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章 说你像人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在灶屋后一个挨着祖坟的深凹里,一株大桑树亭亭如盖,树身高大直冲屋顶,树下盘根错节,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树还挂了好几块红布,红布下树身插着一把齐刀。

  王老太太走近一看,正是自己刚才在灶屋扔那东西的那把。

  那东西,十有八九就是这大桑树。

  想到这儿,王老太太走近一步,理直气壮的叉着腰指着大桑树说:“喂!我现在改主意了!”

  “你再打扮打扮出来吧?我说你像个人。”

  可大桑树哪儿还能再出来啊?

  讨口封的机会一年只有一回不说,就算能再出来讨口封,它也不会再找王老太太呀!

  这回找老太太,本来就是看在她天天在灶屋忙活离自己最近便,她又把灶王爷得罪了个透彻没人帮她挡邪祟,它才能近了老太太的身。

  本想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想到王老太太嘴那么贱,还说它像坨屎。

  这讨口封一事,对世上修行的东西可都是很重要的。

  蛇在修行到一定程度时会找人讨口封说它像龙王爷,它才能化龙。黄皮子拜月修行,也要人说它长的像人它才能变成人。

  现在老太太说这好不容易修行快化人的桑树像坨屎,导致它功亏一篑,千年道行一朝丧。

  恨老太太还来不及呢!

  还会出来见她?!

  “好!”

  王金花见大桑树无动于衷,咬咬牙就把树身那把齐刀抽出来,三两下将大桑树的枝桠砍了个精光:“你不让我好,你也别想好!”

  “我砍了你的枝桠!看你还怎么修行,怎么枝繁叶茂!”

  说完扬长而去。

  以后每年开春,老太太都雷打不动要去砍那棵桑树,别说枝桠了,根本不让它有枝繁叶茂的机会,连刚长出来的嫩芽也被掰了个精光。

  就这么过了五六年,王金花的二儿子,也就是谢思飞他老爸在城里开理发店了,还赚了些钱。

  一家人都搬到城里去了。

  王老太太也不例外。

  可她还是每年坚持雷打不动开春时回来砍桑树,还只针对那棵桑树。

  一家人见王金花自从搬到城里去后,自认为高人一等,怕脏了自己的老脚平时坚决不会回乡下,连院子里的桃子李子柚子丰收时叫她回去结一下她都不屑回去,还说几个烂果子有什么好稀罕的。

  怎么就雷打不动每年开春回去砍桑树呢?

  还只砍那一棵。

  就问王金花。

  王金花就把那年大桑树变成人形来找自己讨要口封的事儿说了。

  一家人都劝她算了,本来就是老太太先对不起人家,怎么人家后来不来找你了,你还怨上人家了?

  王老太太就说:“我在城里可听人说了,这精怪讨口封,成功之后可是会给人很多好处的。”

  还说她在城里认识个于老头。

  这个老头可有钱了,在市里买了好几套房子不说,这县城好多小区都是他的,银行卡里的存款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但他本来不这么有钱,是个穷鬼。

  还和王老太太以前一样,在乡下种地。

  但于老头勤奋,起早贪黑的。

  每天天还没亮就去地里了,月亮出来才回去。可真称得上晨曦理荒穗,带月荷锄归呀。

  有一天于老头扛着锄头,顶着月亮经过一个坟头时,一个东西一下滚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定睛一看是个黄鼠狼。

  但这黄鼠狼却穿着个小褂子和一条西裤,带个帽子还拿个拐杖,活脱脱像个绅士。

  黄鼠狼见于老头不怕,居然开口说话了:“老人家,你看我像什么?”

  于老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它一番,认真道:“你这样子,还挺像个人的。”

  黄鼠狼当即泪流满面,冲于老头拜了三拜后冲坟后边儿跑了,走之前还对于老头说:“我会报答您的。”

  之后于老头就经常收到黄鼠狼赠送的古董什么的。

  于老头将那些古董卖了,顿时摇身一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大富翁。

  王老太太听了于老头的经历,又想起当年大桑树变成人形找自己讨口封的事儿,后悔不已。

  当初要不图一时嘴快说大桑树像坨屎,自己说不定也已经和于老头一样发了,住别墅开好车的。

  哪还至于还住在现在几十平的小房子里。

  各种羡慕嫉妒恨之余,王老太太又跑回乡下砍桑树了。

  以前一年回去一回,现在小半年不到就往乡下跑一趟,将那桑树砍的伤痕累累不说,枝桠全无,就剩一头大包了。

  就这王金花还时不时指着桑树警告:“我叫你再来找我你不来,那你也休想去找别人!!你要送荣华富贵只能送给我。”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现在你要么再来找我,保证你以后化形时只能找我讨口封。要么我天天砍你,砍死你!!”

  那桑树也拧,愣是没再来找过王老太太,连求都没求过她。

  不过当年讨口封的事儿让桑树元气大伤,加上王老太太又年年砍它,让它一点儿生长之力都没有。

  估计当年那点儿所剩不多的修为,也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否则以这种深仇大恨,桑树早找王老太太报仇了。

  对了?

  听到这儿我一下想到个问题,既然桑树早修为殆尽了,为什么现在又来找王老太太报仇了呢?

  泱泱却听的直咋舌:“我的乖乖,这老太太够奇葩够任性的啊!连棵桑树都不放过!”

  睡觉醒了从内堂出来的王金花正好听到这句话,顿时把脸一沉:“怎么?我任性我乐意!谁叫那贱树不肯来我这儿讨口封?”

  “它要听我话乖乖来跟我认个错,能有这么多事儿吗?”

  我去!

  人家大桑树有什么错?

  没给过你机会?还是在你说人家像坨屎后害了你?

  王金花还在喋喋不休:“反正我没错,那贱树害的我失去荣华富贵,住大房子开好车的机会。它被我砍死,也是自己作的。”

  “王金花!!”

  话音刚落,不知哪儿凌空传出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你有完没完!”

  声音嘎吱嘎吱的,一听就不是人发出的。

  王金花听了那声音明显一愣:“贱...贱树?”

  “你才贱呢!”

  那声音忍无可忍:“我活了一百多年,从来没遇到过你这么贱的人。也对,你要是不这么贱,我也不会这么恨你。”

  怎么回事呢?

  还真和我猜的一样,大桑树被王金花说它像坨屎后千年道行一朝丧,元气大伤。

  本来这也没什么。

  做精怪嘛!终归要历劫的。

  而且讨口封这事儿也看运气,难免不遇到说你像别的东西的。

  大桑树心宽,本来根本没怪王金花。

  谁知这王金花一听说本来要到手的荣华富贵烟消云散后,为了不让它再长起来,竟然年年砍伐它。

  大桑树长不出枝桠,根本没办法继续修炼。

  就这样了王金花还变本加厉,以前一年回来一回,变成了小半年回来一回。回回将它砍的遍体鳞伤,根本修炼不起来。

  大桑树就这样快被王老太太砍死了。

  在讨口封失败后,大桑树本来还乐观的想着自己再好好修炼几年,多做些好事,以后说不定就一朝化形了呢?

  没想到王金花来这么一出。

  小半年小半年来砍它,害的它一点儿修炼的机会都没有,眼看快烟消云散了。

  大桑树恨死王金花了!

  奈何修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拿王金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等会儿。”

  王老太太一听大桑树修为散的差不多了,居然大着胆子问了句:“那你,那你现在怎么找上我的?”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