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凉城头条

不负款款情深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她伸手去拿,看到成绩后没有什么表情,因为成绩和自己想象地差不多,看到外语五十分,脑子有些疼,难不成连运气都这么差?

  白雨杭抢走成绩单看了看竖着大拇指一直赞叹,还发出啧啧的声音,表示很可惜,要是外语提上来的话,绝对是积极分子啊!

  “姐,你真的不要让妈妈给你找个外语家教吗?”

  你姐不是还是有分,急毛?

  白雨晴横了他一眼,怎么跟个傻子似的。

  白雨杭摸摸鼻子,他从小成绩优异,实在不知道这一百二十分考五十分的感觉,更何况几乎是选择题的外语,哪有语文难?

  总之白雨晴这个年过的比较忙碌,因为自己的恢复,父亲将自己介绍给了所有的生意伙伴,这一点也是让江惜盈咬碎了银牙。

  可是她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傻子!

  在一次舞会上,和白雨晴刚穿过来的时候的布置差不多,这一次依旧有媒体在。

  最大的不同是现在的白雨晴气质与美貌并存,更是凉城第一千金,这样的光环,让粗矿的白将军很不适应,可还是要装下去,装归装,也不能受了委屈。

  于是舞会刚开始露了一下脸就逃了。

  “这该死的高跟鞋。”

  大马路上,白雨晴左手抓着昂贵的高跟鞋,右手拿着一瓶打开的红酒,身上是白色的公主裙,不过被她的羽绒服盖着。骂骂咧咧的向着江边走去,父亲说以后这样的宴会还有很多,这简直就像缩小的皇宫宴会一样,让她很是排斥。

  “咦,这酒还挺好喝,哎,都憋了几个月了,终于可以畅快地喝一回了。”

  白雨晴坐在旁边的长凳上,将双脚放进公主裙里面默默地喝着。

  可是没过多久,就出现一伙人让她失了兴致。

  “美女,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多危险啊!”

  说着还坐在自己的旁边,白雨晴将剩余酒瓶中的酒喝完,有些感叹,她不明白为何有人总想找死。

  “酒是好酒,可惜不够烈。”

  “哟,妹妹还嫌弃酒不够烈,走,跟哥哥回家,哥哥家里的酒烈。”

  暗黄的路灯下,那群人都以为白雨晴喝醉了,心里正高兴就听到了瓶子碎裂掉在水泥地上的声音。

  接着有一个人就惨叫着:“血!是血。”

  “兄弟们,揍她。”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白雨晴就这么站在那儿,冷漠地看着他们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后面突然涌出来一群人,远处白灼焦急的身影。

  额……她似乎是闯祸了。

  “白小姐,你不要担心,我们会保护你的。”

  一群记者朋友,就这么拦在了她的面前,其实在她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注意到了,没有其他人的消息,有白小姐的也好啊!

  如今的白雨晴也是凉城的流量了,可是没有算到这位居然这么凶悍,拿起瓶子就砸,连呼救都没有,所以大家按下了快门,马上就过来了。

  想想心里也是害怕,但是仗着人多,那群人也没有上来,一看是记者就更害怕了,看到还有其他人来,带着兄弟就跑了。

  白灼赶到,看到自家小姐拿着高跟鞋站在凳子上的模样摇摇头,然后冷冷地看着记者说:“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有关于今天小姐做的事情,其他随便写。”

  大家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答应着离开,自然他们是不会得罪金主的,好歹还要保住自己的饭碗。

  看着消失的人群,白灼站在那儿说:“上来吧,我背你回家。”

  “我不,你背我算怎么回事……”

  白将军几时还要让人背了,又没受伤!

  自从白雨晴的病情好了以后,白灼很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是他仍然是自己的保镖。

  白灼不废话背上她,想着小姐肯定是不喜欢穿高跟鞋,舞会上看她的身影就知道十分不适。

  可是这样的场合以后会有很多,小姐不喜欢也有接受。

  白雨晴突然被人背着,有些无奈,想到刚刚的记者问:“哎,你刚刚一句话就完事了吗?”

  “小姐,你在小看白家的实力。”

  “是吗?我还以为记者都是实话实说的一群正义之士。”

  “呵呵……虽说是这样,不过他们也要吃饭啊。”

  白灼一直把小姐当做是自己的妹妹,今天发现她不见了,马上就出来找她了,万一遇上坏人可咋办?

  在他的印象中,白雨晴可是娇滴滴的小公主,从一开始就是。

  想象得到,在第二天,她就登上了凉城日报的头条。

  “白大小姐江边散步被骚扰”,图片拍的也是恰倒好处,于是某位父亲就被骂了。

  电话里,老爷子扯着嗓子喊着:“臭小子,你怎么保护的雨晴,你这怂货,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干什么吃的,你还是白氏集团董事长,没能力就让别人上位,马上让雨晴来老宅!”

  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白越泽摸了摸额头的虚汗,然后对着女儿说:“雨晴你爷爷叫你去老宅,我让白灼跟着你,爸爸就不跟你一起去了啊。”

  白雨晴花了半天才哄好的老爷子,可白灼却被他的师父教训惨了,这也是他的失职,虽然媒体不能尽信,但是那张照片假不了。

  老爷子看到自家孙女没事也放心一些,后来了解了一下,他觉得孙女可能被欺负了。

  说来说去,就是那小子无能,居然还敢躲着自己,哼!

  白雨晴从来这儿开始就没有放弃过这件事,一是对自己的实力不满,而是没有安全感,所以习武是必要的。

  因为被扣押在老爷子这儿,发现了好多让她惊喜的事情。

  “你怎么了?”

  白雨晴看到白灼从后院过来,身边是一个穿着唐装的白衣男子,她知道这个人,是老爷子的保镖,别看人家云淡风轻的,起码白雨晴现在就的打不过人家。

  不过她倒是想试试。

  饶有兴致看着张师傅说:“可否讨教一番?”

  “恩?雨晴想学武?”

  老爷子看孙女感兴趣也是十分高兴,毕竟如今这个年代,大家都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有钱什么都做的了。

  白雨晴没有回话,只是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因为在他的身上,她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