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阴间先人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谢思飞的小叔连连叫我小声点儿。

  这才拉我们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讲起前因后果,说刚才那几团头发的却是他们养的,更准确一点儿说是他们供奉的阴先人。

  什么叫阴先人呢?

  先人就是祖先,我们将去世的祖先称为先人。

  不过这些先人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阴先人,就是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死人。

  将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死人请回来供奉,并为他们立排位,上香火,当自己家祖先一样对待。

  又为了和自家先人相区别,在前面加一阴字,称阴先人。

  泱泱一听不解道:“那这不是养鬼吗?”

  “你们这样做,和养鬼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同了。”

  谢家人赶忙解释:“寻常人养鬼,用香火血液供奉它们,是为了让鬼给它们做事,利用它们。”

  “我们不一样,我们只是将它们请回来供着,真真正正当祖先一样供着,压根儿不图什么。”

  泱泱更不解了:“那这又是为什么呢?”

  谢家小叔叹了口气:“哎!这一切都是我爸造的孽!我们现在供奉奈那些阴先人,也不过在补偿它们方面尽点儿绵薄之力。”

  怎么回事呢?

  原来谢家老爷子和谢思飞老爸一样,是个剃头匠。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老爷子在街上开了个理发店。

  那会儿美容美发还不怎么流行,大伙儿进去理发店大多都洗剪吹一下,很少有和现在一样染个色烫个羊毛卷什么的。

  谢老爷子却偏偏想走在时尚的前沿,想引导大家带假发。

  那会儿带假发的人少,谢老爷子发现了商机,想赚这第一桶金。

  就从外地进了些假发放在理发店卖。

  刚开始人们都不怎么看得上,可这谢老爷子也是个安利鬼才,各式各样的假发天天自己带不说,还搞体验卡送给别人带。

  一来二去,人们被种草了。

  又因为那会儿假发刚刚流行,图个新鲜。一时间谢老爷子卖的假发,竟在这个小镇供不应求起来。

  大伙儿带腻了一个款式的假发,就期待更多款式的假发。

  很快又有人嫌假发不够逼真,摸着毛毛的手感不好,有的带着还过敏。而且假发终究是假发,带着还会掉。

  谢老爷子为了不让这假发的风潮褪去,竟不知从什么地方搞到一批十分逼真的头发。

  那些头发又长又直,还都乌油油的十分舒服。

  老爷子用这批头发不仅造出去几个手感真实的假发套,还用它们来给爱美的姑娘接头发。

  一时间接头发的风潮又在这个小镇流行起来。

  老爷子的生意又变好了。

  可头发用的也快,没过多久老爷子带回来的那批逼真的头发很快用完了。

  正在他愁上哪儿弄头发时,附近的村子突然爆发出一则惊天动地的新闻。

  一个叫牛二的村民,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却是四十几宗命案的连环杀手。

  这人平时都无所事事,白天在家睡大觉。

  一到晚上,牛二就扛个锄头出去溜达,遇上什么走夜路的人就诓骗到自己家中杀掉,然后埋在门前一早挖好的土坑里。

  这单案被发现时,牛二家门口已经埋了三个大土坑。

  坑里全是被牛二杀害的被害人尸体。

  个个都被脱了衣服,头对脚,脚对头跟码柴火似的在坑里码的整整齐齐的。

  尸体被发现时,好多都已经烂了。

  但那头发却好好的,一网网落在土里。

  谢老爷子当时去现场一看,居然生出个荒诞的想法。

  他将那些头发全捞了回来,整理成一个个发束。

  人的头发真是奇怪,人都死了那么久了,头发还历久不烂。

  打理打理,竟跟刚从头上剪下来的一样。

  这批头发不出意外,也卖的很好。很快被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爱美或短发的小姑娘给接完了。

  头发还是供不应求。

  而且谢老爷子还惊奇的发现,自从用了死人头发后,他的生意不仅没因为缺德而一落千丈,反而出奇的好。

  难不成真和有些人说的一样,越缺德越发吗?

  难怪县城开饭馆的吴老板,别人都说他在汤锅里加大烟壳,给黄鳝丝泡福尔马林,用粪水养鲇鱼冒充白鱼,缺德事儿都做尽了,他还发的跟猪头似的。

  谢老爷子这么想着,就打算再弄一批头发。

  可上哪儿找这种真头发呢?

  他思来想去,想到自己二姨婆有个儿子在县里火葬场上班,自己和他论起来,他还得叫自己一声表哥。

  老爷子当即马不停蹄去找这个表弟了。

  在给表弟塞了几条好烟和一千块后,表弟终于同意谢老爷子在没人的时候进火葬场割死人头发。

  谢老爷子割了几次后觉得可行,客人也没察到异常。

  他觉得这个办法。

  可火葬场那边儿差点儿被人发现了,他表弟就建议他一个月去一次。

  但客户对头发的需求量大,去一次带回来的头发根本不够一个月用的。加上一次不能薅太多,容易枯黄不好打理。

  老爷子就想了个办法。

  他把那些死人头发,连死人头皮一块儿割下来,这样头发就跟还长在死人头上一样,能多青春很长时间。

  这个方法还真管用哎!

  老爷子一次割了很多死人头发回店里,生意也好的不得了,家里的生活也因此得到了改善。

  以前只有过年过节才吃的起的大鱼大肉,现在天天吃。

  几个孩子也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哪儿还有一点儿当初青黄不接的样子。

  一天半夜,正在谢老爷子和他老婆王金花喜滋滋的,数着抽屉里的钱预备在城里买楼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王金花骂骂咧咧的去开门,谁知门一打开就吓的一头栽在地上。

  谢老爷子赶忙出去看,却也被眼前的一幕吓的魂飞魄散。

  只见门外站着一大片人,乌泱泱的人影传动,怎么也得一百多个的样子。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年纪容貌都各不相同。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没有头发,头皮似乎还都被人割去了,顶着一张血淋淋的头皮。

  一见谢老爷子,个个张着血盆大口:“把我们的头发还给我们!”

  “你还我头发!”

  谢老爷子一见那些都是在火葬场被自己割过头发的死人,吓的赶忙将门一关,冲进内堂找了几十张佛经将门窗贴了个严严实实。

  由于佛经的原因,外面来索命的死人撞了一晚上也没把门撞开。

  第二天雄鸡一唱天下白后,那些死人才消失不见。

  谢老爷子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心脏病差点没吓出来,一见他们走了赶忙去看倒在门外的王金花。

  好在那些死人恩怨分明,并没对王金花怎么样。

  王金花醒后又哭又闹骂谢老爷子不该做这缺德生意,又叫他去找阴阳先生。

  谢老爷子这才连滚带爬去找了他们信的过胡半仙。

  好在胡半仙是个有本事的,给谢老爷子争取了个协商的机会没让死人立即要他的命,而是和它们达成一个协定。

  什么呢?

  这些死人本来进了火葬场都是要上轮回道的,但因为谢老爷子将它们头皮割去一块导致它们尸骨不全,无法投胎。

  那么谢老爷子就要还它们每人一顶头发。

  而且要真正的头发。

  谢老爷子只好把自己的头发还给它们,可一个人的头发也只能顶一个人的空,还有一百多个死人没着落呢。

  谢老爷子又把王金花和自己三个孩子头发也还给它们了,可还是不够。

  于是通过胡半仙,谢老爷子和死人们达成一个协议。

  谢老爷子将这一百多个被他割了头发的死人请回家,立个牌位当先人一样供着。以后谢家再有新人出生或加入,就把新人们的头发还死人。

  死人们排好队,领一个走一个。

  所以谢家现在从上到下从老到幼从出生开始都是光头,就连嫁到谢家的女人们也无一幸免,头发都已经拿去还给死人了。

  我说呢!

  听到这儿我才恍然大悟,我说怎么谢家从上到下,从男到女都是光头,感情还有这么个缘故在里面。

  “等等!”

  泱泱一听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你们说当初被谢老爷子割了头皮的死人有一百多个,可你们谢家从谢老爷子到你们最小的孩子一共才几个人?”

  “这每人还一顶头发,什么时候才能还的完呐?”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