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 干爷爷好

九钱相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那声音又是一声冷哼:“善恶到头终有报,老天爷是公平的,你做了什么它都知道,又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幸运?”

  原来大桑树的却奄奄一息快死了。

  但去年,一直住在大桑树树洞修炼的一条赤蛇被雷打死了,大桑树得了赤蛇的内丹,又绝处逢生了。

  它能走能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找王金花这个死老太婆报仇!

  谁知这谢家人看起来没什么本事,竟养了那么多死人。

  要不是那些死人横加阻挠,它早杀死王金花了。现在死人们不管它,王金花必死无疑。

  “你想的美!”

  我们听的心内同情,王金花却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被我折腾了这么多年没机会报仇,以为现在得了个什么烂蛇的内丹就杀的了我了?”

  “告诉你,我早请了阴阳先生来对付你!”

  “你再厉害,能厉害的过他那把剑吗?”

  说完还伸手在我肩膀上重重一推,我猝不及防一下向前扑去,差点儿扑到地上摔个狗吃屎。

  你妈的!

  老子怀疑你这老太太是想谋杀。

  与此同时那个大桑树的声音愤怒而起:“阴阳先生,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还要插手吗?”

  这插手,可是会遭雷劈的。

  毕竟是王老太太先对不起人家。

  赶忙摆摆手:“你误会了,我可没有要帮她的意思。”

  王金花顿时瞠目结舌,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又看向江司辰和泱泱:“你们...你们呢?”

  江司辰一个白眼,话都没说,明显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泱泱更是双手一摊:“不管。”

  “你们!”

  王金花一下急了,破口大骂:“你们怎么帮邪物害人呢?亏你们还是挂钱的阴阳先生!阴阳饭都吃到狗肚子去了!”

  谁也没搭理她。

  正如那句话说的一样:不要和傻逼吵架,也不要试图和傻逼讲理,那只会让你自己也变成傻逼。

  见我们都不打算插手这件事,那声音就跟打定主意一般,蓦地不知从哪儿扔出一把齐刀,就要以牙还牙直取王金花面门。

  “啊啊啊啊啊!

  王金花吓的脸都扭变形了。

  千钧一发之时,我抽出斩龙剑将齐刀挡回去了。

  “怎么?”

  大桑树不悦的声音立刻响起:“你后悔了?为什么要袒护这老太太?”

  “我不是为了她。”

  我赶忙发声:“大桑树,我是为了你!”

  大桑树的声音更不解了:“为了我?”

  “恩恩!”

  我赶忙说:“大桑树,你想想,你修行了一百多年从来没害过人,现在何必为了一个贱老太太脏了自己的手?”

  “退一万步讲,你今天即使杀了这老太太,也还能继续修行。”

  “可下回天怒雷劫来的时候,你还会因为没有害过人而幸免遇难吗?为了一个贱人搭上自己以后的前途,不值得。”

  空中一阵沉吟。

  不一会儿大桑树认同的声音响起:“你说的对,不过我和这老太太的因果也不能不了断吧?否则对我以后的修行也会有影响的。”

  “这样吧!”

  主意我早想好了,一听大桑树问就说:“既然是这老太太欠你的,不如叫这老太太拜你当干爷爷,将你供奉起来,直到你下次成功化形为止,你看怎么样?”

  大桑树瓮声瓮气的:“行!就照你说的办。”

  我又问谢家人:“你们意下如何?”

  “没问题。”

  谢家子孙都还算明事理,知道这件事怎么论起来也是老太太对不起大桑树,就一口答应下来:“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赶。我们家已经供奉那么多阴先人了,不差一根大桑树。”

  倒是王老太太挺不乐意的:“要我认他当干爷爷.....”

  “这么说吧。”

  泱泱特别看不惯王金花,说话也特直接:“死和干爷爷,你必须选一个。”

  这老太太这么好逸恶劳的,她哪儿能想死啊,只能选干爷爷呗。

  我就带上谢思飞,一起去他们灶屋后将大桑树以前的残骸拿出来片成个木头片子,又用红布缠了,写上谢家祖宗干爷爷之灵位。

  大桑树以后就可以栖身在这灵位上吃香火了。

  它对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有人供奉香火,以后修行起来就是如虎添翼。

  倒是王老太太,在死亡的威胁下跪着给大桑树的牌位三口九拜,心不甘情不愿的叫了声:“干爷爷好!”

  看到这儿我又嘱咐谢家人:“你们以后可不能对这位干爷爷不好喔,否则再闹出什么难堪的就难以收拾了。”

  谢家人连连点头,尤其谢无救更是拍着胸脯保证。

  这谢无救的面相也是个忠厚老实人,听了他的保证我就放心多了,刚想向谢家人告辞。

  却见王金花嘴角一撇,眼神跟看白饭上的苍蝇似的嫌弃不已,指着我问:“你们怎么还不走?”

  “邪事儿都看完了,怎么?还想留我们家蹭饭呐?!”

  泱泱一听那叫一个火,撸起袖子就要和她理论。

  我赶忙把她拉走了,跟这种人何必呢!反正现在事儿也完了,封医生的面子也算全了,撤退!

  不过走之前,我把那只差点儿被王金花踹死的小黑猫给要过来了。

  这小东西自从被江司辰救了后,对江司辰黏的哟。

  刚才硬是四个爪子抱在江司辰身上不肯松开,正好谢家人想给我们谢礼,我灵机一动,索性把小黑猫要过来了。

  王金花却相当不乐意。

  我们都走出院子了她还追出来骂:“什么人呐这是!?还有批脸自称大师,大师会收人家东西吗?”

  “非要从我们家刮点东西走,连只猫都不放过,那是老子的猫!”

  可那小黑猫在江司辰怀里趴的舒舒服服的,根本一点儿留恋王金花的意思也没有。

  渐行渐远还听到谢家人的声音:“妈,你怎么对人家一点儿礼貌都没有啊?人家可救了你的命呢。”

  “呸!”

  王金花的声音更泼辣了:“老子稀罕他救?老子不要他救!这回我没死是我福大命大,关他什么事?”

  谢家人顿时头大:“您怎么对人家敌意这么大啊?”

  “我就大!”

  王金花毫不讲理:“谁让他刚才叫我贱老太太的?我不仅现在骂他,以后我见他一次,骂他一次!”

  谢家人:“......”

  走出老远了,王金花的声音还如同3D循环一般在身后回荡:“我不仅骂他我还骂你们,家里供那么多死人还不够,又进来一个妖怪!你们的脑子被驴踢了?我警告你们,你们最好让那些死人和妖怪别惹我,老子可不是好惹的。”

  “妈!”

  谢家人无奈:“那些死人可救过您的命。”

  王金花大喇叭似的声音回荡全村:“我说了,那是我福大命大,我命不该绝,和它们有什么相关?谁稀罕它们救了......”

  我和江司辰还有泱泱一听,抱着小黑猫走的更快了。

  走出老远泱泱还不忘吐槽:“喂!江司辰,下回别忘把你的迈巴赫开出来,懒得听这些泼妇骂街了。”

  的却,这回要是没坐谢思飞的外室轮而江司辰开了车,早走远了。

  回去后泱泱抱着江司辰那只小黑猫爱不释手,还一个劲儿叫我:“哎哎哎!哥!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

  “黑猫通灵,没名字可不行。”

  我一见这小黑猫浑身漆黑,但有一只脚腕上长了一小块白猫,想起老头以前说过这种猫最辟邪,还有个名字叫乌云踏雪猫:“不如就叫踏雪吧?”

  “听起来像匹马的名字。”

  泱泱咬着手指若有所思:“不如大名叫踏雪,再取个小名吧。你看它脚上的白毛像个斑点,叫小斑点怎么样?”

  说完又转头问:“江司辰,你说呢?”

  江司辰这货万年不变的清冷脸竟难得冲小黑猫露出宠溺的笑:“都好。”

  “行!”

  泱泱一锤定音,转头就在小黑猫脸上“吧嗒”亲了一口:“以后你就叫小斑点啦!对了,你是男孩女孩呢?”

  说完就要去看。

  谁知那小斑点竟真跟听得懂人话似的,一听泱泱这么说瞬间将自己蜷成个团子不让看,还趁泱泱不注意一下跑到江司辰怀里藏了个严严实实。

  江司辰也对这小家伙爱的不行,要亲自开车去买猫粮。

  同时泱泱被她父母的夺命连环call给叫了回去,我不知怎么累的很,也不陪江司辰去买猫粮了,上楼睡觉。

  梦中我竟然来到一片海,到处淡蓝一片,水天相接。

  水面升起一颗巨大的珠子,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样子还和我之前得到的七星龙宝有点儿像。

  一个一身白衣美人趴在那珠子上。

  走近一看,竟然是清秋!

  清秋见了我还微笑着冲我招手,拉着我坐到她身边,细声细气的说:“守一,恭喜你得到这七星龙宝,这龙宝灵气十足,我也很喜欢。”

  我赶忙说:“那我送给你!”

  清秋摇摇头:“傻啦!这东西现在在你身上,就和在我身上一样的,还谈什么送不送的?”

  我一听,想起那天沉龙河的情景,忍不住问道:“那天在河中,过江龙说你盘在我身上,是真的吗?”

  清秋点点头:“准确的说,我在你背上。我没经过你同意就占用你的后背,你不会怪我吧?”

  我连连摆手:“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

  一想到清秋和我一身一体,我真的说不出的高兴。

  她的眉眼真好看,柳叶眉像两弯淡淡的烟:“我是白火山出来的,你不怕我吗?”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