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树讨口封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正在我苦思冥想王金花描绘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的时候,王金花又开始哭天抢地,指着我一顿臭骂:“你是个什么阴阳先生?”

  “我们家请你来是叫你捉那害人邪物的,你反而撺掇我儿子来逼问我怎么回事?有你这么没用的先生吗?”

  我特么。

  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不讲理的老太太。

  但凡阴阳先生,一旦牵涉到人和其他邪物的关系,总要弄清楚怎么回事,问明白因果才好从中调停。

  哪有不问青红皂白一锤打死的?

  而且做个什么事不得讲究前因后果,没听过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遇上邪物就灭了再说的阴阳先生。

  即使有,他也一定会翻车。

  这老太太什么都不说,只一心想我们把那在她身上划刀子的邪物收拾了,那可不行。

  我见王金花实在问不出什么,不如换个方向,问问那邪物。

  到晚上那东西还真来了。

  王金花睡的迷迷糊糊的,呼噜山响,全然不觉已经靠近的危险,妈的难怪之前会被割那么多刀。

  我和江司辰躲在一床席子后边儿,见那东西还真和王金花说的一样,浑身黑乎乎的,顶着一脑袋大包。

  这可奇了!

  这啥玩意儿啊!

  怎么没个人形儿呢?

  但我已经抹过牛眼泪,也就是说看到的就是它的本相。

  黑乎乎的,身体长而扭曲,还特么一脑袋大包。

  难不成.....

  没等我想完,那东西已经在王金花头上举起一个大瓦罐,对准她就要砸下去。以前这个时候,总有一顶鸡窝似的头发替她挡住瓦罐。

  可谢家的阴先人们知道今天有我在,已经不可能出来保护她了。

  我赶忙将天心斩龙剑悄悄抽了出来,刻意将寒光对王金花的方向晃了晃。

  那东西果真对剑气异常敏感,只见寒光一闪它就撤了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窗边,对准窗窟窿就一头扎了下去。

  下一秒只听那个东西“咚!”的一声重重跌下地坝。

  泱泱异常兴奋的声音随之响起:“哥!”

  “捉住了!快下来哥!”

  我和江司辰赶忙跑下去,却见泱泱带着谢家人将一个东西围的严严实实的。那东西被一张大蚕丝被盖着,被子一部分高高隆起。

  谢思飞冲动,一见那东西不动了,冲上去就提起沙包大的拳头: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欺负我奶!我打死你!”

  谁知下一秒谢思飞却惨叫一声:“哎哟!”

  捂着手倒在地上:“这什么玩意儿啊!这么硬!痛死我了!”

  谢家人一听,就要去掀开被子看。

  却见一地的树皮。

  那个东西在被子掀开的一瞬间“嗖”的一声跑了个无影无踪。

  我将树皮捡起来还没说话,泱泱却先叫出声儿来:“这不是桑树的皮嘛!?”

  我一看,还真是桑树皮。

  联想之前王金花说的形象,我忽然明白那恨不得砸死她还在她身上划拉了几十刀的邪物是什么了。

  和我之前猜的一样:就是一棵桑树!

  是树都怕刀砍斧劈,所以我才用斩龙剑惊了它。

  又用蚕丝被才将它捉住。

  因为我以前就发现,我们这边乡下的桑树上有种野生蚕。这种蚕和家养蚕一样会吐丝,还会在桑叶上结蚕果。

  但这蚕一旦在桑树上吐丝,桑树会死。

  所以那个东西是桑树的话,一定怕蚕丝。结果还真让泱泱用蚕丝被捉住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猜到那东西是桑树呢?

  我突然想起我们这边有个习俗,桑树都是当柴火烧的。每年冬天人会专门把桑树的枝桠砍下来,留个树桩等来年发新枝。

  久而久之,桑树被砍掉枝桠部分就在树顶越积越多,远远看去活像一个长了一头大包的人。

  “啊!?”

  泱泱一听:“桑树也会害人?你们家老太太还真是什么都能得罪!”

  谢家人这才恍然大悟,忙不迭的跑到我面前:“小师父,还真让你说对了。你要说别的我们可没印象,这老太太和桑树,那我们可是印象深刻。”

  喔?

  我一听来了兴趣,赶忙问怎么回事。

  谢家人说二十年前,谢老爷子去世后,一家人又搬回了农村种田,长期住在现在这祖宅里。

  但王金花根本不想在农村,也不想种田。

  谢家人就让她煮饭。

  其他人上坡上干活儿,她只负责在家煮好饭叫他们回来吃就行了。

  谁知老太太煮个饭也不安分,觉得自己辛苦了,骂骂咧咧说老子一辈子命苦,一辈子伺候你们这些寄生虫!

  天天洗碗时,竹刷把将灶头和锅敲的山响。

  家里人劝她说这厨房住着灶王爷,灶头就是灶王爷的脊背。你这样敲敲打打的,岂不在打灶王爷么?

  当年赵匡胤她老妈,就是这样败掉赵家万年江山的。

  怎么回事呢?

  赵匡胤陈桥兵变时,他老妈在家刷锅洗碗,忽听窗外有个鸟儿叫:“赵家天下万万年!赵家天下万万年!!”

  他老妈一听,十分不爽。

  拿起手边的刷把就狠狠在灶头上敲了几下,骂道:“还万万年?!有个三五百年就不错了!”

  这话一出,灶王爷立马上天把她给告了。

  他向玉帝哭诉:“人家赵匡胤她老妈都说了,只要三五百年的江山社稷。您非给他一万年,害我挨了好几个金棍!”

  说完就给玉帝看。

  玉帝一瞧,只见那灶王爷雪白的脊背上,好几条被刷把打出的淤痕。

  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赵匡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当了皇帝,他老妈自然就是太后了。平时用来洗锅的竹刷把也摇身一变成了金棍。

  这几棍打在灶神身上,可伤的不轻。

  玉帝大怒,就如赵匡胤他老妈所愿,当即传司命司运二位天官,将原本赵家应该坐的万万年江山,大笔一挥改成三百一十九年。

  谢家人也这么劝王金花,你别拿刷把打灶头,当心灶王爷上天告你,给咱们家降下点什么不好的事儿。

  谁知王金花不仅不听还反唇相讥:“你又不是赵匡胤我也当不了太后,你在这儿冲什么大尾巴狼呢?”

  “我连老公都死了,还不够倒霉?”

  “天天洗衣做饭伺候你们这些龟孙子,我活的这么苦,骂几句发泄发泄怎么了?”

  因此这一劝不仅没起到作用,老太太还骂的更凶了。

  天天刷锅洗碗的时,竹刷把将灶头打的山响。

  同一年夏天,正值水稻大丰收。

  谢家人天天起早贪黑,谷子还是收不完。一到白天太阳又晒又热,这时候去收谷子脱几层皮都不算什么。

  谢家人就商量白天休息,晚上趁凉快去收谷子。

  王金花一听更不乐意了。

  因为他们晚上出去,自己凌晨五点就得起来给他们做饭。

  又是一顿骂啊!

  一天早上,天还没亮。

  王金花正在厨房骂骂咧咧刷把敲的山响,突然听见“咚!”的一声,有个什么东西从外边儿跳进来了。

  她还以为几个儿子收谷子回来了。

  正要开骂。

  谁知下一秒,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冲了进来。

  “我的妈呀!”

  王金花当时就叫出了声儿。

  “你别怕!”

  谁知王金花这一叫,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竟开口说话了:“我不会伤害你,我是来求你帮忙的。”

  帮忙?

  王金花一听这东西竟有求于她,大着胆子问了句:“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东西赶忙自我介绍:“我是你的老邻居。”

  “我就住在你们灶屋后边儿,已经生长了一百年了。”

  “灵界规矩,我们一百年可化人形,我今天来就是向你老人家讨个口封,让你老人家看看,我像什么?”

  说完就掀开身上的遮盖,露出个形状。

  王金花纵使见怪不怪,一见这样子还是叫了声:妈耶!

  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一棵树一样的东西穿着人的衣服,带着人的帽子,树枝还长成人手人脚的样子。

  外面又套了一件风衣遮的严严实实的,打眼一看还真像个人。

  谁知这王金花就是嘴贱,知道这东西想让她说它像个人,你想让我说什么,我偏不说。想变成人形没那么容易!

  上下打量桑树一眼,嘴角一撇:“你呀!我看你像坨屎!”

  在我们这边,像坨屎就是看不起别人骂人的话。

  接着就听那东西恨恨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不过求你一句话的事儿。我变成人了对你也有好处,会送你荣华富贵感谢你,你这么害我有什么好处?”

  说完还真摇身一变,成了一坨耙耙状。

  王金花一听有荣华富贵相赠,顿时后悔不迭。

  不过她依旧死鸭子嘴硬,梗着脖子道:“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精怪,你们精怪修成人形就想害人,我才不助纣为虐。”

  说完还操起一把齐刀用力扔了过去。

  那东西叹了口气,却也没恼怒,只说:“我修行一百多年从来没害过人,否则怎么逃的过雷劫?”

  “罢了罢了,你不肯帮我,明年等我枝繁叶茂之时,我再找别人吧,打扰了!”

  说完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王金花当时吓的够呛,后来却越想越来越后悔,荣华富贵啊!

  自己怎么就图一时嘴快,把眼看到手的好生活给弄丢了呢?煮熟的鸭子飞了!

  又想到刚才那东西说去找别人,顿时急了!

  它去找别人,那荣华富贵不也给了别人了嘛?!

  不行!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王金花这么一想,就跑出去找那东西,她依稀记得刚才那玩意儿说过,是自己老邻居?就住在老房子后边儿?

  她就去老房子后看。

  转了一圈儿后,顿时眼前一亮!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