人解决被沉龙剑斩杀的痛苦,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人家凭什么听你的?

  就叫江司辰:“你先去帮我把倩女找来,一个手拿红风车捡垃圾的疯女人,就在我们街上。”

  江司辰似乎对我打算怎么处理过江怨龙十分有兴趣,不一会儿还真把倩女给带来了。

  倩女认识我,平时老上我们门面讨东西吃,我总把自己的花生酱饼干分她,一来二去熟了,她也跟老头儿一起叫我一一。

  现在一见我,流着哈喇子就往我身上蹭:“一一,今天还有没有花生酱饼干了?”

  我赶忙诚恳的告诉她,倩姑请你帮个忙,一会儿麻烦你配合我一下,完了我给你买一大盒。

  倩女一听有一大盒花生酱饼干吃,吹着红风车就心甘情愿跟我上了天官桥,站在桥上,江司辰还骂我带他上来吹风呢?

  我赶忙对桥下喊:“你们生前都是修行的神物,只差一步即可修成真龙,但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游到这儿被斩龙剑给斩了?”

  这话是说给过江怨龙听的。

  果然话音刚落,水下就起了个巨大漩涡,过江怨龙的愤愤不平声音:“小子,你不要以为上官清秋在你身上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等的事不要你管。你今天又来旧事重提,是故意来揭我等伤疤的吗?”

  “不不不。”

  我生怕它们误会,赶忙说:“我是来帮你们的。”

  “你们修行这么多年,一朝不慎被斩龙剑给斩了,千年道行一朝丧不说,还被困在这沉龙河永不超生成为害人怨鬼,你们甘心吗?”

  “那又怎样?”

  过江龙咬牙切齿:“你今天最好能说的出个帮助我们解脱的办法,否则你平白无故来戳我们的痛处,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好说,”

  我一听直言不讳:“你们修行多年,如果没有害过人,不可能莫名其妙被天意指引到沉龙河被斩龙剑给送了命对吧?”

  过江龙没说话,看来是默认了。

  我一见继续道:“龙在修行时害了人就是孽龙,即使到了龙神会,在斩龙台上也难免一刀。何况你们死后,还害了龙芳荣一行人的性命,已经到了罪无可赦的地步。”

  “与其到时候被天雷打的灰飞烟灭,不如现在做点儿积福积德的好事将功折罪,也好过在永在沉龙桥作孽。”

  过江龙问什么好事。

  我赶忙又说:“这条河上的天官桥下有很多女人,是当年建桥时被用来打生桩的。被困在桥下一百多年了,但没了她们这桥会塌。”

  “不如你们替了她们的位置,做个镇桥龙如何?”

  “这样不仅女人们可以解脱,你们也让这桥固若金汤,同时也能保佑过往行人平安,岂不功德无量?”

  水龙一阵沉吟。

  好半天另一个声音才说:“大哥,就照他说的办吧!”

  “我们一直在这沉龙河中当个怨鬼也不是办法!”

  “想当年咱们兄弟修行的初心是什么?那是一朝飞天成为真龙,不说为天下人鞠躬尽瘁,但也不是困在这儿害人。”

  我也掏心掏肺道:“对对对,你们若当了这个天官桥的镇桥龙,千百年后一定功德无量位列仙班。可一直在沉龙河当鬼,结局就不一定了。”

  后半句说的含蓄,它们再一意孤行害人,不被雷公爷劈了才怪。

  这个道理我明白,过江龙也明白。

  半晌带头的过江龙沉声道:“你说的不错,叫我们成为镇桥龙的却是个独一无二的好办法。但我等已无肉身,不能凭自己上桥,得有相同的灵气指引。”

  这我早想到了。

  龙本为至灵瑞兽,想叫他们镇桥一定要有相同的灵气在前面引路将他们带上桥,最好和他们一样是龙身上的东西。

  但现在我上哪儿找龙去?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